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这一代的留学生们究竟是怎么了?8964年代中共使领馆曾是臭狗屎

六四以后,中共驻外使领馆这颗毒瘤,完全被留学生们摈弃而成了臭狗屎,除偶尔派员来学校集中为留学生和家属们办理护照延期和换发外,他们再也不敢来学校向留学生们兜售中共的那一套邪教,更不敢组织任何向中共效忠的政治活动。直到千禧年前,在中国留学生群体再也听不到任何他们的声音,没有了他们的喧嚣和骚扰。

加拿大留学生驾着豪车来参加撑香港警察的集会(网络图片)

新学年开学之际,九个回国度完暑假、兴冲冲返美的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中国留学生,在洛杉矶机场被边境官员自费遣返,连校方也一头雾水,不知就里。而执法的美国海关边境保护局(CBP)则称原因是通关检查时“发现的信息”。据ABC电视台称,调查人员发现,这些学生有花钱请别人写作业的行为,违反了F-1学生签证的要求。但亚利桑那大学(ASU)发言人冈萨雷斯(Jerry Gonzalez)在声明中指出,“据ASU所知,这次拘留并非基于学术不诚实的指控,CBP没有告诉ASU与学术不诚实有关,CBP没有告诉ASU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任何信息”。又据“亚利桑纳共和报”报导,学校官方对该报表示,如果有学术不诚实的问题,那应该是学校的管理权限,不应该是海关的,“所有这种情况下的学生,在学业上都应有资格(academically eligible)持签证进入美国回到ASU”。

看到这则报道,不禁令人深思,这一代的留学生们究竟是怎么了?实在令人不安。暂且不论这几个留学生是因何被拒绝入境遣返,也不论其违反学术诚信的指控是否属实,海关是否有权因学术问题而遣返留学生,但这些年来,中国留学生因学术不端和其他劣迹而被处罚、开除、遣返的实例却不绝于耳,时有发生,有的简直就是混迹学界的纨绔混混和留学垃圾,这是不争事实。

2014年大约有8000名中国留学生被美国大学开除,令整个学界震惊。美国留学生综合教育机构厚仁教育曾发布《2015留美中国学生现状白皮书》(简称白皮书),专门就被开除的学生群体做出分析。其数据显示,被开除的原因,57.6%是因为学业表现太差,23%是因为学术不诚实。白皮书认为,学术不诚实是中国留学生最容易犯的问题,例如抄袭、考试作弊或协同作弊(例如对答案)、代考或代课、成绩造假、篡改成绩被举报等。值得注意的是,被开除的并非都是“差生”,厚仁数据里收录的数十个被开除的学生甚至来自常青藤大学。另外一个与诚信有关的问题,就是在申请美国大学过程中的欺诈和造假的问题。根据教育咨询公司ZINCH在中国前几年进行的一个调查,90%的中国申请者有推荐信造假的行为,70%请别人代写陈述论文,50%假冒高中成绩,10%伪造获奖记录。虽然这些调查数据是否全面准确尚不能确定,但申请美国大学过程中的造假和欺骗绝非个别的现象。

几乎与此同时,美国匹兹堡的联邦检控官2015年5月28日对15名中国学生提起诉讼,指控他们在SAT、GRE、托福等考试中采用欺诈手段,收买枪手来替考。如果罪名成立,有可能面临几十年的监禁和几十万美元的罚款。

2015年2月,来自中国安徽合肥、就读于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中国留学生周某,驾一辆白色宝马750轿车因蛇形驾驶和超速引起警方注意。高速公路巡警亮起警灯试图将其拦截时,此车突然加速逃跑,巡警随即开车追逐,直到40多分钟后将其围堵逼停。这辆车在逃逸过程中最高时速竞高达185公里。警察逼停涉案汽车后,发现车上二男一女均为中国留学生,就读于同一学校。警方立即通知校方,学校得知后,决定将这三名学生开除。学校发言人表示:“无论你是谁,无论你讲何种语言,在美国就要懂得并遵守美国法律。”

2015年3月,三名加州中国留学生涉嫌欺凌同学,遭美国法院判处6年至13年的有期徒刑。就读高中的这几名嫌犯,伙同其他中国留学生,对两名16及18岁的中国女同学施以虐待,施虐内容包括强迫脱光衣服、用烟头烫伤乳头、掌掴、剃头发,其暴行令人发指。其中18岁的受害者是被绑架至公园施暴,过程持续五小时。此案共有10名华人留学生涉案,施暴者最小14岁,最大21岁。此案中三名超过18岁的成年学生获刑。凡是具有正常思维和健全人格者都不禁要沉思,他们这些人,小小年纪为何竟会如此残忍和血腥,他们究竟是来美求学的学生,还是已灭绝人性的恶魔。他们为何与刚开放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甚至是千禧年前负笈海外的中国留学生相比,会有天壤之别,今昔留学生之间的这种巨大差别,着实令人感叹!

