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三因素约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国际清算银行(BIS)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陷入停滞。尽管中共对人民币国际化期望很高,而目前看来,有三大因素制约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三大因素制约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周一公布的数据,人民币在全球外汇交易中的占比排名与三年前相比没有变化,这显示中共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陷入停滞。中共以“一带一路”为路径输出中国大陆的过剩产能,同时希望将人民币提升为参与国际政治的核心要素,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然而,在“美元约束”、人民币独立发行地位的缺失和中国经济不断的走弱这三个因素制约下,人民币想成为与美元一样的国际流通货币,路途还非常遥远。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停滞

华尔街日报》9月17日报道,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周一公布的外汇调查数据,人民币在全球外汇交易中的占比为4.3%,在所有货币中排名第八。这一排名与三年前上次调查相比没有变化,这显示中共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陷入停滞。

中共近期以“一带一路”为路径输出中国大陆的过剩产能,同时希望将人民币提升为参与国际政治的核心要素,借此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中共官员们也表示人民币的定位是贸易和金融领域的美元替代货币,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三年前也正式给予人民币与美元、欧元、日圆和英镑同等的“储备”货币地位。

数据显示,人民币占世界所有货币的交易比重,仅从2016年的4%,微幅增加至4.3%。显示人民币想演变成国际货币的进展,非常缓慢。

相比之下,美元仍是世界最主要货币,今年4月每日6.6万亿美元的外汇交易量比重中,美元占比高达88%,与三年前相比几无变化。第二大为欧元,占比32%,第三为17%的日圆。总和大于100%意味着这些外汇交易绝大部分是其它货币与美元之间的交易。

新兴市场货币的使用量继续增加,占全球交易额的25%,接近欧元32%的比重。就交易价值而言,人民币活动增加了40%,达到2840亿美元,但与之前的调查不同,人民币增速没有以足够的幅度超过市场整体增速,因此无法在排行榜中上升。

始于2015年年中的一些事件也损害了市场对人民币的信任,包括中国股市崩盘后一次引发负面影响的人民币贬值。人民币抛售导致中国央行的外汇储备在两年多一点的时间里大幅下降约一万亿美元。

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突显出中国大陆庞大的经济与有限的人民币活动之间的脱节。在中国经济快速放缓的重压下,人民币汇率一直在下跌。今年8月份,中共央行允许人民币兑美元自2008年以来首次跌破7,这促使川普政府将中共列为汇率操纵国。

国际清算银行的调查显示,中国大陆已经成长为一个外汇交易中心,自2016年以来,外汇交易额增长了86%,远远超过了全球27%的增速。不过,今年迄今,中国大陆的外汇交易额仍总和大于仅相当于全球交易额的1.6%,只相当于香港交易额的五分之一。

人民币国际化的“美元约束”

人民币国际化遇到的首要难题是分析师指出的“美元约束”。

英国《金融时报》2018年12月20日报道,人民币在成为全球货币方面并未取得显著进展,美元仍主导着一带一路项目的融资,有限的美元储备将对中共实现其野心勃勃的目标构成限制。

花旗新兴市场主管卢宾表示,美元对中共“实现其目标”构成约束,卢宾称之为“美元约束”。

卢宾认为,“美元约束”对中共构成的更大问题是,一旦中国大陆的经常账户(衡量商品和资本流入和流出)从盈余转向赤字,“如果中共需要世界其他地区的美元为自己融资,这可能意味着北京不大容易积累起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融资所需的美元资源。”

中共似乎希望借助开放金融市场以吸引更多外资流入,缓解美元短缺的问题,进一步支撑人民币国际化。9月10日(周二),中共取消了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的投资上限。

不过,彭博专栏作家Shuli Ren9月10日撰文表示,中共最新采取的外资开放措施让人嗅出了一丝绝望的味道。取消投资额度限制与其说是一个成熟的经济和金融体系充满自信的市场开放行为,不如说其更像公开承认中国大陆需要资金流入。

文章对卢宾提出的中共经常账户转向赤字的问题作了进一步说明,认为中共不仅是经常账户濒临赤字的问题,其财政也徘徊于赤字的边缘,也就是说,中共是一个经常账户和财政赤字双赤字的国家。由于一直徘徊于经常项目和财政双赤字的边缘的危险地带,中共需要尽可能多的吸引外资(即使是以热钱流入的方式)来保持国际收支平衡,以及避免债务的进一步增加。

人民币不具有独立发行地位

人民币不是一种具有独立发行权的货币,这从根本上制约了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

中国金融学家、央行前副行长吴晓灵解释说,中国货币发行90%以上是通过贸易顺差强制结汇,并以美元为结算货币,这就使中共间接丧失了货币发行的自主权。

中欧FMBA特邀张逸民教授也说,中共央行的货币政策存在的一个问题是,人民币不是独立货币,因为人民币的发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元的流动,从某种意义上说,人民币的发行不是由中共央行决定,而是由美元的跨境流动决定的。因此,人民币国际化首先要解决人民币的独立发行机制。而现在的人民币发行,外汇储备是最主要的因素。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共的外汇储备遭遇来自各种因素的侵蚀。英国《金融时报》9月16日报道,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至30年来低点且中美贸易紧张令中国制造业受到冲击之际,中国企业大量出售海外资产,首次成为全球资产的净卖家。

保守派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今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减少而抛售海外资产的飞快增加,是“外汇短缺的副产品,而出现外汇短缺的部分原因是因担心失去美国市场造成的国际收支疲软”。

中国经济下滑不止人民币国际化遭遇掣肘

智库研究院秦璋辛9月15撰文表示,整个8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累计已贬值约4%;甚至在8月26日达到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点。渣打银行预测,人民币汇价将持续贬值,年底前可能跌至7.23兑一美元。

文章认为,人民币的颓圮导致中共人民币国际化目标遭遇巨大掣肘。

文章说,中共推行人民币国际化是想与美元一争高下。但美元能够成为国际通货,其中一个原因在于美国强大经济体所造就的强势美元。强势美元是构成冷战时期世界权力两极化的经济基础,成为美国连结盟邦的战略脐带:盟友借由弱势的本国货币,以价格低廉的商品出口到美国市场;美国则提供经济公共财,维系盟邦和美国的紧密关系。这正是亚洲四小龙+日本崛起的国际结构因素(当然,过于强势的美元也让美国吃足苦头,贸易赤字有增无减,其中头号敌人就是贬值甚多的日圆,后来变成美国除之而后快的对象)。

文章表示,然而,至今人民币还未形成如同美元的强势地位。当前中国经济严重衰退,美中贸易战起到了一种催化作用。在美国加征关税的压力下,供应链的全球转移对中国制造业打击沉重。伴随供应链转移的还有资金的外流、工作岗位的流失等等。

最近几个月,中共官方公布的经济数据每况愈下,在PPI连续两个月负增长之后,中国大陆8月宏观数据数据全线走弱,8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刷新17年半以来的最低水平,衡量出口的前瞻指标8月出口交货值也同比下降了4.3%。

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7.5%,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7.9%;1-8月累计同比增长8.2%,预期8.3%,前值8.3%。1-8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5%,略低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的5.6%。

此前媒体指出,支撑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出口、投资与消费已经瘸了两个(出口和投资),而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下降,也预示着在猪肉价格飙升带动通胀高企的情况下,中国居民消费正面临缩水的威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賀景田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