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潜心经营多年!中共在与美国博弈中一张鲜为人知的“王牌”?

——国际标准话语权:中共主导5G的王牌?

随着5G时代的到来,美中两国围绕谁将主导下一代移动通信正在展开一场激烈的竞争。美国和欧洲的公司曾经主宰了前几代的网络发展,但有迹象显示,在经过多年的精心布局之后,华为等中国公司目前在5G发展领域已几乎握有最大的国际话语权,在制定5G技术规范的各种全球化组织中占据有越来越多的决策者宝座,成为中共在与美国博弈中一张鲜为人知的王牌。

北京的一个购物区5G网络广告。(2019年5月15日)

随着5G时代的到来,美中两国围绕谁将主导下一代移动通信正在展开一场激烈的竞争。美国和欧洲的公司曾经主宰了前几代的网络发展,但有迹象显示,在经过多年的精心布局之后,华为等中国公司目前在5G发展领域已几乎握有最大的国际话语权,在制定5G技术规范的各种全球化组织中占据有越来越多的决策者宝座,成为中共在与美国博弈中一张鲜为人知的王牌。

早在2013年,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的一份研究报告就对中共积极寻求在国际标准组织中扩大影响力提出警告。不过报告称当时中共的目标尚仅限于降低国际专利的收费标准,抗衡中共所称的“知识产权剥削”。

在类似3GPP(Third-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这样的国际通讯标准组织中中共当年大体上仍还只是旁观者。然而,短短几年之后,随着5G时代的到来,中共目前已一跃成为下一代国际通信领域几乎最有发言权的游戏规则制定者。

今年2月底,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人马克·沃纳(Mark Warner)和情报委员会成员、共和党人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曾联名致函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要求公布一份有关中共参与5G国际标准制定组织的报告,说明中共引领的标准会对美国有怎样的经济和安全影响。

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沃纳在美国和平研究所就美中竞争议题发表演讲后答记者问(2019年9月23日)

沃纳参议员9月23日在一个公开活动上回答美国之音提问时说,中国“涌入”制定标准的组织,这没有什么违规或不合适的,因为西方企业在20世纪也是这么做的,但是中国企业最终要服从中共政府而不是股东。

他在这次活动中发表讲话时说:“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共)国正试图制定标准以推进自身利益,而不是促进任何形式的公平竞争。”

3GPP

今年3月21日,正值美国开始竭力说服盟国不要使用华为设备之际,制定国际通讯行业技术标准的3GPP在华为总部所在地深圳召开第83次会议,完成了三大技术规范全会组的换届投票,其中在SA(系统架构网)小组竞选中,华为高管乔治·迈尔(Georg Mayer)战胜了高通的艾迪·霍尔(Eddy Hall)当选为该组主席。​

深圳国际机场的华为标识(2019年7月22日)

领英网站的公开资料显示,来自奥地利的乔治·迈尔10年前(2009年8月)起就开始任华为的标准经理。此前曾供职诺基亚,代表诺基亚出任非接入层 CT1分组的主席。

在3月份的这次选举中,中国大唐移动的艾明当选核心网与终端( CT)全会组的副主席,中国移动的徐晓东连任无线接入网( RAN)全会组副主席。而在接下来的4月11日的选举中,华为的施密特(Peter Schmitt)也当选该全会组下负责制5G核心网基础架构详细规范的CT4分组主席。

此外,联发博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MediaTek Beijing)联发科技的技术专家约翰逊(Johan Johansson)也在今年8的一次选举中当选无线接入网 RAN2工作组分组主席。

多年来在国际通讯领域里被认为高居霸主级的美国的高通仅仅在负责物理层空中接口标准化工作的无线接入网下属的第一分组工作组中获得一分组主席职务。代表高通的是前中国移动的工程师陈万士。

至此,3GPP三个关键全会小组的主席职务中,中国公司占有三席,美国公司仅占有一席。

除了这些主席、副主席职务之外,3GPP的官网资料还显示,来自中国公司的专家在5G标准的制定过程中的其他环节也扮演有关键角色。仅以中国移动一家为例,除了徐晓东为无线接入网全会组副主席外,胡南成为无线接入网第二分组副主席,黄振宁成为核心网与终端第三分组副主席外,中国移动的孙滔是5G系统架构项目报告人,宋月是5G网络协议标准研究和制定项目报告人,倪吉庆是5G新空口(NR)波形项目主要贡献者,陈卓是国际标准的话音解决方案 eVoLTE报告人,王森成为非正交多址接入技术 RAN NOMA项目主要贡献者,陈亚迷成为中央单元(CU)和分布单元(DU)分离项目主要贡献者。

即使在行业内部,3GPP都往往被认为是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组织。该组织既不隶属于任何国际组织,也往往远在媒体视线之外,但其决定却影响着世界各地的人如何使用包括手机等在内的各类通讯设备。

2018年在巴塞罗那举办的世界移动大会上巨大的5G标志(2018年2月28日)

