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红色巨无霸”是经济全球化造就的一个阴影

经济全球化出现了巨大的阴影。中共加入经济全球化之后,把经济全球化变成其称霸全球的工具;而许多西方学者却一直错误地相信经济全球化会把中共引上民主化的道路。目前美国的贸易新政试图减少经济全球化对美国的负面效应,同时防范中共的战略企图。

一、经济全球化有错吗?

一直以来,经济全球化被看作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标志和最高境界。在一些左派的眼中,它甚至被戴上了“政治正确”的桂冠,似乎谁要是批评经济全球化,那就是“不正确”的行动。自从中美经贸摩擦和冲突爆发以来,以维护经济全球化为由,几乎出现了众口一词的一面倒现象。从西方经济学家到反川普的美国媒体,从欧洲和亚洲各国政府再到美国企业界的多数企业,虽然表达不同,但基本上都是同一个声音,希望回到经济全球化的原来状态,不要对中国加关税,那会影响全球经济的稳定。《纽约时报》今年5月16日的一篇文章《中美贸易战升级威胁全球经济》,就是这种看法的典型代表。那么,如此众多的声音同调,是不是表明他们代表着一种正确的判断呢?恰恰相反,他们的声音其实代表着一种过去多年来形成的错误看法。

这种错误看法的根源是对经济全球化天然缺陷和中共制度走向的错误理解;进一步来讲,这样的错误看法故意忽视了集权政府支配下的超大经济体加入经济全球化之后的不良后果,也忽视了跨国公司境外投资设厂的行动对其母国之负面效应。

二战以后,第三世界国家纷纷独立,其中一部分国家,特别是亚洲国家,陆续走上了快速经济发展的道路。经济全球化就是在这样一个过程中逐渐成型的。在文化层面,其主流是西方文明及商业文化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但如果看投资和国际贸易,则是发达国家的投资和技术向适合投资的国家转移,而发展中国家的廉价产品涌入发达国家。哪个发展中国家搭上了全球化的车,它的经济就能繁荣。如此看来,经济全球化不就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双赢的国际经济格局吗,何错之有?

迄今为止的国际社会里,经济全球化并没有改变,也不可能取消国界,而国界意味着一个国家的政府要保护本国居民的福祉,而不是优先照顾国界之外世界各国居民的需要;另一方面,民主国家的选民投票选举的是本国政府,而不是全球政府,他们选择本国政府的一个主要标准就是,执政党能否保护本国居民的福祉,而不是牺牲本国居民的福祉去实现政府的某些全球目标。恰恰在这一点上,西方经济学家们的认知出现了盲点,他们只从微观经济学的角度去认识经济全球化,只从企业的立场看经济全球化的好处,而忘了从各国选民的立场看问题。

这个错误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西方经济学家相信,在全球自由贸易、自由投资的情况下,企业会追求最大利益,给世界经济带来最大的活力。但是,如果参与经济全球化的不单是西方的企业,还有中国那样的集权政府,那么,被中国政府捆住手脚的在华西方企业怎么玩得过中国政府?其二,发达国家的企业对发展中国家投资、转移生产线,确实能降低公司成本、增加利润,但是众多企业的同步动作可能造成本国制造业就业机会大幅度萎缩;而这些企业在全球化当中赚了钱,却未必在本国如数交税,他们利用离岸金融中心逃税时,公司当然占了便宜,但母国的纳税人却吃亏了,因为发达国家的政府财政收入不足,只能举债,要靠以后的纳税人来偿还。

二、集权的超大经济体会操纵经济全球化

西方经济学家们从来不把宏观层面国家之间经济失衡的可能性纳入经济全球化的负面效应当中加以考虑,这是他们犯的另一个错误。然而,迄今为止的经济全球化过程已经初步展示了这种集权的超大经济体操纵经济全球化的可能后果。

