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催泪弹化学物可残留社区三星期 气管皮肤不适求诊增

2019年8月31日,香港警方在处理「反送中」示威时,再次施放催泪弹驱散示威者。(刘少风摄)

在「反送中」冲突事件中,香港警察多次在不同地区,甚至港铁站内施放催泪弹驱散示威者,有化学工程师团队的研究指出,催泪烟内的化学物质可以在社区残留三个星期,有医生促请警方施放催泪弹时要保持克制,避免祸及无辜市民。(刘少风报道)

约40位化学工程师组成的研究团队,分析催泪烟内化学物质在社区残留的问题。团队成员、化学工程师李浩基周三(11日)表示,团队自上月18日起,在曾经发生警民冲突的地方,包括金钟、上环、深水埗等,于不同日子共抽取200多个样本。研究发现,部分英文简称CS的化学物,可以依附在物件表面,如广告牌、街铺外墙等,他举例有催泪烟的化学物质,在上环残留约21日。

李浩基指,在空气流通的地方,催泪烟的影响范围更广,其中8月的一次荃湾冲突中,最远测出残留物的地方,距离冲突现场约250米。他担心由于化学物不易以肉眼看出,如有儿童在游乐场接触到受影响设施,会影响身体。

李浩基表示,今次研究未能检测出化学物的浓度,促请政府有关部门就影响范围进行检测,并彻底清洗,又呼吁警方不要在室内及非空旷地方施放催泪弹。

李浩基说:我们化学工程师团队希望促请警方切勿在室内或不是空旷的地方施放催泪弹,最主要原因是因为化学物质会残留一段长时间,以及难于清洗,(警方)不要过分、过量使用催泪弹,因为催泪弹在过量使用的时候,化学物质会扩散至更远的地方,影响民居及公众地方。

本台记者向多间大学的化学系查询,包括中文大学及浸会大学,但一直未获回覆。

医生组织「杏林觉醒」成员、公立医院医生黄任匡对本台记者表示,虽然研究结果未能检测出化学物的浓度,难以准确判断对人体的影响,但认为团队的研究合理,显示化学物的残留时间长。

黄任匡说:化学物浓度很高时,除了可以导致一些刺激、一些不适外,可以导致不同身体器官都会受到伤害,最明显就是呼吸系统,可以导致咽膜、支气管、气泡发炎,甚至严重的可以是组织坏死,皮肤、肠胃、眼睛都可以有影响,尤其对于年长或长期病患的人、小朋友,影响尤其严重。

黄任匡认为,警方驱散示威者时应保持克制,不要「无差别」攻击市民,亦不应在民居附近施放催泪弹。至于已经残留有化学物的公共设施,例如港铁站,他认为应先封闭有关车站,彻底清洗包括通风系统、冷气糟等,再重新开放使用,可以减低祸及无辜的可能性。

香港医学会前会长蔡坚亦对本台指出,他的诊所近期多了病人,因受催泪弹影响而求诊,主要分为三类,包括气管敏感、皮肤敏感、肠胃问题等。

蔡坚说:多了病人,以前从来都没有人因为催泪弹产生的肠胃、气管、皮肤病来看医生,现在是一个新的原因他们来看医生。如果(化学物)留的时间愈耐,风险大了,更多市民有机会接触到,视乎他(市民)对化学物是否敏感,如果敏感的话,病征就出现更多。

蔡坚指,如果要根治问题,政府要承认催泪弹的伤害性及对环境的污染,并要清洁社区将化学物质移除。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