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美国专家:中共自称“领跑5G”是政治宣传

美专家:中共自称“领跑5G”是政治宣传7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9年4月指出,美国必须赢得5G的竞赛。中国电信巨头华为于2月份在官网上表示,“华为在5G解决方案领域保持绝对领先的优势”。全球电信研究公司Analysys Mason4月的报告则指出,在5G准备程度排名中,中国大陆和美国并驾齐驱,位列全球第一。

在5G的关键竞赛中,美国和中国大陆,究竟谁才是引领者?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最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认为,中共所谓称霸5G市场是政治宣传,中共目前不可能赢得5G的竞赛。

为什么赢得5G竞赛如此重要?

詹姆斯·刘易斯:“我不喜欢竞赛这个比喻。这不是一场竞赛。不过人们可能回想起了4G,上一代电子通信。如果你能快速部属电子通信,你就会在创新中领先。就拿4G来说,4G是应用程序经济,10年前是不存在的。它是你能在智能手机上所作的一切事情。5G移动通信将应用程序经济发展到了物联网中,进入到互联网的下一代。所以对于想要在创新和经济增长方面引领前沿的国家来说,把5G发展好是十分关键的。我不觉得这是个竞赛。”

中共目前是否在5G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詹姆斯·刘易斯:“中国大陆目前表现不错,但是他们自诩称霸5G市场的说法是政治宣传,尤其是有些中国公司说他们是唯一能在5G市场生存的公司。那不是真的。目前确切的是,所有中国公司都完全依赖美国供应商来做5G。谁领先,谁落后,我们不要搞混了。华为真正的优势在于他们利用国家的支持打击竞争对手的价格。他们的技术没有那么好,只是还行。要说技术领导地位,那还是要数美国和日本。5G部署方面,亚洲和美国领先,欧洲其次。不能说某一个国家称霸5G,但是没有美国的零部件,你就没法做5G设备。”

美国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赢得竞争,或者说保持目前的地位?

詹姆斯·刘易斯:“美国可以做三件事情。首先是让人们知道,除了华为,我们还有别的供应商。华为不是唯一一个可以做5G的公司。虽然他们的广告宣传这么说,单是那只是推销而已。

第二,美国可以思考如何同合作伙伴们建立起保护5G通讯的标准和原则。目前电子通信并不安全。而且目前它正在改变,变得更像计算机网络,也更为脆弱了。

第三,美国可以考虑如何抵制掠夺式定价。掠夺式定价就就是利用国家资金降价,和竞争对手抢生意。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荷兰决定向华为购买5G设备。华为获知了竞争对手的要价,可能是通过间谍手段,然后给出了比该价格低30%的要价。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给你30%的折扣,除非他们有所求。美国必须抵制这些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并且考虑要不要在购买5G技术方面补贴发展中国家。但是目前最需要遏制的就是掠夺式定价。”

如果中共赢得竞争,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詹姆斯·刘易斯:“我不觉得中共现在能赢。很多国家都倾向于从中国公司购买5G设备,主要是因为价格低,以及中共宣传的只有中国大陆能提供5G。这不是真的。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很多国家从中国大陆买了4G设备,如果你在4G的基础上叠加5G,就会获得一些短期优势。但是长期来看,电信创新主要还是在美国和日本,而不是在中国大陆。5年之后,从华为购买设备的人可能会受困于旧的技术。新的、更便宜也更好的科技将来自美国。”

美国商务部对华为的禁令有必要吗?

詹姆斯·刘易斯:“我认为提醒华为美国反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很重要的一步。但我不觉得这个禁令本身真在达到这个目的上发挥很大作用。它禁止的是商业部件,芯片,比如安卓软件。让华为用它们来制造手机是件好事,原因有几个。首先,有些美国人觉得我们可以消灭华为。这是不可能的。中共政府很喜欢华为,原因有好有坏。它不会让华为倒闭的。其次,继续向华为出售商品能够帮到我们的公司。华为是一个很好的顾客。禁令其实伤害到美国公司。我知道美国不仅想要给中共,也想给欧洲一个信号,那就是华为要依靠美国技术。好,我们现在已经发出了信号。现在让我们把销售情况恢复原状。我不建议向华为出售设计或者生产型的设备,那会是个错误。他们会滥用这些设备。但是终端设备,比如芯片,当然是可以,为什么不行呢?”

华为的禁令会不会影响美国推出5G?

詹姆斯·刘易斯:“不,禁令不会影响美国推出5G,因为没有任何一家美国公司会使用华为的5G。所以禁令和美国推出5G毫不相关。那些大公司,比如AT&T, T-Mobile和Sprint,他们就不从华为进货。所以禁令更会影响做部件的人,比如芯片制造商。他们会难以获得相同的收入,支持研究和发展也会变得更困难。”

华为说美国没有并没有提出证据证实它和中共政府有不当合作

詹姆斯·刘易斯:“他们反复提及这个“确凿证据”的说法,这很蠢。真正的问题是,你是否相信中共政府会尊重人权,尊重法治。答案是没有一个国家相信他们。你相信中共政府不会利用华为吗?华为长期以来进行商业间谍活动。中共在全球也有大规模的间谍行动,以及严重的人权问题。把这些综合在一起,再加上2017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情报法》规定中国公司必须与中共政府合作,这些公司毫无选择。这不同于FBI要苹果公司怎么样,苹果公司把他们告上了法庭。它拒绝了他们并把他们告上法庭。华为和北京政府间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我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觉得没有确凿证据。类似的证据还有很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