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取消QFII投资额度限制 中共诱外资入局

日前,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宣布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ualified Foreign Institutional Investor,下称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中共此举被认为是诱外资进入“地雷”遍布的大陆证券市场。

经济续下行中共取消QFII与RQFII投资额度限制

中国经济持续下行。9月8日,中共公布了8月份外贸出口数据,数据以美元计,出口按年下跌1%,远低于市场预期,进口下跌5.6%。

9月10日,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消息,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同时,RQFII试点国家和地区限制也一并取消。

QFII机制是指外国专业投资机构到境内投资的资格认定制度。在该制度下,QFII将被允许把一定额度的外汇资金汇入并兑换为当地货币,通过严格监督管理的专门账户投资当地证券市场。中共此举实际上就是对外资有限度地开放大陆的证券市场。

今年1月,中共刚刚把QFII的额度从1500亿美元增加到了3000亿美元。

QFII与沪港通有相似之处,也有几大不同之处。不同处主要体现在:一、业务载体不同,沪港通是两地交易为载体,QFII是以资产管理公司为载体;二、投资方向不同,沪港通包括大陆投资者投资香港股市和香港投资者投资大陆股市双向投资方向,而QFII是单向的;三、交易货币不同,沪港通是以人民币作为交易货币,QFII是以美元外币进行投资。

取消QFII与RQFII投资额度限制,是中共试图用外资为大陆证券市场补充资本的举措之一。用民间的话来说,就是圈钱。

不过中共此举对近期流入大陆证券市场的资金量影响不大。截至今年8月底,被批准的292间QFII机构累计批准额度只有1113.76亿美元,离用尽3000亿美元限额,还差得较远。

彭博社报导,这似是公开承认中国需要资金流入,因原先投资额度约三分二未使用,取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

外资流入松绑流出仍受限

虽然外资走进大陆已经放开很多,但进入大陆后资金要想撤走却没那么容易。

进入大陆的QFII/RQFII资金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缴税问题。在这些资金汇出时完税证明仍是必不可少的材料。根据现行规则,QFII/RQFII如需汇出已实现的累计收益,需要有中国注册会计师出具的投资收益专项审计报告、完税或税务备案证明(若有)等,办理相关资金汇出手续。而这个手续基本掌控在中共手中。

财新网引用报告称,QFII/RQFII需要向当地税务局进行备案,并将加盖当地税务局印章的税务备案表提交给汇出行,才能将其在中国的收益汇回,“一个QFII在12月进行年终结账,直到次年3月或4月才能提供审计报告,使得其无法在此之前汇出收益。此外,由于一些地方税务局资源紧张,他们只在一周的某一天受理此类申请。”

随着美中贸易战延烧,中共加强外汇管制,不少外企在中国获利后,钱要汇出来很难。

今年2月,一位不愿具名的会计师透露,包括台商在内的在华经商外企,现在几乎没名目将钱汇出来,只能透过两岸地下汇兑的方式,游走灰色地带、甚至触犯法规,才能将资金转出中国,这些台商也是逼不得已。

这名会计师表示,不少台商向他反映,美中贸易战开打后,中共严锁汇率防止资金出走,外汇管制越来越严,对象不限台商,所有中国内资企业、外资企业全面性一视同仁,都是中共外汇管制的对象。另外,中共利用共同申报标准(CRS)的推行,针对中国的税务居民课税,台商必须将在中国的欠税缴清,才可以把资金汇出中国。

这名会计师表示,目前台商若非得将资金转回台湾,必须找地下汇兑管道,但这属于不法行为,得付出巨大的风险,包括被中共当局判重刑,或是违反台湾的《银行法》等,且资金可能会被没收,许多台商逼不得已只能走上这条路。

中共引外资入局中国股市遍布“地雷”

这次中共取消QFII额度限制,主要针对的对象是大陆的证券市场。但目前大陆企业的债务、股票都呈现出一种不稳定的状态,股票市场密布“地雷”。

最近,一桩5亿元的违约事件,让神秘的“中植系”再次浮出水面。

9月2日晚,上海大名城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名城”),发布了关于转让子公司100%股权的进展公告。公告显示,大名城全资子公司深圳名城金控(集团)有限公司作为转让方,于2018年11月9日,以25亿的价格向“中植系”旗下公司转让名城金控原持有的中程租赁100%股权。双方约定,这笔25亿的股权转让款“中植系”将分五期付清,最后截止日期为8月31日。然而“中植系”最终违约。

“中植系”在资本市场大名鼎鼎,与明天系、复星系等并列。“中植系”总资产规模据称早已超过万亿,如今却因为5亿元尾款而违约,引发市场哗然。

此外,今年7月的“罗静案”,“中植系”也牵涉其中,因为踩雷的公司之一法尔胜也是“中植系”的参股公司之一。“中植系”在法尔胜占股15%。

7月24日,法尔胜发布公告称,上海摩山拟将这笔28.99亿的债权转让给深圳汇金创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汇金创展与法尔胜二股东江阴耀博泰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为同一实际控制人,即“中植系”。

