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政党 > 正文

香港正站在中国民主运动大潮的前沿

(看中国记者李乐采访报导)金秋时节,看中国记者有机会对加拿大港加联会长、资深政治评论人冯玉兰进行了专访,冯玉兰就香港、台湾、大陆及世界民主、人权等问题进行了深刻的解读。

从小到大坚定不移追求民主自由法制的社会理想

冯玉兰:其实我本身是在柬埔寨出生,在我成长的过程当中,看到世界上有很多霸权、专制的政权,不光是在自己的国家里,而且也是在国际社会里不断的扩张,垄断、影响不同地区里面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各方面的发展。

以柬埔寨柬共来说,其实它是中共所支持建立起的势力,结果这个柬共给柬埔寨全国人民带来灾难性的迫害,我们就是在柬共进城的前几年离开柬埔寨到香港

到香港后的身份是难民,从小到大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成长,在香港,我中学的时候就参加了学生运动,中学毕业不久,我就参与香港的示威运动,帮助香港弱势群体,希望他们能争取到应有的权力。

因为我的家庭成长背景,对社会存在的一些不公平的事,我是非常痛恨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建立了一种对民主、自由、人权、有独立法制的公义社会的追求。我就觉得人类的发展当中,我们必须要让每一个人都不应该受到歧视或者迫害。每一个人都应该在社会当中有一个比较公平的发展,所以从小到大我对这些理想都是坚定不移的去追求。


加拿大港加联会长、资深政治评论人冯玉兰(右)(图片来源:看中国摄影图)

见证中共六四屠杀 移民加拿大心系香港

我参与社会公义运动其实时间很长了。80年代的89年,我在中国负责丹麦银行和世界银行贷款的管理工作,通过农业工作,我亲眼看到中国不同地区不平等的发展;还看到不同民族、异议见人士和维权人士所受到的迫害,我还是中共六四屠杀的见证者。

那时候我在北京,6月3号那晚深夜,我跟北京的朋友一块出去堵坦克,防止军队进城,所以对中共那种残酷性,我是非常了解,那之后,我就移民来到加拿大。

来到加拿大,我一直没有放弃我理想的追求,很快参入了港加联,就是希望通过港加联这个组织,对香港在97年之后,在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各个方面的发展去持续观察和跟进。在关键的时候,我们可以给予一个国际的声援和支持。

建立国际社会敢于对中共说不的新国际秩序

同时我也参加了全加华人协进会(简称平权会)的工作,我原来是全国总会的副会长,负责统筹全国30个分会的工作,所以在加拿大很早的时候,我就一直不断地对本地的发展和发生的事件进行深度的关注。

无论在哪里,香港、中国或在加拿大,只要有机会能促进社会发展进步,我就出自己一份力,也是对这种理念的追求,令我无论是在什么地方,或者面对什么挑战或压力,我都觉得这是我人生的一份责任,因为我非常相信,其实人生的意义不在于生命的长短,而在于我自己这个人生过得是不是灿烂,有意义,我就是这么一个很随性的人,你可以说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但在社会工作方面我又是一个非常实在的人,因为我相信这种理念不是在冷气房里说的,必须要走出社区,跟社会各个阶层做一个直接的联系,就是说当台湾、香港、大陆民众受到压迫,当社会受到中共威胁的时候,我觉得国际社会包括我们加拿大也必须有一份支援帮助,使整个国际社会可以建成一个敢于对中共说不的这么一个新的国际秩序。


加拿大港加联会长、资深政治评论人冯玉兰(图片来源:截图)

大陆移民被中共牵制是因被洗脑和金钱诱惑

我觉得加拿大本地华裔社区,因为成分比较多元化,来源地有很多不同,以前是香港和东南亚人为主,但是在1997年之后,大陆来的移民也比较多。

但是有一点,因为大陆来的移民在国内可能深受中共的洗脑,他可能在国内很不满意中共的一些做法,但是来了这儿因为自己生活的需要,经济或者各方面社会的一些条件等等,他反过来突然之间就非常亲共,非常亲近中领馆,而且民族感情特别深厚,只要中共用民族主义、民族感情一挑拨的时候,大陆社区很容易就站出来,不分青红皂白他就跟中共一个调调说出同样的话。

