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换马!美中将达成临时协议? 美媒:有个大事迟早要发生 反川普损全球经济也被戳穿

路透报道说,美中10月初的谈判可能仅达成表面上的协议,美方立场从未改变,贸易战或成为长期战役。著名经济学家程晓农在大纪元撰文说,西方经济学家众口一词维护经济全球化,认为不应对中共加征关税,这将会损害全球经济稳定。程晓农认为,经济全球化恰恰是中共的帮凶,它使中共这样的极权政府做大,开始控制和颠覆西方社会秩序。

近期对美中谈判则传出临时协议、秘密协议等消息。知名政治评论人士陈破空分析,临时协议将使中共继续获得喘息机会,逃过劫数,长期看不利于美国。另有美国媒体分析说,美中分歧是结构性的,临时协议只能使双方暂时偃旗息鼓,最终还是会谈崩。中共新华社说,中共财政部副部长廖岷率将率团访问美国,就美中经贸问题磋商。路透报道说,美中10月初的谈判可能仅达成表面上的协议,美方立场从未改变,贸易战或成为长期战役。著名经济学家程晓农在大纪元撰文说,西方经济学家众口一词维护经济全球化,认为不应对中共加征关税,这将会损害全球经济稳定。程晓农认为,经济全球化恰恰是中共的帮凶,它使中共这样的极权政府做大,开始控制和颠覆西方社会秩序。

美中将达成临时协议,秘密协议,全面协议?

海外知名政治评论人士陈破空16日在《自由亚洲电台》撰文表示,最近,围绕贸易战的美中博弈出现缓和迹象。

同期传出消息称,美中可能达成临时协议,意即在全面协议达成前,先达成一个暂时协议。内容包括:中共加大购买美国农产品,停止盗窃知识产权;美方推迟部分关税加征。川普对此表态含混:会考虑临时协议,但更倾向于达成全面协议。

陈破空认为,短期看来,达成临时协议对双方都有好处,但长期而言,却对美方不利。中共极可能在临时协议下获得喘息之机,获得更多与美国周旋、拖延的本钱,让全面协议变得遥遥无期。美中贸易问题又回到从前,中共用大宗购买来平息美方的怒气,一次又一次地逃过劫数,根本问题不了了之。

据传,美中可能达成秘密协议。5月初美中协议已经谈成,习近平却反悔,原因之一:美方照例要公布协议全文,中共坚持不公开协议或只是部分公开。北京的意思是,尽管习近平向川普输诚,但一定要在国内民众面前保下面子,以免落得个“丧权辱国”的名声。

然而,与中国这个专制大国不同,美国是一个民主大国,政府所签对外协议需要向国会报告,并需要对媒体公开,接受审议、评判和监督。由此可见,两国政府谈不拢,处处涉及制度差异和意识形态的对决。北京很期望美中达成秘密协议,但恐难以如愿。

美媒:临时协议难救场,中美再谈崩迟早的事

美国《国会山报》17日的报道,有分析指出,即使中美在短期内和解,这只是暂时在贸易问题上偃旗息鼓,长远解决贸易冲突仍难言乐观。中美都知道双方的矛盾是结构性的,而且两国在过去几十年形成的贸易格局,并非一朝一夕能够逆转。

报道指出,就算被视为鸽派的美国财长努钦日前也表示,川普在谈判中拥所有选项,包括可随时提高中国进口货关税,也可与中共达成协议。由此可见,美方在结构性问题上,没有向中共让步。

另一方面,在川普团队中,大部分都是对中共鹰派,包括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等,他们的努力,使打压红色的中共政权成为华盛顿政治精英的普遍共识。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贸易专家阿尔顿(Edward Alden)表示,临时协议对川普而言将是一份“尴尬的协议”,会让川普受到民主党对手的攻击。因此,临时协议是否成事仍有待观察。

换马 中共财政部副部长率团赴美磋商

中共新华社17日报道,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廖岷率领的代表团拟于星期三启程访问美国,就美中经贸问题进行磋商。

此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言人星期一16日表示,美中两国贸易谈判副代表(副部长级)将于星期四开始在华盛顿会晤。

外界注意到,即将举行的美中副部级经贸磋商的中共团长由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廖岷担任,之前的同级别磋商是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担任中共团长。

