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北京清算工商大佬的时候到了

十年前有谁会想到被中共领导人包括邓小平奉为大老、上宾的李嘉诚先生会一再被官媒、大陆网民公开点名批判,指他要求政府对年轻人网开一面是纵容罪犯,又批他及其他地产商一味囤地圈钱,推高楼价,认为他们要为社会的怒火与乱局负责。官媒发功以后,一些本地土共头子立时欺上门来,把李嘉诚与他们口中的暴徒划为一伙。从北京的上宾变成“暴徒”的同伙,李嘉诚政治遭遇变化之快之大教人侧目,其他巨富及工商界人士从中还看不到中共的真面目?

看北京当权者近期一再发作香港工商界及巨富们只觉他们真是活该。如山般的历史资料纪录了1949年中共夺权后如何蚕食鲸吞工商界资产,如何整治大小商人,香港的富豪们就该知道中共绝不是真心视他们为朋友伙伴,只是利用他们稳住局势,待站稳阵脚就会把商人视为旧电池弃如敝屣,甚至为了摆出为民请命的姿态把商人列为批判对象,把他们斗垮斗臭,变成形同社会耻与为伍的贱民。

共产党翻脸不认李嘉诚

近期中共官媒一再发作以李嘉诚为首的香港商界、地产业界就充满当年要改造工商界准备搞斗争的氛围。自中英谈判香港前途问题开始,北京历任最高领导人都把统战重点放在本地商家、资本家身上,大谈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体制,自然要由资本家当权,其他界别只能当陪衬角色。往后草拟基本法以及成立特区政府,工商界占的份量及角色同样一面倒,没有他们的支持谁也当不了特首,立法会中工商界也占据最大比重。

个别巨富如李嘉诚先生则被领导人奉为上宾,不时邀请访京咨询意见,有的时候还以家宴款待以示身份特殊,深受器重。大概也因为三十多年来特殊礼遇,本地工商界以为北京当权者真的视自己为政治伙伴,是中共的“自己人”。只是,共产党就是共产党,卧榻之旁容不下他人,任何人都不过是被利用的工具。现时中共羽翼已丰,一旦碰上中港矛盾的时候,他们便会翻脸不认人,反过来把斗争指向自以为是伙伴的工商界。

事实上十年前有谁会想到被中共领导人包括邓小平奉为大老、上宾的李嘉诚先生会一再被官媒、大陆网民公开点名批判,指他要求政府对年轻人网开一面是纵容罪犯,又批他及其他地产商一味囤地圈钱,推高楼价,认为他们要为社会的怒火与乱局负责。官媒发功以后,一些本地土共头子立时欺上门来,把李嘉诚与他们口中的暴徒划为一伙。从北京的上宾变成“暴徒”的同伙,李嘉诚政治遭遇变化之快之大教人侧目,其他巨富及工商界人士从中还看不到中共的真面目?还看不到自己正成为当权者收拾的目标吗?

那为什么北京当权者要开始整治收拾本地工商界呢?道理不难明白,除了大权不能旁落,不容他人分沾政治权力这个根深蒂固的思想外,北京当权者对香港局势失控感到奇耻大辱,令他们丑出国际之余,还被西方大国、国际人权组织不断指指点点,好不狼狈。对于永远正确的习近平而言,香港出了这样的危机当然不是他的错,也不能算在他钦点的林郑月娥头上,一定是其他人的错。除了泛民、本土派、港独势力外,不肯无条件瞓身支持修例、支持特区政府(及北京)的工商界同样罪不可恕。

以中共的斗争思维看,香港工商界犯了跟八九民运时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同样的错误,那就是“在斗争关键时刻立场动摇,令党(建制)分裂。”。放在具体香港情况,即批评商界在反修例斗争中一再发出跟北京及林郑政府不同的讯息,同情起抗争者之余还对政府提出质疑,令北京及林郑更加被动,到现在抗争过百天仍未能稳住大局。在中共眼中,香港工商界这笔账怎能不算呢?

央企进军削弱本地行业

事实上除了“文攻”以外,北京已开始更实质的行动,包括部署央企来港接管各关键行业的大计。前不久中联办在深圳跟一众央企高层开了秘密会议,研究如何加强他们在香港的角色及作用。所谓强化角色就是要在各行各业特别是关键行业取得话语权及主导权,削弱本地工商界的影响力,并令市民日常起居生活受央企左右。

本地工商界人士、巨富们不要再做自己是北京政治伙伴并可主导香港政治的梦了,待央企大举进军以后,本地工商界很快就权财两失,连当中共应声虫的份儿也没有。若还想保住本地经济活力自主及讨价还价能力,未来可不要再一面倒到大陆投资,增加在海外投资分散风险,并加强在港投资力保商业地盘才是办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