那时的中国留学生,不论是工科、理科,还是人文艺术专业,不论在美国、日本、欧洲还是澳洲,无不是学界的翘楚。他们中绝大部分人在国内就是品学兼优的佼佼者和尖子,国门刚开,他们便幸运地获得了出国深造的机会,出国后他们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更加勤奋学习,刻苦钻研。不论在课堂还是实验室,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在学业和学术研究中大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中国留学生成了海外各校及教授和导师们竞相竞争吸引和争夺的目标,他们为能招收到中国留学生而感到骄傲。

那时的留学生,除部分人有刚够维生的少量资助和奖助学金外,不少人还要靠业余打工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现在那些开着插有五星红旗豪车招摇过市的纨绔们,很难体会当年怀揣30美元就来美国闯世界的穷留学生们。他们在繁重的学业之余,还要用汗水去赚每小时几元的微薄辛苦钱,有人甚至要打几份工,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才能维持正常的学业和生活。即便条件如此艰巨,要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但他们依然顺利地完成了学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优异成绩,也为自己的前程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作为从一个专制独裁的极权国家第一次来到自由民主的西方发达国家的留学生,他们不仅勤学苦读,孜孜不倦,大部分人也时刻关注着国内的改革开放和自由、民主运动的发展。他们在认真地学习西方科学技术的同时,也如饥似渴地学习和实地考察着西方发达国家的权力构架和运作程序,以期作为改造和推动中国社会的借鉴。虽然,大部分人,尤其是公派的留学生和访问学者,还要受驻外使领馆节制管辖,从那里领取每月的生活费,定期要向使领馆“汇报思想”,又有学成必然要回国的现实,但多数人仍能独立思考,从自由、民主的西方世界,汲取有益的政治营养,逐步有了异于党国曾灌输的政治见解。尽管也曾发生过震惊美国校园的“卢刚事件”悲剧,但无论是凶手还是受害者中的中国留学生,也都曾是学界精英,只因凶手卢刚极强的好胜心、嫉妒心和报复心理作怪,一时鬼迷心窍,做出了如此惊天的大案。

1989年4月以后,国内的学生们以悼念胡耀邦为契机,在全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腐败,反官倒”、强烈要求政治改革的学潮。国内民主运动立刻吸引了留学生们的密切关注,在那一段时间里,国内学潮的动态紧紧地牵住了留学生们的心,他们与国内的学子们心心相印。在世界各地,几乎所有学校的中国留学生们都投入到这场伟大的运动中,与国内的学子们遥相呼应。他们纷纷脱离使领馆控制的官办“留学生联谊会”,毅然改换门庭,仿照国内成立了“中国留学生自治联合会”(“学自联”),组织留学生们示威游行,声援国内的学运。

六四血腥屠杀的消息传到海外后,悲愤交加的中国留学生们,第一时间涌向校园、街头,向全世界控诉、揭露中共屠夫们的滔天罪行。虽有个别混入留学生中的特务学生监视和告密,但学生们依然不为所动。笔者当年所在的大学里,有一位来自北京的留学生,每次游行他都一马当先,擎着学自联的大旗勇敢地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几天后他在国内的亲属就受到国安特务的骚扰和警告,要他们管束和制止他参与政治活动。他在安慰了受到惊吓的亲人后,依然积极参与各种活动,成了学自联的骨干力量。一些驻外使领馆的外交人员们,惧于中共的淫威,不敢公开发声支持留学生,但却默默地同情学生们的正义行动,我所在大学里的留学生们还成功地策反了一名领馆职员。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的,也有个别特殊身份的留学生,对于倒在中共坦克和枪弹下的国内死难同胞置若罔闻、冷嘲热讽甚至恶言相对,公然站在中共刽子手一边,激起公愤。我的老板手下有一来自安徽的官二代学生,当众幸灾乐祸地说那些被屠杀的死难者罪有应得,差一点被其他义愤填膺的中国学生爆打,以后,他在校内躲着中国学生,形影相吊没人理睬,犹如丧家之犬。