这些可以在大陆社区最近这几年的发展情况中看到,特别在最近反送中运动中,他们有很多统一战线,什么同乡会啊,专业人士协会或者专业妇女协会,那些人都出来,也加上政团里面一些亲共的议员。

当然他们出来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是受到洗脑,但另一方面,说白了,也有很多人很多团体收到中领馆的维稳费,他必须要做出一些事情来合理化继续收这个维稳费,这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但是我就觉得作为一个华裔加拿大社区,我们来到加拿大,我们也必须以加拿大的价值观来判断事物,我们必须跟西方民主体制的普世价值接轨。

要不然的话如果你在加拿大,你说的话做的事跟加拿大的价值观相违背。就好像陈国志(前加拿大安大略省省议员),最近在支持香港特区政府,支持香港警察时那种很糟的发言,完全跟加拿大主流社会相违背,最后也会被加拿大的主流社会边缘化。

最近GLOBAL MAIL访问我有关前厅长陈国志的事,陈国志对香港反送中那种发言,支持香港特区政府和警察的说法,是根据什么价值观来说的这些评论,是加拿大我们国际的普世价值,还是中共那一套,对吗?你作为一个前厅长、前议员,居然说出那么不加拿大的一些话语,我就觉得他应该觉得惭愧,也应该受到批评。

中国留学生豪车炸街 中共背后做鬼煽动


8月17日,多伦多中国留学生开出豪车队撑港警,视频在网络上热传。(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冯玉兰:加拿大中国留学生豪车炸街,它也不是一个各别事件,因为在同一天,同一个周末,全球将近有7个国家20个城市,同时受到亲共统一战线团体,国际大陆学生那种干扰和阻碍,他们的手法完全一样。根据我的分析和追踪,我知道在发生这事件之前的几天,其实中共透过很多亲中的团体,成立了很多的群组,用那个WECHAT微信,发号施令,挑拨起很多周围社区的成员还有国际大陆学生,以所谓反港独、激发民族主义的倾向,然后鼓励煽动他们出来做出这些干扰,比如说在多伦多8.17那个市政厅前喊那些口号,其实他们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喊。

有很多主流英文媒体的记者都问我同一个问题,说为什么去访问那些年轻人,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我们的访问,也有一些中文媒体主动用国语来访问他们,结果他们说我们不可以接受访问。

他们喊的口号都是乱来,比如当我们说FREE HONG KONG,他们突然说出FREE CHINA,结果我们非常高兴,我说是,说得非常对,我们应该解放中国,FREE CHINA;然后他们喊ONE COUNTRY,我们就喊TWO SYSTEMS,一国两制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结果他们也糊里糊涂跟着我们喊,非常搞笑。

如果你真的了解我们的这个反送中,其理念是什么,香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那么重要?也许在小粉红团队当中,他们有很多父母都有财产在香港,他们可能都被他们父母骂了。他们出来搞这套大龙凤,我们叫大龙凤,就糊里糊涂受了中共的煽动。你还要出来喊口号,你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多伦多中国留学生在反送中集会现场闹事。(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小粉红的豪车队被警察吊销车牌 有可能签证都被吊销

另外说豪车,那天不是有一个豪车队吗?豪车队走到我们示威的地方,发出一个非常大的音响,结果,后来那个豪车队有一部分被警察吊销了车牌。也有很多车牌被人家做了人肉收索,发现他们是国内的一些大款,就是红二代和富二代。

后来听说他们都被国内的父母给骂了一顿“为什么在国外那么猖狂”。第一,有可能他们的签证都被吊销,另一方面,当他们被人肉搜索时,可能把国内的父母都牵连进去,结果可能曝光父母贪污的情况,因为每一辆车都是在$50万到$100万之间。你是在国内当官的,那么你的工资怎么能支持子女在国外驾驶这些豪车呢?

