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音乐VS催泪弹 “反送中运动”中的歌声

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的三个月时间里,民众抗议形式发生过多次的演变。其中一项,就是代表性歌曲的变化,音乐能对抗警棍和催泪弹吗?

2019年9月11日,香港民众再次上街抗议,他们唱起了歌曲《愿荣光归香港》。(路透社

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的三个月时间里,民众抗议形式发生过多次的演变。其中一项,就是代表性歌曲的变化,音乐能对抗警棍和催泪弹吗?

曾经风靡香港和华人世界的这首《海阔天空》,是八十年代香港乐队Beyond的代表作,歌词中“爱自由”的呼喊,代表了香港抗议民众的心声,也成为香港社会运动中常被演唱的歌曲。不过,这首曲调高昂、结构自由的歌曲,很快被音乐剧《孤星泪》的主题曲“你听到人民的歌声吗”(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所代替。

在《孤星泪》的故事中,这首歌表达巴黎起义普通民众争取平等和自由的决心,与香港民众当下的情绪十分吻合。

美国加州视觉艺术协会的刘安女士说,这首歌曲在全世界都引起共鸣:“这首歌曲的填词人已经九十多岁的克西茨默,在英国《每日邮报》写文章说,听到香港人抗争时唱这首歌,非常感动。他也呼吁支持港人争取自由。”

然而很快,一首由香港人自己创作的歌曲,迅速红遍维多利亚港。

刚刚从美国伯克莱大学音乐学院毕业的马晓均分析说,这首歌曲非常适合当下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从音乐的角度看,这首歌节奏简单,曲调简单,以一种进行曲方式进行,非常容易传唱。”

马晓均本人也为香港反送中运动创作了一首粤语歌曲《自由路》,并和两位在纽约的朋友一起合作,录制了MTV在网上公布。

马晓军在深圳长大,也经常前往香港,他非常喜欢香港,也非常理解港人的抗争:“我从小在深圳长大,经常去香港,很喜欢香港那种自由的感觉,非常喜爱香港。”

音乐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在许多社会运动中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2019年9月11日在香港一家商场内聚会抗议的民众(路透社)

这次香港持续三个月的反送中运动,已经出现了多首相关的创作歌曲。

美国中文网刊《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表示,好的歌曲在群众运动中往往有巨大作用:“香港人这次运动有很多创造,这次用音乐歌曲来抗争,激励人心,鼓舞士气,可以说也是一种创新。”

除了香港之外,台湾的音乐人也创作了专门的音乐,对香港民众表示支持。

台港音乐圈发起串联,共同创作歌曲《撑》,由歌手何韵诗、灭火器等近20组音乐人献唱,期望用台湾的力量支持香港争取自由价值。这首歌曲由台湾三金音乐制作人柯智豪统筹制作,并由台湾知名音乐作词人武雄、香港音乐作词人林夕共同填词,董事长乐团主唱吴永吉作曲。

香港争取自由的运动,甚至在越南也引起了共鸣。多位越南歌星,联手演唱了一首支持香港人民主和自由的歌曲。

9月12日,在香港的一个大型商场内,还上演了一起歌曲大战。由支持中国政府和香港警方的”五星红旗“,对战香港民众的“愿荣光归香港”。

胡平表示,这让他想起了电影《北非谍影》中,德国人和法国人在酒吧中对唱歌曲的场面。他认为,面对警棍和催泪弹,歌曲可以团结人心,手拉手坚持下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