今年5月1日,一个叫沈致襄的人以“羊市大街”之名在博客上写了《三十年前明大校长给我的亲笔签名信》的博文,讲述他三十年前曾因充当中共鹰犬,在《人民日报》发表污蔑和攻击学运和六四受难者的恶文向中共献媚,并向芝加哥中共领馆告密参加学运的学生,而被明尼苏达大学中国留学生“警告”和“威胁”的经过。当时惊魂不安的他只好求助校方,在得到保护的同时,作为例行公事,校长给了他一封信,提及保护言论自由云云。他将此信视为保命符密藏多年,终于在网上晒出,至今还在沾沾自喜地炫耀他死心塌地追随中共极权的丑恶经历。据知情者透露,此人系来自山西的官二代,凭借国内的权势混到明大留学,可又无心向学,专门从事监视、告密留学生的特务勾当,混了多年依旧无法完成学业,不得不在当地一所中学食堂帮厨为生。后来实在在美国混不下去,只好回国去讨生活,虽曾卖身于党妈效犬马之劳,无奈,经多年钻营却仍无人买账赏一口饭,混不上一差半职。晚年就又返回美国,整日在自媒体上继续为党国歌功颂德、献计献策,攻击民主运动,以潦度残生。

六四以后,中共驻外使领馆这颗毒瘤,完全被留学生们摈弃而成了臭狗屎,除偶尔派员来学校集中为留学生和家属们办理护照延期和换发外,他们再也不敢来学校向留学生们兜售中共的那一套邪教,更不敢组织任何向中共效忠的政治活动。直到千禧年前,在中国留学生群体再也听不到任何他们的声音,没有了他们的喧嚣和骚扰。

千禧年前后,这批留学精英们陆续毕业离开学校进入社会,大部份留在西方国家者,仍保持了当年的政治敏感和责任心,关心国内自由民主事业的发展,并为之做出力所能及的努力。不少人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维护、关注和支持已为数不多的海外民主运动阵地。

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有能力出国留学者剧增,进入本世纪以来,大批中国留学生涌向海外。其中不乏如老留学生一样的精英和学者,但却也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他们中既有因在国内高考失利的落榜者,也充斥着为贪官污吏转移不义之财和打前站、安排后路的官二代,还有那些暴发户的“富二代”们。尤其是后两种,他们到海外虽是入了学,却根本不是来学习的,心思不在学习上。他们住在豪宅里,开着豪车飙车于公路,沉迷于犬马声色,肆意炫富挥霍不义之财,其结果就可想而知了,翘课、作弊、违反校规也就成了常态,本文开头提及的现象就不足为奇了。为他们拖累,中国留学生群体的声誉滑落到惨不忍睹、自清末“中国幼童留美”以来的历史最低点,成为他人鄙视和嘲笑的对象。

六四以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共仅象征性地短期制裁后,因寄希望与其结成反苏同盟,又一厢情愿地以为只要中国经济发展了,国家富有了,自然会走上社会制度的变革和自由、民主之路,于是对其施行了愚蠢的绥靖政策。在经济上,助其进入世贸组织,享受特殊经济贸易优惠,使其经济快速发展,短期内聚集了大量财富,有了在世界上称王称霸、挑战普世价值的本钱。在政治上,放任其滥用西方言论自由和民主制度,触角入侵和渗透到西方社会的许多层面,肆无忌惮地影响、干涉当地的政治生活,攫取极大的政治、经济利益。近年中共对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渗透,赤裸裸地干涉其内政,干预选举,甚至已有人在美国大学里成立了中共党支部。他们在收买议员和政、经人士地同时,由其豢养的海外同乡会,华人商会甚至帮会等伪装成当地“广大华人”的声音来影响、渗透西方,已对海外华人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严重损害了他们在当地的声誉和形象。

打着推广中华文化幌子,而推行专制极权腐朽意识形态的“孔子学院”,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就遍及西方世界。与此同时,中共使领馆的黑手也赤裸裸地再次直接伸入西方各国的校园,牢牢地把控住各校的“中国学生会”,并通过其将广大中国留学生绑架在中共的战车上,为他们的罪恶行径摇旗呐喊。有不从者,则直接予以“教育”和恐吓,并以骚扰、威胁国内的亲人为手段。许多美国学生和校园媒体也直率地表达了对中国学生的看法,一针见血地指出不少中国留学生被中共洗了脑,他们中许多人对此不仅不以为耻,反而洋洋得意、不胜荣幸,深感皇恩浩荡和党妈的“关怀”。其实中国留学生在海外“自发”表现拥护官方立场的做法,近年来已经屡见不鲜,他们其实早已成了中共在海外的打手和“招之即来,来则能战”的“冲锋队员”。