 

所以,我就觉得那次的干扰其实是中共的(挑唆),因为他们看到在反送中运动开始之后,在国际方面有一个全球的支援工作在开展,我们有将近29个国家40个城市一起出来参加支援,都是支援香港的团体,我们港加联也是其中之一。从5月底开始一直到现在,发展的很快。

中共抹黑香港运动未得逞

中共看到了这个趋势,它也开展了一个国际的策略,希望能够,第一,抹黑香港的运动,把它打成港独,打成一个暴力的运动,另外,他们也希望能够扭转国际媒体对这个事件的报道,因为从5月底开始,几乎每一天都有中文或英文媒体对我做出访问,特别是英文媒体,从来没有过那么深度的关注,我每天都在不同的英文媒体电视台接受采访,来解说香港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所以它(中共)就出来做一个相对的抹黑,或者是希望能够影响国际媒体对香港运动的报道。

但是它没想到,那一天接受访问的也是我,我一接受访问,我马上说,大家千万不要把小粉红团跟我们港加联视为是两种意见,这其实是两种价值观的对碰。

因为我们港加联支持香港,反送中的运动其实是代表着守护香港的自由、法制、人权、民主和自制的这么一个价值的运动,希望香港不会蜕变成一个大陆的一个城市,一国不会取代两制,因为这也是中共对香港和国际的承诺。

香港人民的价值观跟我们加拿大主流是一致的,但是另外那一边,是代表中共那种价值观的,在专制政权下,对所有的反对声音都是打击镇压。所以我说,这不是两种意见,是代表两种价值观的对撞,也是代表自由、人权、法制和民主价值观对专制政权、反人权、反自制、反民主和反法制的这么一种价值观的一个正面对撞。

我们的宪法有保证每一个人自由表达的权力,这些(反对的)人为什么要到加拿大国土上来干扰并希望剥夺我们这个权力。我说,我对这些做法是零容忍!

自那以后,我们也对市政府和警察做了跟进的工作,希望他们针对这些干扰对我们做出一些承诺,以后如何保护加拿大人言论的自由和权力,宪法的权力。

那次我就觉得整个媒体的报导,特别是英文媒体的报导给了中共一个非常大的回击。


英文媒体对中国留学生豪车炸街事件的相关报导。(图片来源:截图)

大家更认清了中共在加拿大国土和国际社会那些很不光彩的做法,很丑陋的行为,所以自那以后,中共再没有出来干扰。我觉得他们可能也很苦恼,本来他们是想抹黑,想策反,希望能改变西方社会媒体的报导,结果刚好相反,变成了一个丑闻,我估计他们也要总结自己错误的经验。

 

这正说明在国际社会上,对中共的这些丑陋的做法我们必须要零容忍,必须要对他们做反击,而且必须要非常精准的指出这些行为是代表中共那一套策略的。咱们要从现象看出它的本质,而且要对西方的媒体指出这是代表了怎么样的一种做法,是中国锐实力在国际社会的一种丑陋的表演。

所以我们必须给媒体和社团指出,这并不是代表我们华裔社区有两种声音,是代表了两种价值观的对撞,是代表了中共锐实力在国际社会跟我们支持民主体系和支持普世价值正行的对撞。就是要指出这一点,否则英文媒体看不了那么清晰,他们只是看到一些现象,以为是两种声音,但他们不知道这种声音是哪里出来的,这些人不是自发的,是被调动出来的。

在那个事件之前,我们就看到微信有很多推动,他们传播完了,很多群主就消失了,他们要销毁证据。在SCREENSHOT(屏幕截图)我们拿到了很多证据,有些人拿着,他们有些人说“我带了武器出来”。所以,看起来好像是一帮人不同意,背后其实很复杂。

我观察中共很长时间,在不同地方,东南亚、香港、中国大陆,现在我来到加拿大,各个方面我都一直在观察,可能也是因为我自己的背景,对政治社会分析的能力,加上对组织工作的经验,我在香港,我跟中共是对着干的;进了大陆也看到了很多;来到这里我也是跟他们对着干,特别是中领馆。那么多年,我可以把很多点连成面,我看到现象,我马上可以意识到其背后是代表一种怎样的策略?他们在干什么?是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还是代表着一个系统性反攻?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分析中共在香港、台湾和国际社会的操作,我觉得这些分析是有助于帮助每一个追求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朋友都能够看得更清楚中共在各个地方的做法及其背后的意图,它是怎么去操作的,那么我们作为一个民主体系的组织和个体,怎样对抗它,我们可以把它的所作所为更早更全面更透彻地分析给社区媒体和社团知道,我们必须要提高我们周围所有的人对中共锐实力这种专制争取操作的那种认知,才可以有更多人跟我们站在一起对抗这种恶势力。