如果一个劳动力占全球六分之一的超大经济体加入了经济全球化,这个超大经济体可以通过吸引各国的投资和技术,形成完整的产业链,然后用廉价商品挤垮发达国家的制造企业,占领全球市场,最后造成全球经济对该国的经济依赖。即便单纯从国际贸易的角度看,这种局面也是难以为继的,因为那将造成许多国家的制造业萎缩和严重的贸易逆差,最终造成国际支付困难,到了那时候,这个超大经济体也就再也无法赚钱了。而另一方面,在长期依赖中国商品的那些国家,本国的制造业消失了,进口中国商品又缺少外汇,除了政治上谋求中共的援助,接受中共的操纵,就没有多少选择了。从长期来看,这种局面究竟是双赢的国际经济政治格局,还是单赢的格局?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进一步看,如果管控这个超大经济体的政府是红色集权政府,那么,这样的政府有意识形态上的战略目标,即“社会主义最终战胜资本主义”,落实到执行层面,就是支配超大经济体的集权政府有一个全球战略目标,会瞄准世界上最主要、最强大的民主国家,力图全方位地削弱它、打击它,这个目标无疑是美国。而削弱、打击美国的重要手段之一就是利用集权政府掌握的超大经济体的国内市场和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积累的制造业产能,要挟美国。这次中美经贸战就是一次实战演习,北京当局不但试图让进口中国制造商品的美国公司为其游说,而且直接用停止或恢复进口美国农产品,来间接操纵美国选情。

当前美中双方面临着一种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国际格局,那就是,美国虽然面临中共的种种侵害,却不能像对付苏联那样,用相对简单的冷战策略应付,因为中共加入经济全球化已经多年,中国经济与美国经济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牵制局面,双方的摩擦一旦升级,各自都会受到冲击。

三、WTO vs中共:谁约束谁?

西方国家曾经以为,中共加入了世贸组织,就会自觉遵守它当初的所有承诺,这是各国政府和世贸组织(WTO)官员的一个错觉;甚至,他们还荒唐地相信,中共加入经济全球化之后,会选择民主化道路。现在看来,与其说是世贸组织的规则有效约束了中共,还不如说,中共以其实际行动开创了成功地玩弄世贸组织规则的先例。而世贸组织多数成员国出于自己的短期利益,并不想对中共提出交涉,结果就是世贸组织不断向北京的违规行为让步。从这个意义上讲,世贸组织已经失去了对违规行为的约束能力,它的存在价值因此便成了疑问。

在中国推行经济市场化之前,经济全球化早已开始,但并未遇到大挑战,其中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参与其中的国家基本上是自由社会,还因为它们都不是大国,既无挑战国际规则的野心,也无挑战国际规则的能力。当经济全球化把中国当作一个重要合作国家后,事情发生了重大变化。经济全球化原本是自由国家之间的跨国企业合作,而世贸组织则为这样的经济合作提供规则保障;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经济全球化不是政府之间的经济合作,而是不同国家企业之间的合作。这一点之所以重要,与经济全球化参与国都是自由国家有关。所谓自由国家,除了实行市场经济之外,其政府不会直接操控所有经济活动,也不会利用政府操控来达成政府本身的全球目标;换言之,自由国家参与经济全球化,大体上不至于把经济全球化变成政府称霸全球的工具。因此,世界贸易组织制定规则时从来没有想过,要如何防止它所保护的所有经济全球化参与国当中的某一个会成为对世界经济政治秩序的威胁。在这种对经济全球化的美好愿景的背后,还潜藏着一个全世界左派的旧梦想,即世界大同。

很可惜,正因为世界上主要民主国家的天真幼稚,经济全球化为自己埋下了日后必然爆炸的“地雷”。所谓的天真幼稚,包括两个方面。首先,以为所有推行经济市场化的国家都会拥抱自由民主。其次,以为冷战结束后世界上不会再出现某个大国对世界经济政治秩序构成威胁的现实可能性。确实,冷战时代的苏联一直威胁着世界和平和秩序,但是,苏联拒绝市场经济,因此苏联阵营的成员国,不管大小,都不会与自由国家之间的企业开展长期全面的经济合作。苏联解体之后,许多天真的西方人士纷纷额手称庆,以为在这个世界上从此不会再有威胁世界和平和秩序的专制大国。在他们看来,既然中国推行了市场经济,那它早晚一天会加入自由世界,美国和欧洲的“拥抱熊猫派”就是这么为自己的立场辩护的。

