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枪击受害者父亲:杀我女儿的不是枪 而是民主党的政策

自帕克兰(Parkland)枪击事件以来,受害者的父亲安德鲁·波拉克(Andrew Pollack)成为学校安全直言不讳的倡导者,他现在出了一本新书,《为什么蜜朵死了》(Why Meadow Died),并在9月16日,于福克斯的节目中介绍了他自己对导致大屠杀事件的调查。

波拉克于2018年12月6日到白宫见了川普总统

自帕克兰(Parkland)枪击事件以来,受害者的父亲安德鲁·波拉克(Andrew Pollack)成为学校安全直言不讳的倡导者,他现在出了一本新书,《为什么蜜朵死了》(Why Meadow Died),并在9月16日,于福克斯的节目中介绍了他自己对导致大屠杀事件的调查。

安德鲁·波拉克是美国作家兼学校安全活动家。他的18岁女儿蜜朵·波拉克(Meadow Pollack)于2018年2月14日在世通门道格拉斯(Stoneman Douglas)高中枪击事件中丧生。波拉克因帮助通过“马乔利世通门道格拉斯(Marjory Stoneman Douglas)高中公共安全法案”而受到赞誉。

波拉克说:“我只想调查一下,我想光耀我的女儿,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及怎么会这样?我是将女儿放在了一所学校、一个不错的邻里、然后我却再也见不到她了?我只想知道事实。我不只是听主流媒体,我没有跳过那个潮流–我发现有很多失败和政策导致了我的女儿被谋杀,而那些是主流媒体不愿透露的。”

在节目中,他很愤慨的说,我只是想了解事实,很多媒体采访我,而我只是问了些问题,他们就给我扣帽子,说我是共和党的保守派,但现在我很乐意当共和党的保守派了。

在《为什么蜜朵死了:人和政策制造了帕克兰的杀手并且危害了美国学生》一书中,波拉克谈论了他对枪支管制的看法,为什么他将他女儿的谋杀归咎于民主党的政策,以及父母可以采取什么预防措施,以确保他们孩子的安全。

波拉克认为,新的枪支管制法律对解决学校枪击事件的盛行是个无效的办法,部份原因是现行法律并没有得到执行。例如,帕克兰的杀手,就有一个暴力记录,但他并没有被捕,因此他还能合法的获得武器。

法律让青少年的犯罪没有记录所以背景调查是查不到的

波拉克解释道:“对我而言,如果他们因为他打掉了他母亲的牙齿而逮捕了他,并且将他记录在案,那才算有效的枪支管制。民主党人制定了这些政策,但并不相信应该让孩子承担责任或在他们还是青少年时就逮捕他们,……所以如果他们不去逮捕他们并且将他们的背景记录下来,那么他们就能合法地购买武器而做背景调查也是查不到的。”

波拉克在周一接受《福克斯与朋友》的采访时表示,禁止使用枪支不是解决方案,他鼓励人们去研究“枪击的根本原因”。

他解释道:“他们没有提到心理健康的问题……或在这些人发出威胁时就应该逮捕他们……那些才是真正的问题”。

波拉克对2020年民主党候选人宣传以更严格的枪支管制作为学校的安全预防措施感到恶心。

波拉克说:“由于那些民主党人的政策,我的女儿付出了最大的牺牲,而且我比这个国家的任何人都受到了民主党更多的伤害–他们要对我负责的。”

波拉克见了川普总统五次,他称赞总统启动了一个联邦学校安全委员会,以调查为确保全国各地学校的安全需要采取哪些措施。

波拉克在他的新书中表示,他希望为父母制作一份指南,让他们发现潜在杀手的警告信号,并解释蜜朵的死亡是可以避免的。

他说:“这本书就像一本手册或指南,供父母和祖父母阅读,实际上看看帕克兰发生的事情并进行比较–这些政策是遍及全国的。”

波拉克说:“揭开所有这一切,它让我了解了很多,所以其他父母现在可以从中学习,这就是我出这本书的原因。这本书起初是从调查开始的,但是实在有太多令人瞠目结舌的失败了,我必须去教育其他的父母。”

在提到这本书时,节目主持人说,你读这本书是不可能不落泪的,因为它太“令人惊叹和心痛了”。

他介绍说,波拉克才刚刚起步。他致力于教育全国各地的父母保持警惕,并对孩子的潜在危险做出反应,因此父母们不必经历像他这样,在一年多之后仍然挥之不去的痛苦和悲伤。

波拉克说:“每次发生大规模枪击案时,我就会想到这些受害者。就像在沃尔玛的那些人或是在弗吉尼亚州的那些禽兽正在行经的建筑物一样,他们正在开枪……而我总会想像到我的女儿就是其中的受害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仲軒综合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