香港运动代表着民主体系跟中共专制政权的对碰

冯玉兰:因为香港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它有一个独特的历史,也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城市。在1984年签订的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中,中英对香港和国际社会做出了一个承诺:在1997年后,香港可以保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么一个理想。但是我们可以看到,97年以来一直到现在的22年,香港的自由法制人权自治各个方面都是在不断地倒退。在民主方面,本来在07年开始是可以普选的,就首先普选一个特首,然后就是立法会,结果中共不断地把普选的日期一拖再拖,到现在为止,特首也是在中共操纵的1200个小圈子选举。立法会功能的界别到现在还没有取消,整个民主的进程完全没有落实。

香港主权移交以来所发生的一切,其实是代表了香港公民的社会面对中共的专制威权的统治,一个守护香港的核心价值,而且不断地争取要求中共落实在联合声明和基本法对香港的承诺这么一个争取的运动。

但是在过程当中,香港从2003年反对23条超过50万人上街,到雨伞运动有一百多万人在不同的地区占领运动,争取双普选,一直到今天反送中运动,有二百万人,而且有一个持续性的运动,对抗特区政府,这个特权傀儡的政府,到现在为止,我觉得它已经被中共控制,它完全不是面向香港民众了,特区政府已经蜕变成了一个中共的傀儡政府。


香港警察向民众发射催泪弹。(图片来源:看中国摄影图)

反送中者受到了傀儡政府的镇压,政府利用警察、黑社会和很多混进警队的武警,还有混进香港市区的被中共收买到香港去镇压的人,我觉的香港市民是发挥了一个非常勇敢而且非常坚持的这么一个持续性的一个公民的反抗运动。

现在香港的运动已经是整个中国民主运动最前线的战场,因为这里是代表着民主体系跟中共专制政权在香港的一个对碰,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最近的GLOBAL MAIL上说:香港的抗争已经不光是香港本身的问题,它是代表着民主体系在香港怎么守护自己的价值,自觉对中共说不的过程。

希望台湾进步力量能在未来大选中守住战略性位置

所以香港的运动对其它无论是台湾也好还是国际社会来说都有一个非常大的启发,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得到中共锐实力在最前线是怎么操作的,怎么无底线,怎么无耻,在香港可以看到赤裸裸的对公民社会的镇压。国内由于消息的封锁,大家都看不透彻,香港你可以看得到赤裸裸的镇压。

香港所面对的一切,那种镇压,香港所体验到的那种经验对整个西方的民主体系,对台湾也好,都是一个非常好的经验,也是因为这一点,香港的抗争运动,我觉得国际社会也有一个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如果香港倒下去了,中国最后的一点希望可能也会被消灭。

香港的明天对台湾来说也是很重要,因为现在中共不光是镇压香港,它也透过国民党渗透台湾政坛,明年2020年的总统大选就可以看到中共会在台湾的政坛发挥更大的渗透和控制。

韩国俞的现象本身就不简单,韩国俞日朝的五毛十毛的IP都不是在台湾的,都是在国外的,也就是说,这个日朝是通过中共在炒作的。韩国俞当然也是代表中共利益,是台湾代表中共利益的人物。

所以我觉得对台湾来说,香港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要守护的地方。香港和台湾都面对着严峻的压力,其实台湾也面对着很大的压力,他们利用经济封锁、政治封锁、外交的封锁,逼台湾就犯。

未来2020年总统大选其实很重要的,如果真的被亲共的国民党的实力所渗透,或者国民党赢得大选的话,那么台湾未来的4年也是一个大倒退的过程,所以我希望台湾进步的力量能够在未来的大选中守住战略性的位置。

香港和台湾都是一个未知之战。

作为国际社会,我觉得我们也有一份责任支援香港,支援台湾。所以,在加拿大我们港加联也非常主动地跟台湾社区联系,希望大家能够形成一种战略性的互相的支援,大家在海外,在国际社会,在政府的工作当中大家也可以发挥一个民主的协作的作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