2017年5月在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上,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发表毕业演讲时,因将中美之间的空气、民主和言论自由作对比,赞扬了美国“言论自由的清新空气”,呼吁为“民主、自由”的清新空气而奋斗,并表达了“自由是氧气,自由是激情,自由是爱”的观点,遭到了中共黑手所组织的围剿。马大前学生会主席朱力涵威胁道“以诋毁祖国的方式博眼球是坚决不能容忍的”,一些中共的走卒们攻击她的演讲是“一种为了融入美国社会的策略”。党媒也不甘寂寞,《环球时报》对此次演讲进行了大篇幅的宣传报道,并且表示其为辱华的行为;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上,杨舒平被打上了“辱华”、“卖国求荣”、“汉奸”的标签,要她道歉、悔罪,她的家人在国内也被“人肉”,受到骚扰和威胁。

2017年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邀请达赖喇嘛在夏季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这本来是西方学校一项极正常的安排,却引起了中国留学生的无理反对和恶意抵制。受领馆操控的该校中国学生会发出声明,指控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有中国留学生题为“我留学美国交百万学费,你却让我毕业典礼看达赖分裂祖国?!”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传阅,企图施压校方取消这一安排。他们的无理要求自然被校方断然拒绝,见改变达赖喇嘛的演讲计划已不能得计,随后又派代表同校长见面,要求对达赖喇嘛的演讲内容和措辞做出限定。这一在美国国土上非法、粗暴践踏言论自由的恶行也被校方严斥驳回,不能得逞。值得关注的是这个中国学生组织事后公开承认,他们此前的一系列活动都请示、咨询过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并得到他们的具体指示。

今年2月,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世嘉堡校区(Scarborough Campus)加拿大籍藏裔女生齐美・拉姆(Chemi Lhamo)当选为学生会会长,引发该校的中国留学生抵制。他们号召中国学生上网请愿,要求学校废除她竞选资格,并在社交媒体上发起联署,指她支持藏独,一旦当选,其言行将“损害国际生的关系和感情”,并号称接近一万人响应。一场本应再普通不过的校园学生选举,竟活生生地被推进了莫名其妙的政治风暴。更有甚者,竟大言不惭、无知地抱怨“多大中国留学生一万两千多,贡献7个亿学费,但是多大允许藏独社团存在。”还有人毫无根据地指控、诽谤竞选学生会会长的Chemi Lhamo将会拿中国学生缴纳的学费去推广“藏独”。这些中国留学生按照中共官方宣传的观点思维、去看待问题,不仅显示他们的知识贫乏和无知,而且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西方民主国家关于言论自由的相关法律。从不甘寂寞的党媒《环球时报》也趁机伸出黑手,浑水摸鱼、煽风点火,“拿着中国学生的钱支持‘藏独’!多伦多大学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如此无知、无耻的滥言只能令人作呕。这些中国留学生的无知和霸凌行径自然激起了公愤。拉姆获大学校刊《The Varsity》发文支持,该文严厉谴责了那些侵扰拉姆个人言行的不当和不法行径。当地人权组织也强烈谴责了中共这一公然在加国国土上践踏民主、人权的丑恶行为。

最近,一个新词cao ni ma bi(CNMB)在整个世界上火了,还被收入英语词典,其词义解释是,“f**k your mom’s vagina”。这个词是8月16日,由澳大利亚南澳阿德莱德市中国留学生新创造的,破了一项世界文明底线的纪录。该日,澳大利亚南澳大学香港学生发起了支持香港示威者“反送中”的活动,当一位香港女孩高喊:“Hong Kong stay strong!”(香港加油)后,非法闯入示威者人中的一群中国留学生,以极其下流的流氓腔调,整齐划一地集体回应:CNMB!震惊世界!在全世界所有的示威游行活动中,从来没有听到过有这样集体性公然侮辱女性的声音,而这个集体的声音,竞来自中国留学生。野蛮、无耻、下作!这些留学生已不仅是民间传言已久的花钱去国外买文凭或者根本在国内考不上大学的留学垃圾,而已堕落为留学流氓。他们的无耻行径激起了整个文明世界的愤怒,有人形象地说,“这些人肉身虽然在墙外,脑子还在猪圈里,奇葩的‘爱国’行为博眼球,却让世界人民看清了天朝人的丑陋”。有网文回击这些留学流氓,“这些粪坑里爬出来的蛆,应该送他们回到粪坑里去。”他们的如此“爱国”的“英雄壮举”,自然受到党妈的夸赞和充斥大陆媒体的亢奋力挺。

