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李克强强调1点专家戳破 没钱了新招圈钱鲸吞民财 中国市场正在迅速地萎缩

据英国金融时报消息,中国企业正在大规模出售海外资产,美国智库学者史剑道分析认为,这是中共外汇短缺所造成的现象。今年以来,中共当局加快以国企、央企和国有银行为主的“永续债”发行,海外专家表示,这显示中共债务危机严峻,银行资金告急,一句话,中共没钱了。中共官方周一发布的8月宏观数据全线走弱,显示中国经济持续衰退,中国市场正在迅速地萎缩。对此,李克强表示,只要就业稳,经济增长快一些慢一些都能接受。但专家披露,多年来真实失业率一直高于10%,并指出具体造假漏洞。

8月宏观数据全线走弱,验证中国市场正在迅速地萎缩

中国8月宏观数据数据全线走弱。中共国家统计局周一16日公布,8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远逊于路透调查的预估中值5.2%,并刷新17年半以来的最低水平。衡量出口的前瞻指标8月出口交货值也同比下降了4.3%。

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7.5%,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7.9%;1-8月累计同比增长8.2%,预期8.3%。1-8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5%,略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5.6%。

此前外界形容,支撑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出口、投资与消费已经瘸了两个(出口和投资),当局出台多项措施稳定消费,但8月份经济数据依然全面走弱,结合连续两个月负增长的PPI、以及处于低点的非食品物价,路透分析说,这说明产能过剩、需求不足是现在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也解释了近期金稳委、深改委等密集开会,国务院提前下达明年地方政府专项债额度,以及央行宣布全面+定向降准的背后原因。

知名财经评论人士草祭评论说,随着美中贸易战持续,中国经济出现了罕见的持续性衰退,消费出现大幅度降级,加上产业链外移和外储的不断消耗,中国市场正在迅速地萎缩。如美中贸易战继续恶化,中国还会失去美国市场,最后连中国人吃饭都可能出问题。

李克强表态,专家揭秘中共如何造假就业数据

在8月数据公布之前,中共领导层已经对中国经济采取了更为慎重的论调。

李克强周日15日在接受俄罗斯塔斯社书面采访时表示,在当前全球环境下,中国经济要实现6%或更高的年增长率将非常困难。只要就业稳,经济增速高一点低一点都可以接受。

但中共失业率统计本身就有猫腻。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曾在大纪元撰文指出,中共官方将农村劳动力一律视为“有业可就”,农民工在城市被解雇回乡后,都被统计为在农村“就业”;此外,在统计局公布的各行业就业人数中,所有行业再加上“其他”类的就业人数往往大大低于公布的总就业人数,也就是说,总就业人数中有几千万属于“无处就业”状态。如果把官方公布的总就业人数扣除“无处就业”的人数,再除以劳动年龄人口,多年来的真实失业率一直高于10%。

国外基金公司的研究也从另一个层面证实中共目前的就业问题不乐观。波士顿量化投资基金PanAgora Asset Management每年都会监测一个“中国新年指标”,根据中国新年长假前后使用百度搜索引擎查找旅游和交通信息的人数数据进行分析与预测。

他们发现,2019年中国新年期间,搜索旅游信息的人数同比下降了12%。该公司的研究与投资主管乔治·穆萨利(George Mussalli)表示,这表明中国的经济活动放缓,因工厂预期减产,一些工人返乡后会选择留在老家,等候机会外出打工。

2019年5月,中共国务院办公厅更发文罕见成立国务院就业工作领导小组,由中共国务院(排名第三的)副总理胡春华出任小组长。这是中共在处理就业问题上首次将权力从部级转向中央层面。

中共没钱了,利用永续债鲸吞民间财富

据陆媒《21世纪经济报道》,今年上半年,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7家银行首次发行永续债,金额高达3700亿人民币,而交通银行、建设银行等也即将发行总计4400亿永续债。