此外,中国资本市场“雷声滚滚”,在已经披露的半年报当中,很多上市公司业绩不堪入目。

据《证券日报》统计发现,今年以来已有62家A股上市公司被列为具有退市风险的公司,即被列为*ST。

8月19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对*ST雏鹰作出终止上市的决定,这也是继中弘股份之后又一只因“破面”而退市的股票,8月27日*ST雏鹰将进入退市整理期。目前*ST华业、*ST大控等多只个股,正面临“破面退”风险。

截至9月4日,今年A股退市公司数量已有10家,创近年新高。“欺诈退”、“违法退”、“业绩退”、“破面退”、“主动退”、“重组退”层出不穷,A股上市公司退市走向常态化。

据券商中国统计,截至8月底,亏损排前50亏损额度最大的上市公司,总计亏损616亿元。

今年以来已有62家A股上市公司被列为具有退市风险的公司。图为2018年11月退市的中弘控股。*

据*ST信威公告,该公司上半年亏损达155.5亿元,为已经披露半年报上市公司当中,亏损数额最大的公司。而从公司股价来看,已经连续37个跌停。

该公司此前已经连续两年亏损,总计亏损额度达46.52亿元,若加上今年上半年亏损,两年半时间的亏额高达200亿元。

8月29日晚,负面消息缠身的乐视网发布2019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乐视网实现营业收入2.53亿元,同比下降74.75%;亏损100.46亿元。

7月8日,是华泽钴镍在A股市场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在公司为期30日的退市整理期中,华泽钴镍股价累计下跌88.82%,其创下A股最长的41连跌停。该公司曾因母公司账面资金仅余53元,被称为“A股史上最穷公司”。

4月28日,华业资本公告,公司2018年财务会计报告被公司聘请的大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此前,华业资本发布的2018年年报显示,亏损64亿元。

此外,康美药业、康得新、辅仁药业等一批上市公司,先后被查出财务严重造假,引发市场震动。如康美药业近300亿元存款“凭空消失”,康得新122亿元存在银行的存款“不翼而飞”。

7月初,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下称瑞华)因涉及康得新巨额财务造假事件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后,持续引发资本市场“余震”。截至7月29日,瑞华手中33个IPO项目全部遭中止审查,至少有18家上市公司被迫中断其再融资及并购事宜。

iFinD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报数据中,瑞华审计的上市公司达317家,审计的货币资金合计超过6100亿元。在317公司的年报审计意见中,被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的有300家,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有11家,保留意见的有4家。

此外,去年据不完全统计,沪深两地的3,578家上市公司,有近500家企业换了董事长,共有603名董事长辞职,还有19名董事长潜逃,30多名董事长被抓,以及还有一些上市高管自杀或意外死亡。

被抓的上市公司老板包括大智慧老板张长虹、恺英网络的王悦、*ST鹏起董事长张朋起、*ST中科的张伟、新城控股王振华、博信股份罗静、ST天宝董事长黄作庆、*ST康得的钟玉、派生科技的唐军、ST昌鱼的翦英海、暴风集团的冯鑫等。

多举措对外资开放金融市场中共遭质疑

在美中贸易战的压力,及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下,中国金融市场近期已露险像。除了A股上市公司爆雷频频发生,在银行业至少有包商银行、锦州银行、恒丰银行出现流动性问题;与此同时,各类债券违约屡见不鲜。

在金融业流动性日益紧张的压力下,中共不断加快加大开放金融市场,遭到外媒的质疑。

7月2日,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宣布,中共将把取消证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间从2021年提前到2020年。

7月20日,中共国务院推出11条金融业对外开放措施。其中3条是债市开放、7条和银行保险业开放有关、1条与证券业开放有关。

7月19日,中共银保监会、证监会发布《关于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的指导意见(修订)》(简称《修订指导意见》)。此次修订重点在于放宽非上市商业银行(主要以中小银行为主)通过发行优先股补充其它一级资本的限制。

修订后的《指导意见》,对于股东人数累计超过200人的非上市银行,在满足发行条件和审慎监管要求的前提下,将无须在“新三板”挂牌即可直接发行优先股。

让中共的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等通过发行优先股,来补充资本金,这等同是到股市捞钱,让社会、民众、外资买单。

近日,《华尔街日报》刊文《中国正在开放的新市场是投资者不应进入的》,该文描述中国正在动荡的债券市场,并以5月份中国包商银行被政府接管为例说明政府对市场的巨大影响,提醒西方投资者应当对大陆资本市场警惕。

路透社报导,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说:“说实话,我挺担心背后蕴含的风险,不要一厢情愿地认为一旦放开QFII额度限制,外国资本就会持续地单向流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