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短评 > 正文

岑敖晖 :港人的中秋 同忧共喜

不知何时起,在地铁车厢站在旁边的人不再是看着韩剧,而是在看着社交媒体上的片段,有时还会看到落泪。 不知从何时起,其实我们之间,好像不再割裂。在节日里要出来聚集、碰碰头、打打气,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一样,纵使大家其实都不算认识大家。 因为我们同悲共喜着。

同忧共喜,大家都是同悲共喜着,是我在这个晚上最大的感受。

今年的中秋应该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觉得一定要出来参加活动的一次。

从来都对大型节日有所戒惧,总为无缘无故一大群人为一个“节日”而聚集著而呐闷:明明大家都不认识大家,明明大家都不是活在同一时空中、相互割裂著,为何可以以“节日”为名而聚集并狂奋著?我一直对此既不能理解也不能投入,故自中学起基本上无特别如何参加过中秋的节庆活动。

自两年前起,这个节日的氛围更是令自己厌恶。当时很亲密的人被关了不久,而在中秋面对著周遭传来的“中秋节快乐”、“人月两团圆”,其实是完全不知道如何理解和面对,更加不要说是走出去庆祝了。去年也同样是大概的氛围,一个又一个认识的朋友都还待在牢里,他们的亲友一走在思念著痛苦著,怎样会有心情庆祝呢?总之就尽量躲在家中好了。

但这年不同,我们不再是割裂的个体,我们相互不再是城市里的陌生户。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问候关心的人,不再是“训左未?”、“呢排点?”。

而是“where?”、“safe?”、“home?”。

不知何时起,在地铁车厢站在旁边的人不再是看著韩剧,而是在看著社交媒体上的片段,有时还会看到落泪。

不知从何时起,其实我们之间,好像不再割裂。在节日里要出来聚集、碰碰头、打打气,好像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一样,纵使大家其实都不算认识大家。

因为我们同悲共喜著。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上山的途中,大家都喘得乱七八糟,在黑暗中又不知道还要走多几远。前面的中年太太忽然说起:“呀,其实叫下口号是否无会咁攰?”然后我们就开始撕破喉龙高吃口号、唱歌,互相打气。

叫下叫下,她忽然就分享起来。

“其实这些口号我从来都无叫过。”我听到之后还大吃一惊。

她接著说:“因为我要番乡下,这些口号,从来都只是在心中叫,一次都未有说过出口。”

“但我想跟大家一起喊好久了。”“我不懂政治,但我为了721、831好多无辜的小朋友喊了好多次,明明都是不认识的人,却就是哭了很多很多次。”然后心就酸起来了。

我就高声回应,好呀,就在这里尽情叫个够啦,这里既有好多人陪你一起叫,也不会有任何人拍到你的脸的。就尽情叫个够吧。

后来抵达山腰就各散了。相信再见也不会认得。但她不再会是我不认识的人:在这个中秋,我们曾经一起聚集著,我们曾经都给予过对方力量。

因为我们同悲共喜。

在走下山的过程,也是好痴线。

落山的朋友一边为上山的手足打气,一边不停说

“好快啦,转个湾,五分钟就到啦”

“加油,下个路口到啦”

“一手!行多五分钟就到啦!一手呀,fact check突!”

不停不停都见到行紧上山的人,直到落到山还看到要上山的手足们。

其实至少是我,真的是很需要这样的碰头,因为我们没有忘记每一个他和她,我们没有忘记跟某些手足天人永别的家人。而我们知道我们这个晚上看见的人都是这样地为这个城市同悲共喜著。

就是我们都面对著这样的痛苦。这样的聚集才有意思,才有力量嘛。

完全没有痛苦支撑著的节日,过起来是没有意思的。

纵然不可能政权产生甚么即时威胁,但这几晚的碰头拍肩唱歌。对同路人,就是会创造出很大的力量。不应该轻易忽视这点。这也是支撑著运动很重要的关键之一。

人月两团圆很困难,但我们朝著这个方向继续努力著。

好,叉完电,就梗系番主线:915,维园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