其实不仅是中国留学生抵制、干扰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邀请达赖喇嘛演讲的行动受到中共黑手的策划和操纵,在西方校园里,凡中国留学生的所有反民主、反言论自由、推行中共腐朽意识形态和外交路线的行为,其幕后都与当地中共使领馆脱不开干系,有时他们甚至就直接跳到前台,公然充当指挥。

面对中共在世界各地的频频出手,西方社会终于开始感觉到现实和潜在的威胁,并开始出手反击了。美国国会两党6名议员6月份提出的《反制中国政府及共产党政治影响力运作法案》,矛头就是直指这样的团体,那些死心塌地为中共效劳的所谓“侨领”和“学生领袖”们,还是收敛些好,否则就会有人找上门来吃上官司。

美国智库在最新一份研究报告中,就如何精准打击中共科技间谍的同时,继续欢迎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来美学习和工作提出了三招,其中一招就是“取消充当中共代理人的中国人签证,比如在美国大学监视其他中国学生的‘看管人’”。他们建议,“美国政府要区分出中共使领馆在美国各大学安插充当中共政府耳目的‘看管人’(minders),这些看管人监督其他中国学生的政治观点是否与中共保持一致。”他们表示,从过去的行为来看,中共当局在世界各地,通过大使馆官员和大学“看管人”,精心策划过一系列反民主、反人权的示威活动。例如最近反对香港的“反送中”抗议,而这些人就是中共政府的代理人,应该取消他们的签证。近期,一批又一批的“孔子学院”开始被关闭、赶出西方校园,一些特殊留学生的签证被取消、被长时间审查,就是这些措施正在或将要施行的先兆。

这无疑具有巨大的震慑作用,对那些以留学生身份为掩护,为虎作伥,甘当中共马前卒的“政治学生”和“特务学生”不啻当头一棒。也为那些跟在这些特殊留学生后边,助纣为虐,为中共极权独裁者们摇旗呐喊者敲响警钟。近期以来,针对香港民众的“反送中”抗争,在加拿大、澳大利亚及其他国家的一些中国留学生做了充分的丑恶表演。他们或仗着人多势众打压、攻击和破坏当地香港留学生的声援活动,或直接赤膊上阵,力挺中共和港府傀儡,成了全世界接受普世价值民众们眼中反民主、反自由和反人权的政治小丑。而唯独在有数十万中国留学生的美国,甚少听到规模较大、影响恶劣的同类恶行,看来这些“看管人”已感到末日的寒意,开始收敛蛰伏起来了,这大概与美国政府正在采取的上述措施不无关系。

广大留学生们漂洋过海,花费巨大的代价来到西方国家,不就是为了学习别人的长处吗?在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的同时,也应该了解和学习西方国家的政治构架和社会形态,并和中国社会做相应、细致的比较,以找出各自的利弊和优劣,得出自己的结论。至少不应被人洗脑,先入为主,抱着对西方世界的极深成见,盲目地排斥、敌视和诋毁西方社会。否则你为何不心安理得地待在国内,继续沐浴党国的阳光雨露;或直接去朝鲜、俄罗斯、古巴这些和天朝制度同样的独裁极权国家,却偏要来到你不喜欢甚至仇视的西方国家“受罪”,受自由、民主、人权之罪。

笔者曾撰文写道,“那些被裹胁在里面的闹事者,大多数只是因被极权数十年洗脑,又不谙民主真髓的无知稚嫩学子,他们闹出此等笑话,尚情有可原。但愿他们嗣后在民主国家的学习、生活,不仅学习科技、文化知识,同时也能关注民主社会包括选举在内的运作,比较两种社会制度的利弊,将来学成回国后,能为中国的自由民主作出贡献。他们应当警惕和揭露那些躲在青年学子身后煽阴风、点鬼火,挑拨和破坏中国学生与其他国际学生关系,操控甚至利用他们的官方身份,来威胁留学生和他们家人生命安全的职业特务。他们也应当和那些为回国后能飞黄腾,而向党国纳投名状的政治扒手,和那些热衷于在校园里限制别人学术和言论自由的‘政治学生’、‘特务学生’保持距离,拒绝参加一切为极权、独裁政权造势、张目、火中取栗的活动。如担心自己和国内的家人受到迫害,不敢公开反对和揭发他们,至少可以保持沉默,不做有违自己良心和心愿的坏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华夏文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