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不放弃信仰就被单独监禁 食不果腹 每天都被辱骂

——女留学生讲述:我一家人的悲惨遭遇

中国留学生珍妮特‧冯,讲述了自己一家人在中国大陆遭受残酷迫害。

几周前,一名在英国留学的中国女生,在伦敦中领馆前,讲述了她的大家庭中的10人,因为信仰问题,而在中国大陆惨受迫害的情况。

据海外媒体《大纪元》8月31日报道,8月30日是在英国伦敦举行的2019欧洲法轮功反迫害活动进入第二天。当天上午10点,一名叫珍妮特‧冯(Janet Feng)的留学生,上台讲述了她的众多亲人,在中国大陆遭受的残酷迫害。

以下是珍妮特‧冯在集会上的发言内容整理:

我叫珍妮特‧冯(Janet Feng)。我想简要地跟大家介绍一下,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我的大家庭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的情况。

2000年,我的父母被拘留了大约一个月。

2002年,我的母亲被非法判处5年监禁;我的父亲被拘留了大约9个月,然后被判3年缓刑。

2007年,我母亲被关入劳教所1年半;我父亲被拘留了半个月。

2015年,我母亲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半,并被罚款8,000元人民币;我父亲和我被关在洗脑中心21天。

2017年,我被拘留了一个星期。

我的其他亲属也遭受了中共的迫害。2007年,我的三姨被关入劳教所1年半,我的大姨被判处8年监禁,大姨夫被判处2年监禁,表兄被判处3年监禁,我的四舅被判处4年监禁。并未修炼法轮功的四舅母,在午夜被警察提审和威胁,她很快得了抑郁症并自杀了。

2015年,我的三姨被判处1年半徒刑,并被罚款5,000元人民币。

除了拘押和监禁之外,在过去20年中,警察、610办公室人员和街道人员肆意对我们进行抄家和骚扰,已成为一种惯例。

在我小时候,我的家人没有告诉我他们经历了什么。后来,我多次问我母亲和我姨,才略知一二。

在拘留所,他们遭受被长期监禁的威胁,长时间坐在一个非常短小的凳子上,在夜间被暴露在强光下,并被剥夺了几天的睡眠,导致他们视力模糊、听力受损。

在监狱中,只要他们不放弃信仰,他们就会被单独监禁,食不果腹,并且每天都被两名辱骂他们的囚犯看守着。他们以塑料桶当作厕所用,不允许使用卫生纸,不允许洗脸或刷牙,更不用说换衣服或洗澡了。

此外,他们每天被逼迫听诽谤法轮功的宣传广播,声音震耳欲聋,并被逼迫看类似的录像。在观看或收听洗脑宣传片后,他们被迫写下“反思”。如果他们拒绝写或写一些监狱官员认为“含有危险思想”的东西,他们就会遭受到不同方式的折磨。我姨告诉我,由于拒绝写反思,她被罚站,从清晨一直站到深夜。第二天,她仍然拒绝写反思,结果再次遭受罚站折磨。日复一日,她虚弱地站在那里,而两名囚犯则侮辱她为“半人半鬼”。此外,他们被迫做奴工,制作袜子、帽子等。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打电话给我的母亲时,如果她没有拿起电话或者没有很快回电话的话,我就会担心她再次被捕。警察和610警察曾对我说过:“你母亲是自私和不负责任的。她出去发传单,然后被捕,置你和家人不管不顾,她只考虑自己。”但是,我永远不会同意这种观点。

信仰自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我母亲相信“真、善、忍”并没有错,那些镇压信仰“真、善、忍”的这群好人的人,则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此外,人类也拥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我的母亲发放传单,解释法轮功的真相,不包含任何危害社会的言论。如果这就是她被捕的原因的话,我谴责中共滥用权力镇压持有不同看法的人。

我的母亲清楚地知道她告诉人们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存在的真相时所面临的风险。她坚持这样做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真相,不再被政府的宣传所愚弄。这不是一种自私的行为,相反,它是一种无私的行为,展示了她的信仰所给予她的勇气。

此外,法轮功还教导人们遵循“真、善、忍”。我的母亲遵循了这个原则,成为一位更好的人。她引导我也遵循这个原则,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将来,我也会以这种方式教育我的孩子。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法轮功都有益于社会。

今天,带着最诚挚的善意,我呼吁更多的人把法轮功的真相传递给中国人民,并敦促中国大陆的当权者、警察和610官员停止对那些拒绝放弃信仰“真、善、忍”的人的残酷迫害。

当天,除了珍妮特‧冯之外,来自三十多个国家的逾千名法轮功学员,也来到了中共驻伦敦大使馆前举行集会,谴责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并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这群只是信仰“真善忍”的修炼团体长达20年的残酷迫害。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