他们最大的错误在于,在中共决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前没有看出来,中共通过推行经济市场化(国有企业全面私有化和放弃计划经济),已经建成了独特的“共产党资本主义”的基本制度框架。我2015年发表的英文文章首次提出了“共产党资本主义”这种制度,但当时侧重于所有制层面,即共产党干部如何通过侵吞国有资产而成为几十万原国有企业的老板,而没有进一步深入挖掘,去分析这样的红色资本主义一旦进入经济全球化,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现在看来,“共产党资本主义”既不是正常的市场经济,更不是自由社会,它通过经济全球化,不但吸引了各国的企业、设备和订单,形成了“世界工厂”,同时也造成了西方国家的企业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另一方面,这样的制度之下,共产党政权为了保住政权、扩大实力,必然会试图影响和操纵国际经济秩序,挑战西方国家当中的“领头羊”美国,所以,它不可能与美国成为真正的合作伙伴和按照国际规则正当竞争的竞争者,而是会把美国当作战略上的“假想敌”,用非武力的手段持续不断地削弱美国,客观上也瓦解了WTO的规则及其约束力。

四、美中经贸争端的战略意义

川普上任后开始清理他的前任们留下的负面遗产,其中最主要的一项就是重新调整美中关系。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经济规模越来越大,当它认为自己已经具有“崛起”的实力时,就开始按照自己的需要操纵全球贸易,从各国夺取技术,对美国的伤害越来越大,而世贸组织面对一个不讲道理、耍无赖的巨无霸,束手无策。

美中贸易争端表面上看起来与世界上发生过的多起贸易摩擦类似,但其中有一个很少被关注的重要问题,那就是,中国出于民族主义宣传和意识形态的需要,对美国是经济削弱和军事竞争并举,互为表里,在经济和科技层面占尽便宜,然后集大国的财力强化军备,形成对美国的压力。这种做法某种程度上与日本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的对美外交和贸易关系有一些相似之处。因此,美国不可能单纯从经济层面看待现存问题,美国目前及今后的许多措施并非单纯着眼于经济上的相互关系,还包含着防范中国战略企图的用意。虽然对这一点美国政界没有人明确表达,但潜在的共识越来越清晰。

全球经济秩序应不应当改变?各国立场很不一致。对中国来说,最好完全不变,它就可以继续占大便宜;其它许多中小发达国家既怕吃中国的亏,又想继续占美国的便宜,所以是首鼠两端;只有吃了大亏的美国才有改变全球经济秩序的动力。改变全球经济秩序,也只有美国才能做到,因为只有实力大于中国的美国才具备改变全球经济秩序的条件。现在世贸组织面对只占便宜不守承诺的中国,只能空讲道理,无限期地耐心等待中国主动改变;而中国偏偏只愿意做出对自己有利或不吃亏的改变,而不肯放弃对自己不利的钻空子做法,比如拒绝承诺放弃侵犯他国知识产权的做法。这种情况下,在全球化过程中吃亏最大的美国只能独自来维护美国的利益,实际上,别的国家谁也不管美国吃亏有多大,美国的利益只能由美国自己来保护。

美国的贸易新政揭开了经济全球化一直被掩盖的阴暗面,世界贸易组织(WTO)在“红色巨无霸”面前的懦弱无能,充分展示了经济全球化被“红色巨无霸”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可悲局面。或许可以说,经济全球化已经走过了它的颠峰时代,现在正步入其自身造就的阴影之中,人们将不得不重新认识今后的全球经济格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