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李小琳不愁养老 为何自曝此生最大遗憾?

养老是近年中国大陆一个热话题,也是中国老百姓一个犯愁的难题。这个难题的根源与多年来的计划生育恶政有关,已是体制内外人士的共识。腰缠万贯的中共权贵们是不愁养老的,身为前中共总理李鹏(已故)之女的李小琳,曾自曝此生最大憾事是没有第二个孩子。当中意味当然还与普通百姓大不一样。

2013年7月,时为中国电力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李小琳接受香港亲中的《大公报》专访时透露,女儿现已大学毕业,作为母亲,她认为女儿最适合新闻专业,但女儿最终选择国际金融专业,她尊重女儿的决定。她说,“我人生中最遗憾的事就是,如果能有第二个孩子就好了,我想这可能也是很多母亲的遗憾吧!”

中共一直行一胎政策,当局对超生的家庭进行不同程度的打压,由罚款以至强迫堕胎,甚至被劳教坐牢。经历了一场难以治弥补的人道灾难之后,尽管2015年当局放开二孩政策,但是现在有很多人你放开以后他也不生了。主要还是因为生活压力问题,这与中共权贵们的想法是不一样的。

李小琳的遗憾只是感情上和家业承继上的遗憾而已。何况事实上,高官权贵和富豪们被曝不少人养有私生子。但当下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中国社会正面临着日趋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这个社会问题,即使对于已纳入退休保障的民众而言,都是严重的隐忧。因为中国大陆大量中、青年人士目前缴纳的退休金,对养老金的“现收现付制”至关重要。

清华大学NGO研究所所长王名近日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表示,计划生育政策对中国人口结构带来的消极影响,在中共体制内也普遍被认同。而另外一个最重要的、最显著的影响就是推动了老龄化社会的提早到来。老龄化的问题比人们预想的更严重。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严重,导致社会年轻劳动力减少。计划生育带来挺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对老年人来说,养老资源少了,就是孩子少了,一个孩子养两个或者四个老人,负担重,压力大。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一般养老金他自己能够承担起来,但是到老的时候,你有养老金、你有钱,你不一定能买到服务啊,没有给你提供服务的人,你子女少,然后社会老年人越来越多了,劳动力越来越少了,你的保姆或者是雇佣越来越少了,这是挺大的一个问题。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则指出,中国大陆的老龄化问题和计划生育这摧残人性的政策有关,也跟中共的统治管理不善有关。他说,现在实质上我们看到,年轻人生子的欲望越来越小,即使中共开放了生第二胎政策,现在仍然有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去生孩子,不愿意增加。他们应该已经看到了,在现在这个经济状况下,生孩子也好,结婚也好,买房子,对年轻人都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谢田说,中共政府言而无信,它自己的宣传和政策也非常矛盾,前后矛盾。以前中共在鼓励人民不要生第二胎、要计划生育、一家一个孩儿的时候,(中共)说是你不用担心养老的问题,“养老有政府”;可现在中共它不打算管这些老人了,它现在又说“养老靠政府是可耻的”。就是说,实际上反映这个政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前后欺骗,在“养老”问题上也表现的非常的明显。

说到底,中共的红后代(坊间称太子党),现在并不存在“养老”问题,但是他们最担忧的就是某天中共政权突然崩溃,既得利益全跑光光……当然,不属于顽固保党的部分人士除外。

今年3月31日,曾有近200名中共红二代、红三代在北京聚会,领头的胡木英称,中共“面临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的考验、外部环境的复杂性敏感性考验都扑面而来”,但相信会在习近平带领下“找回马克思主义”、“创造历史奇迹”,云云。

时评人小民的分析说,红二代的中心思想就是家天下、党天下,他们把自己的利益、前途和未来与中共捆绑在一起。红二代们力挺习近平,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维护自己的特权。

难怪中共太子党、军方鹰派将领罗援四年前曾爆罕见言论,指参考罗马尼亚原社会主义政权的统治者死后连骨灰都被清理,担心如让自由民主派得势,“最后共产党人连骨灰盒都不能留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