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18年前 美国上空震撼一幕:他说“好的 行动吧 ”

——“9/11”最新回忆录出版 美国人为国牺牲的大无畏精神令人感动

,他给了杰弗逊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他,如果他出事,请她帮忙通知他的妻子。然后,杰弗逊听到比摩尔问其他人:“你们准备好了吗?”然后他说:“好的,行动吧。”

最新“9/11”回忆录《天空中唯一的飞机》出版。(网络截图)

9月11日(周三)是人们纪念2001年在“9/11”恐怖袭击中死难者的18周年纪念日。最新相关回忆录《天空中唯一的飞机:9/11口述历史》出版发行。书中纪录了一些珍贵的历史片段,其中包括被劫持的UF93号航班上的乘客与恐怖份子搏斗后同归于尽,避免了美国国会大厦及白宫遭袭击的英勇事蹟。这种为国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十分令人感动。

福克斯新闻就该书做了介绍。作者加勒特·格拉夫(Garrett M. Graff)在书中详细地描写了在UF93坠毁之前的悲痛时刻,飞机上乘客以及各方面人士的表现。

书中记录了18年前执行任务的美国空军马克·萨瑟维尔(Marc Sasseville)中校的一些回忆片段细节。萨瑟维尔从各个角度讲述了那段历史,将华盛顿的决策者、恐袭幸存者、军人以及被劫持飞机乘客的家人的反应记录了下来。

UF93航班上的真英雄

萨瑟维尔表示,9/11当天,他和希瑟·彭尼(Heather Penney)中尉一起接受了一个十分艰钜的任务:阻止UF93客机被恐怖分子用作武器来攻击美国。

虽然当UF93客机被劫持飞往华盛顿DC时,时任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下令将其击落。然而,最后这一指令已经没有必要了。

飞机上勇敢的乘客们已经了解了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发生了什么,所以决心与恐怖分子拼了,来避免类似的攻击再次发生。最后,乘客们成功地阻止了恐怖分子,令飞机坠毁在滨州郊外,机上所有人无一生还。

格拉夫的书中记录了UF93客机上乘客的家属谈到当时的情景。根据乘客汤姆·伯内特(Tom Burnett)的妻子蒂娜(Deena)的描述,当时汤姆给她打电话说:“我们在等待飞机开到郊外,到时我们将夺回飞机控制权。”她请求丈夫不要将自己置身危险中,但他坚持说:“如果他们(恐怖分子)将撞毁这架飞机,我们一定要做些什么。”

Verizon空中电话接线员丽莎·杰弗逊(Lisa Jefferson)当时也和一位名叫托德·比摩尔(Todd Beamer)的乘客有过交谈。杰弗逊说:“我能听到飞机上的骚动声,还听到乘务员的尖叫声。比摩尔的妻子当时怀上了他们的第三个孩子。”但是,当杰弗逊问他是否要和妻子联系时,他拒绝了,怕妻子难过。之后,他给了杰弗逊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他,如果他出事,请她帮忙通知他的妻子。然后,杰弗逊听到比摩尔问其他人:“你们准备好了吗?”然后他说:“好的,行动吧。

萨瑟维尔高度赞扬了UF93航班上勇敢的乘客们,在得知其它被劫持的飞机已经造成的灾难之后,他们牺牲了自己,夺回了飞机的控制权,最终与恐怖分子同归于尽。

回顾整个9/11事件,至今人们仍对UF93号上的乘客为国牺牲的大无畏精神深深感动。如果不是他们果断采取行动,9/11恐袭的后果将更加严重。彭尼说:“在93号航班上愿意牺牲自己的乘客,是真正的英雄。”

勇敢的飞行员坦然面对牺牲

萨瑟维尔谈到,在他们执行任务时,纽约世贸中心和华盛顿五角大楼已经遭到袭击。切尼副总统在华盛顿地堡里发出指令,击落UF93航班。

对于萨瑟维尔和彭尼来说,该任务实际上是个自杀性任务。“因为他们没有导弹无法将飞机击落,而其它任何阻止该飞机的方式对他们来说都有生命危险。”

彭尼谈到,“我们决定去撞UF93飞机。我们驾驶的F-16战机没有配备导弹,所以我们准备穿上救生飞行服来执行任务。萨瑟看着我说:‘我要去撞击驾驶舱。’,而我也做出了决定,去将飞机的尾部拉下来。”

萨瑟维尔谈到,如果他们实在无法令该客机转向的话,那是当时最后的办法。他回忆,从道德和公理层面,当时他给自己的理由就是,牺牲少数人来挽救更多的人。他表示,他们知道这是个自杀性行为,但是他们已准备好了要牺牲自己。

彭尼说:“我真的相信那是我的最后一次飞行。如果我们做正确的事,就会是这样的结果。”

副总统:不得不做出的决定

萨瑟维尔表示,因为华盛顿告急,时任总统小布什当时乘坐空军一号离开了。据小布什身边的高级顾问卡尔·洛夫(Karl Rove)回忆,是总统与副总统切尼通过电话商量后,决定击落UF93客机的。洛夫说:「他(小布什)当时转过身来对我们说,他刚刚授权击落被劫持的客机。」

通常来说,销毁商业航班并杀死乘客这样的行动是从未有过的,但是,介于当时的特殊情况,在眼睁睁看着世贸大楼倒塌、五角大楼被撞之后,切尼说:“我们必须采取措施。一旦飞机被劫持,虽然有乘客在飞机上,看到纽约和五角大楼发生的情况,你真的没有别的选择。”

美国政要及白宫官员紧急撤离

书中提到,当天切尼和前国家安全顾问莱斯(Condoleezza Rice)本以为又是平常的一天。看到第二架被劫持的飞机撞向世贸中心,雷达显示另一架飞机正飞往华盛顿时,他们才意识到:美国正在遭受攻击。紧接着他们快速撤离至白宫下面的地堡里。

莱斯回忆到:“我记得我们是被赶进,甚至是拖进了地堡。我们也不知道哪里是安全的,哪里不安全。我们都不觉得白宫的地堡那时是安全的。”

切尼说:“过了一阵子,我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拉进了白宫地下的一个防御指挥所。”这也是在白宫工作的官员们第一次需要使用这个地堡。

当时,交通部长诺姆·米尼塔(Norm Mineta)使用一个检测器追踪每一架美国上空的飞机。

由于小布什总统当时被空军一号送往内布拉斯加奥马哈市外的一个空军基地,切尼意识到自己是华盛顿的现场指挥官。而他的经历告诉他,要做最坏的打算。切尼回忆说:“虽然当时情况很糟糕,但我们中许多人都接受过遇到更危险或艰难情况时如何应对的训练,其中包括如果前苏联对美国投掷核武器的话,我们如何应对。这些训练在那天早上着实很有帮助。”

纽约市长加入救援团队

与此同时,在受到重创的纽约市,时任市长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与警察及消防部门官员一道,参与了世贸双塔的救援工作。格拉夫在书中记录了部分世贸中心幸存者的回忆,也记载了当时第一批在混乱的情况下挺身而出的自发救援者的事蹟。

朱利安尼说:“我曾非常有信心,美国是世界上应对紧急事件准备最充分的国家。但这次的事件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

小布什总统晚上回到了白宫。部分被送往偏远地区避难的国会议员们晚上也返回了华盛顿。当晚有200位议员在国会大厦开会。讲话结束后,所有人都高喊“愿上帝保佑美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張莉莉综合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