对于这个变化,总部在华盛顿的国际战略咨询公司 McLarty Associates的高级顾问郭嘉明(James Green)说,跟王受文不同,廖岷尽管没有涉及贸易和市场准入问题的具体权限,但是,他在贸易战的这一点上有足够的专业知识。郭嘉明曾经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担任过官员。

路透:美中新一轮谈判最多达成表面协议

路透17日报道,美中10月初的谈判可能仅达成表面上的协议。在美国方面,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已在9月初警告,贸易战或成为长期战役。

国际贸易咨询机构McLarty Associates执行合伙人、前美国贸易代表官员Kellie Meiman Hock认为,美中之间的任何最终协议,都极不可能有意义地解决美国所寻求的中共结构改革。

现任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席(U.S.-China Business Council)Craig Allen称,由于对中共间谍活动、网路骇客攻击和知识产权盗窃的担忧,美国的高科技行业可能永久和中共脱钩。

从川普总统及其贸易谈判代表在各种场合的发言,可以看出,美方在贸易谈判中的立场未变。

程晓农:西方反川普加税捍卫全球化成为中共帮凶

知名经济学家程晓农17日在大纪元撰文分析,经济全球化一度被看作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标志和最高境界,甚至被一些左派戴上了“政治正确”的桂冠。自从中美经贸摩擦和冲突爆发以来,从西方经济学家到反川普的美国媒体,从欧洲和亚洲各国政府再到美国企业界的多数企业,维护经济全球化几乎成为众口一词的一面倒现象,虽然表述不同,但基本上都是希望回到经济全球化的状态,不要对中国加关税,以免影响全球经济的稳定。

这种错误看法的根源是对经济全球化天然缺陷和中共制度走向的错误理解;进一步来讲,这样的错误看法故意忽视了极权政府支配下的超大经济体加入经济全球化之后的不良后果,也忽视了跨国公司境外投资设厂的行动对其母国之负面效应。

程晓农表示,经济全球化无法改变也不可能取消国界。国界意味着一个国家的政府要保护本国居民的福祉,而不是优先照顾国界之外世界各国居民的需要;另一方面,民主国家的选民投票选举的是本国政府,而不是全球政府,他们选择本国政府的一个主要标准就是,执政党能否保护本国居民的福祉,而不是牺牲本国居民的福祉去实现政府的某些全球目标。恰恰在这一点上,西方经济学家们的认知出现了盲点,他们只从微观经济学的角度去认识经济全球化,只从企业的立场看经济全球化的好处,而忘了从各国选民的立场看问题。

程晓农分析说,这个错误表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西方经济学家相信,在全球自由贸易、自由投资的情况下,企业会追求最大利益,给世界经济带来最大的活力。但是,如果参与经济全球化的不单是西方的企业,还有中共那样的极权政府,那么,被中共政权捆住手脚的在中国西方企业将受制于中共政权;

其二,发达国家的企业对发展中国家投资、转移生产线,确实能降低公司成本、增加利润,但是众多企业的同步动作可能造成本国制造业就业机会大幅度萎缩;而这些企业在全球化当中赚了钱,却未必在本国如数交税,他们利用离岸金融中心逃税时,公司当然占了便宜,但母国的纳税人却吃亏了,因为发达国家的政府财政收入不足,只能举债,要靠以后的纳税人来偿还。

程晓农继续说,西方经济学家们犯的另一个错误是,他们从来不把宏观层面国家之间经济失衡的可能性纳入经济全球化的负面效应当中加以考虑。然而,迄今为止的经济全球化过程已经初步展示了,这种极权的超大经济体操纵经济全球化的可能后果。

如果一个劳动力占全球六分之一的超大经济体加入了经济全球化,这个超大经济体可以通过吸引各国的投资和技术,形成完整的产业链,然后用廉价商品挤垮发达国家的制造企业,占领全球市场,最后造成全球经济对该国的经济依赖。结果可能是许多国家的制造业萎缩和严重的贸易逆差,最终造成国际支付困难。

这些长期依赖中国商品的国家,除了政治上谋求中共的援助,接受中共的操纵,就没有多少选择了。从长期来看,这种局面究竟是双赢的国际经济政治格局,还是单赢的格局?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