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间谍」监视及威胁在德国异见人士 政党呼吁制裁甚至驱逐出境

2019年9月11日,德国公派学联组织人员抗议德国外长马斯与黄之锋会面。(吴亦桐提供)

2019年9月11日,德国公派学联内部通知。(知情人士提供)

2019年9月11日,自称博士的女士(红圈者)在黄之锋公开演讲活动现场发出责难,称要送他两句话︰「蚍蜉撼树谈何易,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吴亦桐提供)

近期在德国声援香港抗议的和平集会,以及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访德演讲皆有「北京间谍」;中共外交部对德国政治人物会见黄之锋大加责难,促使德国政界更关注中共力量对德国法制和自由的干扰。该国绿党呼吁联邦政府和相关机构采取措施,令监控和威胁在德反共人士的「北京间谍」承担后果,严重者甚至可以将这些人驱逐出境。(吴亦桐/黄乐涛报道)

德国媒体《南德意志报》周四(12日)发表题为《在德国的北京间谍》的报道,据德国政府掌握的讯息,中共当局正试图恐吓在德国的示威者,他们包括香港「反送中」的声援人士、维吾尔人、藏族人及其他质疑中共专制政权、并威胁中国统一的人,北京「间谍」对他们跟踪监视并采取打压行动。

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周一(9日)晚在《图片报》100庆典活动上,与黄之锋短暂会晤,招致中共外交部的强烈批评,并下令召见德国驻北京大使。中共驻德国大使吴恳表示,会面将对「双边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德国外交部强势回应,马斯周四在柏林表示,总理默克尔在北京会见了人权活动家,如果他在北京也会;但他在柏林也做了同样事情,而且以后亦不会改变。马斯指德国政府对中共的「一国两制」基本政治立场没有改变,支持香港在这些框架内应有的权利。德国一直表示香港的示威者有权上街游行及表达主张。

但德国外长所说的示威自由,正在受到中方力量的威胁。近期在汉堡的一次集会上,香港的人士受到来自中国大陆人士的粗暴挑衅。本台记者亲历8月17日和9月8日在德国勃兰登堡门前的声援香港和平集会,有数十名包括中国留学生、华侨在内的人士,披中共五星旗和唱中共国歌闹场,更有人窥探、偷拍声援香港的人士、甚至直接向和平集会者发出威胁。

《南德意志报》报道,绿党就此在德国议会党团小组向政府提出质询,德国政府和联邦机构是否了解中共当局企图影响德国的示威自由、威胁到示威者的人身安全和尊严、危及到德国言论自由的情况。联邦政府回覆指,他们了解中共方面的企图。

绿党呼吁德国的安全部门采取行动,保护这些在德国抗议专制政权的人。绿党在国会的人权政策发言人鲍泽(Margarete Bause)要求,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阻止这些间谍活动,联邦政府要有效调动有关机构采取行动。而针对流亡反对者的政治间谍活动必须承担后果,对那些渗入德国并威胁民众的人,甚至要驱逐出境。

绿党联合主席之一埃卡尔德(Katrin Goring-Eckardt)表示,很多和平示威者,不管是德国人、藏族、维吾尔族人还是香港人,北京的长手伸到法治国家,跟踪监视和威胁他们。

本台记者访问多位遭到中共力量骚扰的人士,一位来自大陆的王女士表示,她在参加上月中声援香港集会时,发现一位男士用相机拍摄很多参与者的面孔,形迹可疑。在德国工作多年的她认为,近年中共力量悄然渗透德国,而德国政治人物似乎不够敏感,亦未采取相应的防御性措施。

王女士说︰我就看到有一个人朝我拍,给我拍好后眼睛还很奇异的目光。我就想他肯定是大使馆派来的那种人,把我们的脸全部都拍回去了,就觉得现在这个间谍太多了,因为德国是法治社会、它完全是开放形的,没有任何防备,如果德国再不觉醒的话那就太晚了。

因披露中国「体育兴奋剂黑幕」的国家体委前队医薛荫娴一家被迫流亡德国,薛荫娴之子、独立艺术杨伟东向本台指出,他们到达德国后在难民营即被人跟踪、后来获避难身份后曾收到一个自称中国留学生的警告。杨伟东呼吁德国政府将这些身在德国、心系中共的人士送回国内。

杨伟东说︰我们都是亲身经历的,这种猖獗的程度就好像德国是中共的「后花园」一样,为所欲为了。德国政府包括警方对他们太仁慈了,现在德国应该对中共有个行之有效的措施,应该力度更大一些,都应该请他们回去。

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接受本台访问时,透露德国甚至欧洲其他国家都有专门针对维吾尔人和组织的中共间谍,他们搜罗讯息打压这些海外维吾尔人在国内的家人。

迪里夏提说︰中共政府将手伸到境外,加大针对维吾尔的人的监控、搜集他们的相关信息,将境内的一些维吾尔人家属当作人质进行胁迫。德国政府应该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保护生活在德国境内的维吾尔人,也要立法打击中共政府这种特定的派出人员。

柏林智库墨卡托研究所去年发出警告,中共在德国日益增强政治影响力,已经扩大了对德国政府,大学和媒体的影响力。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