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松田康博: 中共给双普选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研判北京给香港双普选的可能性极低,几乎是零 “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是中国共产党专制的本质所导致。”

日本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研判北京给香港双普选的可能性极低,几乎是零

“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是中国共产党专制的本质所导致。”

近日率团来台访问的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教授松田康博,在台北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谈到香港问题,他认为中国处理香港有两个困局,若出动武警或戒严,就会像六四事件一样,香港变成死港,所以北京不能也不想出手,但不出手就没完没了。

第二个困局是北京对香港和台湾都加强了强硬立场,结果太强硬导致失败,但若对港不能出手,对台更不能出手。北京又要证明有力量。中南海处理港台两大困局都是自己闯的祸。

松田教授认为修订逃犯条例草案是香港政府揣摩上意,港府“揣摩北京意思的结果,这是毁灭性的”。因为香港是个非常特殊的社会,在中国境内只有一个西方的社会。“一国两制”是维护这个中国境内的西方社会。

他说习近平对港台都强硬,结果两边都受挫。他说习近平十九大修宪把国家主席任期取消,“那段时间习近平很风光,他认为是集中权力解决问题,(要展现)我跟胡锦涛不一样,我展现自己的魄力,来解决所有问题,那个要积极这个要积极,结果处处挫折,所以从总的结构来讲,应该是中国本身自己闯的祸。”

他说香港问题是一个结构性的错误,1980年代北京和香港方面的沟通本来还算顺畅,1989年六四后完全捣乱局势,香港变成两派,亲中建制派和民主派。“这个对立和跟北京之间的矛盾没完没了,一直延续到今天。这意思是说,北京不给香港自由民主,香港要维持自由要争取更大的民主。香港基本法写的是行政长官要选普来产生,但是北京怕,以前江泽民说过“河水不犯井水,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怕的是井水犯河水,他们怕井水嘛,他们怕香港民主的话,失控,所以不给民主的结果就导致了今天,我研判他们给双普选的可能性是极低,几乎是零,他们(北京)怕的是民主跟自由。”

松田康博:香港问题是结构性的错误是中共专制的本质导致

他说现在的香港是因为北京不给香港自由民主,香港就变乱了。而不是给了民主自由才变乱。“这根本就是结构性的错误,是中国共产党专制的本质所导致的。”

松田康博曾任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主任研究官。他是日本著名的中国通,也是知台派。松田康博曾在北京,上海,香港,台北,美国华盛顿和耶鲁大学等多地进行学术研究。他刚刚结束在北京半年的学术研究。近日他率东京大学两岸关系研究小组参访团来台考察选举,见了蔡英文总统,高雄市长韩国瑜,台北市长柯文哲和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和韩国瑜会面前高雄市府临时通知更改地点,韩国瑜竟对媒体说“我等了日本人25分钟”,日本访问团“被迟到事件”引发哗然。

松田说观察香港局势的关键时间点是十一国庆七十周年,和11月香港区议会选举,而在这些时间点前,示威抗议活动似乎不会停止。

目前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已经实现了一个,他说港府当前的策略是让香港社会疲惫,同时离间极端暴力分子和广大群众,这是统一战线的基本作法。港府借撤回修例先释出一点善意,然后再离间,逮捕极端的示威者比如放火,或砸坏公共设施的人,孤立这些人,以这样的方式平息示威。但这需要很长时间,可能拖过十月十一月。

松田说:“我最担心的是他们在开北戴河会议的时候,到底画了什么底线,时间的底线,性质的底线。好像时间底线不是十一,这是林郑透露的,我就有点放心。如果十月一号以前一定要结束的话,那就悲剧会产生,但是他可以拖过十一,再进一步拖到区议会选举,选举结果出来如果大家都满意那示威抗议规模会缩小,有几个时间点。但是我最怕的是香港长期对峙,万一擦枪走火出了人命,就一发不可收拾。”

松田在1994到97年间住过香港,对香港有感情。他说“我呼吁大家尽量保持冷静,不要产生悲剧。这是我的心愿!”

松田康博:政治是妥协的艺术战场可以转移

他认为香港问题对中国是很大的罩门。他觉得现在就是分水岭,他说撤回修例是好的信号。“我希望和平落幕,因为政治是妥协的艺术,在刚开始的时候提出政治要求缺一不可,但是政治永远是一个紧张的拔河赛。你缺一不可,但是北京给双普选的可能性是极低,一口气就要双普选很难,如果拿不到双普选就每天都要放火打砸吗?这样做的话,示威者被孤立的可能性很高。”

他强调,群众运动的盲点是没有领袖,运动拖了很长时间之后示威者有可能被离间,被操控。松田研究过台湾的公民运动,他说台湾是公民运动能成功的极少数例子。

他以“太阳花运动”为例,时间很短,提出的要求没有全部立刻都得到结论,但见好就收,把战场转到选举,策略非常成功。所以他认为香港示威者的战场也可以转移,转移到区议会选举或立法会选举。如果林郑月娥真如外媒透露想辞,那可能也要选。他说,到那个时候再重新发动,但这需要有一个领袖或一个班子,群众运动没有领袖,是弱点。

松田康博:香港对峙局面拖太久会出事

松田说:“有一批人说,到此结束,见好就收吧,另一批人说绝对不能妥协,六四是这样产生的嘛。我不想看到香港到最后是完全无法收拾,变成愈来愈暴力的地方,所以港府北京和示威抗议的群众都要思考,理性应对。有一些要求得到了解决,就暂时结束,然后再更以和平的方式来提出诉求,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再来。如果时间拉长了影响经济影响民生,他们的支持可能会剧减,那这运动本身就失败了,所以政治是妥协的艺术,见好就收,重新再来。这些技巧应该借舰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经验。我也很难过现在这个状况,我觉得这个责任在中国和港府,但是这样的状况不能拖太久,拖太久会出事!”

松田还谈到,中国内部对于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忧虑。他说习近平以为集权很容易做事,但很大的陷阱是,大家都不敢做主变成政策大塞车,加上年老生病,第三第四任以后的政策水平会降低,所以国家主席终身制,短期的影响是正面的,可以果断推动一些政策,但长远来说,可能毁掉中国。

松田康博:习近平想成为毛泽东但毛泽东最后几年很乱

“好不容易建立的接班潜规则和制度,他都取消了,他怎么下台?他怎么接班?这本身就是很大风险,而且他得罪了那么多人,下台自身难保,一定要选好接班人,自己的安全和家人的安全也是要考虑。他做好了两任,当然不用下台,光明正大。做不好更难下台,这会在第四任和第五任出现,没有接班制度的结果是,越来越不敢下台,越来越怕,越来越老,决策质量越来越下降,这很可怕,非常可怕。他想要成为毛泽东,毛泽东最后几年是怎样的,很乱,他过世以后也是很乱。所以比我们老一辈的中国人都认为,这很危险,非常危险。对中国的经济,和中美关系,很多矛盾都会集中出现在五年十年后,中国现在有钱,可以处理很多问题,但是负债也越来越多,该改革的暂停,投资用输血来维持经济,很多矛盾都集中,累积,没解决,一直累积到五年十年后,刚好就是习近平要不要下台的时候。我觉得中长期来讲,这对中国是非常不利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大国攻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