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文集 > 正文

《赤裸裸的共产党》 美国中情局眼中的圣经 (书摘之二)

斯考森说,「我跟她讲,我在门廊等到她听完,届时假如她有意愿的话,我们再谈。」结果不到五分钟,德‧哈维兰气冲冲回来,「满嘴干谯,好像赶骡子车伕」。她火气很大,发誓再也不去那个团体。此时斯考森提议她,要不要做出他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演出,进而吸引德‧哈维兰的注意。他请德‧哈维兰透露自己所知,有关共产党计划渗透好莱坞工会的一切,而他保证,有些资讯会放给媒体知道。

与苏利文变成朋友

斯考森与苏利文通过几封信,斯考森在当中一封告诉苏利文,《赤裸裸的共产党》几週之内就要付梓,「我真应该把书称为『我俩』合著,因为我永远感谢你给我的绝佳指导。我唯一遗憾之处,是无法在导论中写上两三段,提到你对成书的贡献。然而,我敢确定,你阅读此书的时候,一定能领会我对你杰出研究的感激之忱。你的研究像挖出的许多金块,而我把它用在书中当素材。」

接下来苏利文写了几封信,协助斯考森修正内容,并充实一些额外细节与引言。

斯考森由这几位联调局好友,以及其他的亲身经验,取得特殊的知识及洞见,了解到是什么东西让共产主义有效发挥,而驱使共产党起作用。

斯考森解释说,「我问(联调局)一位专家,为什么我们不把(研究共产主义)的资讯散播出去,他对我说,原因在于『你不能把它以任何形式交给大众,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说,『你读大约一百七十五本唯物辩证法书籍之后,就能领略了。』我说,『好,先派我去参加研讨会吧,我想好好研究一下。』他说,根本没研讨会,没人写过专题论文。」

与好莱坞的亲密接触

斯考森说,自己第一手接触共产党的经验,出现在最没料想到的时机。其中一次,是发生在他负责联调局与好莱坞电影公司的联络官的任内。胡佛局长要他尝试,「策反」一位主演电影《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的明星,要他别再金援当地的共产党,别再参与据说是共党阵线的促进团体「艺术科学专业独立公民委员会」(the Independent Citizens’ Committee of the Arts, Sciences and Profession)。

斯考森谈到德‧哈维兰(Olivia de Havilland)时说,「我安排好时间,去德‧哈维兰跟她姊妹们在好莱坞的豪宅拜访她。跟所有明星一样,她们宅邸都有很考究的门面,但人住在后头的合居式公寓裡。」

斯考森开始对德‧哈维兰小姐讲,胡佛局长对她在电影的演出印象深刻,而且认为,若是有人能够唤起她的记忆,想到美国对她的生命及事业有多重要,德‧哈维兰或许可以提供很大的帮助。交谈四十五分钟后,她不为所动,矢言没什么可以改变她的心意,她跟自己社团的朋友们和乐融融。

斯考森回到联调局后,想出一个点子。他请技术人员调出联调局偷录而德‧哈维兰没参加的共党例行聚会录音。他发现,那些所谓的「朋友」背着德‧哈维兰嘲笑她太天真,用粗俗的绰号来称呼她等等。斯考森把几个类似的评论,剪辑成三十分钟的带子,拎着一台手提式录音带播放机,再到女星家中。

斯考森说,「我跟她讲,我在门廊等到她听完,届时假如她有意愿的话,我们再谈。」结果不到五分钟,德‧哈维兰气冲冲回来,「满嘴干谯,好像赶骡子车伕」。她火气很大,发誓再也不去那个团体。此时斯考森提议她,要不要做出他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演出,进而吸引德‧哈维兰的注意。他请德‧哈维兰透露自己所知,有关共产党计划渗透好莱坞工会的一切,而他保证,有些资讯会放给媒体知道。接下来,她再去下一次集会,装作十分火大,指责有人向联调局通风报信,而且宣称,那个龌龊间谍,不管他是谁,如果不被揪出来处理,自己绝不再捐一毛钱。

女星照办了,如此她就能脱离该团体,没引起怀疑。接下来她对「独立公民委员会」的质疑,让她及其他好莱坞支持者得以离开该团体。德‧哈维兰与斯考森变成好朋友,后来合作好几年,办一场大型集会叫「好莱坞给共产主义的回答」(Hollywood’s Answer to Communism)。

当地电视转播了这场活动,参与者包括德‧哈维兰等40名演员及製片人,现场观众15,000人,收看电视的观众有超过几百万。

最重要目标在教育

纵使斯考森对那么多学富五车的人试图拆穿共产党的把戏,却没有对国家级决策者造成什么冲击及影响,而感到很失望。

他说,「二战时,我注意听共产主义专家在联调局对我们讲,美国有哪两种选择,还有,若是美国选错,会发生什么结果。但我们一成不变地都踩到陷阱。我对自己说,『我们在这儿接受深知答案的美国人启蒙,然而,高层却有选错的倾向。』」

斯考森说,他想要「叫很多人晓得(自由及共产主义)这个课题,如此无论是谁成为民主党主席,或共和党党魁——首先他们都会先认知自己是美国人。」

斯考森悲叹,没有一份参考文件可以指导大众更加了解共产主义,只任由人们在无知及不实资讯中堕落。

斯考森在1958年说,「我跟自己讲,这真是疯狂,不可能吧!但现实真是如此。结果便是,这么多年下来,所有美国陆军情报员、联调局干员、海军情报员及政治学教授,一直在大量的(论共产主义)素材中费力爬疏,希望自己能够正确地诠释那些共产党模拟两可的说词。」

胡佛局长

胡佛局长无法受邀演讲的时候,局裡其他受过培训的干员或长官会代他前往。斯考森代替胡佛发表演讲时,主题一般含括谍报行动、青少年犯罪及「黑帮时代」(gangster era)的刺激故事。他另奉派讲解有关来自外国的威胁。

斯考森说,「几乎自我任职于联调局起,便开始接触到共产主义。」不光出自个人兴趣,还因为胡佛要求所有干员去研究共产主义。「当中只有两个人认真看待这个要求:苏利文(Bill Sullivan)跟我。我由外勤调回来后,过不了多久,除了胡佛局长以外,获准演讲共产主义的两位干员,便剩苏利文跟我……苏利文与我准备讲稿的方式,不会把局长作为焦点。我们专攻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可憎之处,援引共产党员说过的话、做过的事。」

本文摘自《赤裸裸的共产党:共产主义如何危害自由世界》原序《赤裸裸的共产党》的写作历程/八旗文化出版/本书作者为柯立安‧斯考森( W. Cleon Skousen),他是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世界知名作家、演说家、教授,专业领域涉及自由原则、美国宪法、经济学、古代历史及圣经。他是前美国联邦调查局高级干员,在FBI任职超过16年时间,之后转任杨百翰大学当教授11年,并任美国着名杂志《法律与秩序》主编15年。他曾经在60多个国家及美国各地发表过多场以反共为主题的演讲,是美国反共运动的重大推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