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林忌:事态升级!由黑社会暴力到市民被迫开始武力抗暴

市民被黑社会打,警察随后拘捕被打的市民,这种伤天害理的荒谬事情,已经成为香港近日的常态;就以9月15日晚上8时发生的事情为例:当晚的福建帮手持摺凳,冲进港铁炮台山站,凡见年轻市民,特别是身穿黑衣者,即施以袭击;警察就在港铁站外,福建帮追打市民至地面,警察见状不是拘捕手持武器的福建帮,而是拘捕被殴打的年轻人,警察放福建帮离开后,这些黑社会暴徒不但没有一丝收敛,反而在离开时继续攻击年轻人与记者,甚至抢了四部记者的智能电话。

香港「反送中」运动至今已过100日,这场运动已经打破了香港的多项纪录,至今民气不但没有萎缩,反而变成了持久战;面对政府、警察以至黑社会所使用的暴力,市民不但没有害怕,更开始了解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做法,对现实是无补于事,于是市民自发自卫,以口还口、以手还手、以牙还牙,终于成为了如今运动的常态,亦引发了一些争论,究竟这种称为「私了」(私下了结),而不是报警求助的做法,是否一种合理的抗争手法呢?

英治年代的香港警察,是一队全亚洲高排名的专业警队,如今在港共的包庇下,已经成为公信力破产,与黑社会为伍的大话精部队;由元朗恐袭起,个多两个月以来与黑社会的合作,每次遇到亲政府的「蓝丝」使用暴力,警察都一直以两套执法标准来对待──凡是撑政府的,就无论如何手持武器,以至使用暴力攻击市民,警察都常视而不见;凡是市民自卫,甚至近来一些年轻人,以至「街坊」甚么也没有做,都竟然会被警察胡乱拘捕来充数,于是那些亲政府的使用暴力者,就变得更肆无忌惮,不但常使用暴力打人,甚至是专门找小孩与妇孺来欺负,以至非礼女性与女记者等等;而当事人向警察作出投诉,警察一再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作状捉了人,也不作拘捕而随即放人;甚至拘捕了人,也不作起诉,或选一条最轻以及最难入罪的来起诉,令市民质疑,即使报了警,又有何作用?

这一两个星期的发展,是警察不但不会拘捕打人的亲政府人士,而是选择拘捕被人打的市民。市民被黑社会打,警察随后拘捕被打的市民,这种伤天害理的荒谬事情,已经成为香港近日的常态;就以9月15日晚上8时发生的事情为例:当晚的福建帮手持摺凳,冲进港铁炮台山站,凡见年轻市民,特别是身穿黑衣者,即施以袭击;警察就在港铁站外,福建帮追打市民至地面,警察见状不是拘捕手持武器的福建帮,而是拘捕被殴打的年轻人,警察放福建帮离开后,这些黑社会暴徒不但没有一丝收敛,反而在离开时继续攻击年轻人与记者,甚至抢了四部记者的智能电话。记者已经不是任何「示威者」,在两个街口外与福建帮众对峙,十几分钟后防暴警察到场,不是拘捕这些打人的黑社会,也不是搜这些人的身,帮记者取回其摄影用的电话,而是用盾牌推撞记者,让黑社会凶徒可以自由离去;就在警察再一次放人后,那些福建帮的凶徒,继续在外围挑衅其他市民,可谓「上得山得终遇虎」,终遇到围观市民的自卫还击,有两人被打倒在地上。

部份不敌的福建帮,再退到一个街口外的总部,再次持刀与棍,指吓围观的市民,其中一人在向记者掟玻璃樽后,再持棍与其他围观者殴斗,最后寡不敌众受伤倒地;市民选择「自卫还击」,而不是以往制伏交其给警察,或者不还手召警的原因,正是警察已经放弃中立与公正的角色,而是随便滥权,去包庇亲政府人士;当这些收了中共钱来打人的,可以多次得手而扬长而去时,这不止是对其他市民做成危险,更令其他市民一再害怕「恐袭」而不敢去街──警察一再放走这些打人的黑社会,结果就是令全个社区活在随时被袭的恐惧之中,令市民要活在黑道白道合作的恐怖主义下,这才是更值得令人忧虑的。

更荒谬的事情,往往发生在警察大举增援之后──在北角的打斗结束接近一小时之后,警察再对大街上的车辆以至市民发射催泪弹,不但令毒气吹入港铁北角站,令大量市民无辜遇袭,警队更向两条街外的空地冲锋,然后再胡乱拉路人充数,包括有途人只是落街买糖水,身上没有任何装备也被捕,甚至被警察要求要跪低。另外有一对在公园门口的男女,身上没有任何可疑的服装,女的甚至被吓得当场大哭,警察为阻止记者拍摄,不但多次推撞记者,甚至连提出交涉的立法会议员许智峯,也以「阻差办公」为由作出拘捕;这些警察完全滥用手上的权力以至暴力,再滥用司法程序去打压市民的做法,正说明了为何市民已经完全不信任警队,而宁可面对暴力时,亲自用武力去制止暴力的做法。

借用警察记招的一句回应︰「不完美、可接受、有改善空间」,望市民能以对等原则,好好保护自己,免受亲政府或黑社会人士的伤害。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