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叶日武:我们不是主人 只是很容易被洗脑的顾客

我们通常只能透过媒体来知道天下大事,但许多媒体都有其政治立场,可以透过报导内容与角度来改变我们对事实的认知,进而改变我们的政治立场与投票行为。因此,我们每天都在承受着媒体的洗脑,却经常以为自己的政治立场与投票行为完全来自于客观自主的判断。

先说一个故事:我的父亲早年订阅联合报,当时是国民党的支持者,曾经因为立场与观点不同而多次和支持党外/绿营的邻居吵架。然而,在三报之争时期,祖宅当地的送报生坚持只送自由时报,我父亲无奈之下被迫改订,结果一年后他就变成国民党的反对者!

这个故事的涵意很明显。我们通常只能透过媒体来知道天下大事,但许多媒体都有其政治立场,可以透过报导内容与角度来改变我们对事实的认知,进而改变我们的政治立场与投票行为。因此,我们每天都在承受着媒体的洗脑,却经常以为自己的政治立场与投票行为完全来自于客观自主的判断。

如果我们确知有人想要对自己洗脑(例如厂商的广告),我们必定会心存疑虑甚或极力抗拒,但问题就在于我们并不确定,而且媒体有充份的理由支持其选择性报导与评论(版面或时间有限、新闻与言论自由等)。举例而言,近期的香港反送中事件中,出现一段警察拔枪威吓民众的插曲,于是媒体可以根据其政治立场操作成下列三种不同的事实:

这只是单一且公开的事件。只要不是弱智无脑就不难理解,媒体会选择性的夸大有利其政治立场的事件,并隐藏不利其政治立场的事件,对于业已公开且不利其政治立场的事件,也可以透过调整报导与评论的角度来淡化其不利影响,甚至扭曲成有利其政治立场的认知。

两蒋很清楚“得媒体则得天下”的事实,因此严格管控媒体,打造出“三台两报”的格局,党外/绿营也很清楚这点,因此在高喊“党政军退出媒体”的同时,却由自己人掌控部分媒体,建构出“三明治”的盛世。

或许有人会问,不是还有新闻伦理的制约吗?这就是笑话了···姑且不论“道德一斤值几文”的俗话,媒体的政治立场通常取决于大老板,个别媒体人无力抗拒其指示,而且许多媒体人就是因为政治立场而投效特定媒体,政治立场不同者或则自行挂冠,或则被迫离职,留下来的人则是在近墨者黑的潜移默化下,逐渐变成政治上的同路人。这是“组织文化”无形的洗脑同化过程,没有几个人能够抗拒!

随着网路科技的普及,任何个人或组织都无法完全操纵数以亿万计的网站,因此网路世代很可能自以为没有受到洗脑,从而可以做出客观自主的判断。然而,正如同民众无法检视比较每一家传统媒体的报导内容与角度,网民也无法确认每一个网站的政治立场为何。因此,网民对特定议题与事件的认知,通常会受到搜寻引擎所呈现的排列顺序,以及个别网民偏爱造访的网站所影响,于是透过网军、网红、和懒人包等形式来“带风向”仍属可能之举,而这些也正是国内选战中俗称的“空军”。

当权者及其附庸对选民的洗脑

说到带风向就有必要再说一个故事。有色人种“入侵美国”并不是新议题,例如CSI迈阿密系列影集就曾经出现下列的剧情:一位退伍军人对社区内日益增加的有色人种强烈不满,愤怒之下用狙击枪随机猎杀大街上的有色人种。然而,“入侵美国”成为主流论述,甚至反映在国家政策上,却是极度鄙视有色人种的川普在上任前后大力宣扬,再加上许多极右派媒体与学者争相唱和,而反对党和其他媒体、学者都无力制衡所致。

这是许多台湾人民心目中的民主圣地,却轻易的由当权者及其附庸带动风向,让有色人种对美国人美好生活的威胁,从纯属想像变成心中认定的事实。如果选民真的是主人,川普和极右派阵营怎么敢尝试对选民洗脑,改变他们对施政优先顺序的主观判断?

这种洗脑其实和厂商对消费者的洗脑没两样,差别只在于川普是想要改变选民心中的施政优先顺序,而厂商通常是想要改变消费者心中对其品牌的印象。但不论是政坛或商场,由于选民和消费者缺乏慎思明辨所需的时间精力与专业知识,一般而言是很容易受到洗脑的。台湾政坛所流传的“选民的政治智慧只有小学程度”,就毫不掩饰的表达出政治人物对选民思考判断能力的轻蔑!

接受这种思维之后,台湾当前的选战就洞若观火了。举例而言,绿营的“黑韩”是因为韩国瑜曾经有过荒诞不羁的岁月,于是想要让选民把候选人品德的重要性提高(所谓的“德不配位”),而香港的反送中事件免费送来一把大枪,不难预料中共的威胁又会成为其选战重点。相对的,蓝营在这两方面只能憋屈的挨打,因此必定会采取正规战,主打过去曾有光荣历史,而且又恰巧是小英总统罩门的经济发展···。

实际上这些政治操作很可能对选民毫无意义。小英连任并不能让中共不敢犯台,关键在于中共评断武力犯台的代价与必要性,以及美国是否能够有效压制中共,而这两点都不是小英或绿营所能掌控的,甚至若小英真的“被独派绑架”而在连任后加速独立进程,反而可能让中共认为武力犯台的必要性提高。同理,韩国瑜上台也无法改变台湾经济成长迟缓、薪资水准停滞不前的困境,台湾当前经济困境所涉及的国内与国际经济因素太过复杂,别说是几个经济顾问了,把历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全部请来也无能为力!

但选战的重点在于洗脑,从而影响选票,只要选民相信即可,对选民是否有意义并不是政客关心的首要事项。相对而言,消费者经常可以在购买后相当程度的确定产品与服务的品质,但选民则通常无法断言某政党或政治人物的施政品质为何(事前与事后皆然),甚至可能把川普那些反民主、伤害经济发展的施政当成杰出政绩···这是政治行销与商场行销最大的不同点之一。

我们永远不是真正的主人

英文的“Democracy”其实只是一种由人民直接或间接决定施政内容的政治制度,而且迄今仍在实验当中,尚未完全确定应该具备哪些配套措施···这也是各先进民主国家的政治制度未尽相同的主因。中文将之译为“民主”,让我们误以为总统直选之后,我们就真的成为国家的“主人”。然而,这纯粹只是政客的花言巧语和选民的自我麻醉,在间接/代议政治的民主国家中,选民其实只是各政党和政治人物的顾客,而且是很容易被洗脑的无知顾客,永远不可能真正的成为主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