联合报》报道认为,中共当局加快发行“永续债”,称其为“补充一级资本的新型资本工具”,这显示中共债务危机严峻,银行资金已告急。

许多海外专家警告,这说明中共没钱了。“永续债”是不用偿还,发行人一旦破产,投资人恐变成金融难民,根本无法追讨本金。

今年4月,中信国安集团就因为无法支付1.95亿的利息而违约,但投资人几乎无法藉由司法途径追讨永续债。

永续债又称为永久债券(Perpetual bond),或者万年公债,是没有到期日的债券,不需清偿本金,只发利息,发行单位以高利息吸引投资人。由于永续债要付出不合常理的高额利息,融资成本骤升,被视为企业或政府机构急需解决经济困难、渴望筹募高额资金的特殊方案。

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共于2013年开始核准永续债(金融机构当时尚不准发行),到今年4月未偿付债务多达1.8万亿,其中有九成五的永续债发行人具备国企或政府背景,领域包括能源产业、基础建设、电讯产业、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等。

金融服务公司标准普尔分析师指称,中共国企和地方政府可能发现,发行永续债是最快捷的“去杠杆”方法,但从长远而言,并未解决根本问题,而且会累积金融危机。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经济学家海若(Alicia Garcia Herrero)指出,中共过度依赖永续债,解决不了国企治理问题。

《联合报》报道指出,中共官方鼓励发行永续债,以政策吸金,天量的本金滚滚而来,而且不必偿还。民间财富收归中共党国,几乎“顺理成章”,比“国进民退”的效率高得多。

报道说,这些欠缺妥善法治管理又迅速膨涨的永续债,是中共利用现代化的金融机制、数位科技,以及当代中国社会普遍的贪婪拜金,对民间财富地蚕食鲸吞。萌芽不久的中共永续债恐如同P2P网贷爆雷,等到大家意识到苗头不对,却已经来不及了。

中共外汇短缺,中国企业大规模出售全球资产

英国《金融时报》16日报道,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至30年来低点且中美贸易紧张令中国制造业受到冲击之际,中国企业大量出售海外资产,首次成为全球资产的净卖家。而10年之前,中国企业一直大量买入全球各地的资产,是国际并购活动的主要参与者。

金融咨询公司Dealogic数据显示,今年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已同意出售约400亿美元海外资产,高于去年全年的320亿美元。同时,中国企业今年仅购买了350亿美元海外资产,这使中国成为了全球净卖家。

今年,中国企业出售美国资产的规模已飙升至260亿美元以上,而2018年全年的这个数字仅为80亿美元。中国企业买家目前在美国正受到越来越严格的审查。

Dealogic记录的数据可以追溯到2015年,当时中国企业购买的海外资产价值约1000亿美元,但出售的仅100亿美元。据英国《金融时报》对Dealogic数据的分析,至少自2009年开始,中国就一直是海外资产的净买家。

两年前,许多中国企业还在美国和欧洲达成了十亿美元级别的交易,如今它们面临的商业环境已经恶化。信贷渠道也有所收紧,这使得一些直到最近还在收购资产的企业出现违约。

由中国企业所有、目前待价而沽的资产,许多是在2016年购入的。2016年是中国企业的投资高峰年,那一年中企达成逾2000亿美元海外交易、同时借入高额债务。

英媒报道说,今年海外许多待价而沽的资产,来自少数几家一度非常积极、但随后与中共政府的关系出现问题的中国买家。在某些情况下,中共政府直接参与了此类资产处置。

例如,2017年政府派出工作组进驻安邦保险。如今这家曾连续收购海外资产的公司已出售了其大部分海外资产,包括上周以58亿美元出售给韩国未来资产集团(Mirae Asset)的一批酒店。

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今年的并购减少以及抛售飞快增加,是“外汇短缺的副产品,而出现外汇短缺的部分原因是因担心失去美国市场造成的国际收支疲软”。

近年来,中共外汇监管机构的导向一直是抑制海外收购,原因是担心这些交易消耗中共的美元储备。美中之间的贸易争端,以及来自对美出口的美元收入减少,已致使中共当局进一步收紧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交易的管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