在现代经济中,通讯技术日新月异,产品不计其数,要互通就必须有标准,产品、甚至品牌都往往被认为并不是最重的。引领产业发展最重要的因素是确保世界各国日新月异的各类技术和设备能够相互通话的行业技术标准,谁的标准被认同,谁就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没有标准就可能意味着只能跟在别人的后面学,而且还要缴纳诸如授权费、专利费等高昂的各类学费。3GPP就是这样一个制定标准的组织,从3G一直到5G,所有技术标准都是他们制定的。

和3G、4G时代多个标准并存不同的是,5G时代将实现全球统一标准,令这一新时代的竞争远不止是设备和技术之争,而更是一场标准之争。

3GPP市场和传播部门负责人弗林(Kevin Flynn)对美国之音说,他不能就某一个公司的影响力发表评论,但强调这个由600个公司组成的组织是一个公开、透明的组织,各工作组中都有范围广泛的来自很多不同公司的代表。

国际电信联盟

5G网络标准虽然由3GPP制定,但3GPP并没有最终决定权,所定标准要由国际电信联盟(ITU)批准。而这个最终拍板的国际组织的最高领导人——国际电联秘书长是来自中国的赵厚麟。

1950年出生、毕业于南京邮电大学的赵厚麟2014年首次在这个隶属于联合国的机构中出任秘书长,去年11月1日再次连任。

国际电联秘书长赵厚麟在日内瓦的一个记者会上(2018年5月28日)

成立于1865年的国际电联是世界历史最悠久的国际组织之一,历史上一直是一个中立的事务性的机构。但赵厚麟在今年4月公开加入了美中华为之争。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批评美国对华为5G设备的安全指控是出于政治和贸易动机,说美国没有任何依据而把华为列入黑名单“是不公平的。”

除了批准5G标准外,国际电信联盟还肩负有另一极为重要的使命,那就是分配和管理全球无线通信行业中最重要的稀缺资源——频谱。5G所需频谱数量也远超之前几代移动通信之和。

在国际电信领域,频谱被认为这从某种意义上与专利同等重要,选择了不同的频率,就是选择了一条不同的产业链。

中共率先在5G低频段和中频段展开大规模部署,令国际电信业的公司为了能进入中国市场而不得不跟进。但6GHz以下中低频段主要由美国国防部所使用,对美国来说事关国家安全考虑,以前是不开放拍卖牌照的。频段之争也是美中两国5G之争中关键一环。

赵厚麟在去年3月的世界移动大会上说,5G频段需要在国际上达成一致。

国际电信联盟将于10月集会,最终确定5G频谱的标准。赵厚麟明确表示,外界对华为的担忧不会影响这一进程。

三大标准组织

中共2015年制定的雄心勃勃的《中国制造2025》中提出,要“鼓励和支持企业、科研院所、行业组织等参与国际标准制定,加快我国标准国际化进程。”

中国制造2025

在中共这一顶级发展战略推动之下,中共在国际标准组织中迅速扩大的影响力也远不仅限于5G标准领域。

目前世界上公认的三个最大、最权威的标准化组织分别为“国际电信联盟(ITU)”、“国际电工委员会(International Electrotechnical Commission)”和“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在这三个组织中,两个组织的最高负责人是来自中共的官员。除了赵厚麟是国际电信联盟的秘书长外,中国国家电网董事长舒印彪在去年10月召开的国际电工委员会(IEC)第82届大会上当选主席,成为这一组织成立112年来首位来自中国的最高负责人。

该委员会是成立最早、最具影响力的国际电工、电子等相关领域的国际标准化机构,目前已累计发布国际标准超过1万项,成员覆盖171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标准创新管理司国际标准合作处处长郭晨光在舒印彪当选后对官方的新华社说,中国专家首次当选主席,是中国参与国际标准工作的“重要里程碑”。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委员迈克尔·R·韦塞尔(Michael R. Wessel)最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共瞄准国际标准组织,以推动实现第13个五年计划、《中国制造2025》和其他大政方针中提出的战略目标。他说,不应允许任何国家操纵本应是国际的科学和技术的标准。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网络安全与技术问题专家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认为,国际标准组织到目前为止抵制住了中共的影响。

他说:“中(共)国政府将在标准制定组织里发挥更大作用,甚至是主导作用,视为成功的关键,经济和政治成功的关键。”他说这对国际标准组织来说是个挑战,但这些组织成立时就意在抵制政治影响,到目前为止他们都做到了这一点。

市场研究与咨询公司托加拉(Tolaga Research)的首席研究员马歇尔(Phil Marshall)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公司是在国际标准组织中扮演重要角色,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当。他说,考虑到他们在研发方面的投资和所占有的市场份额,中国公司所发挥的作用是恰当的。他说,这虽然会令中国所占的专利份额增加,并且会带来商业利益,但他看不到这本身会产生哪些具体的排斥其他公司的现象。

四百要职

华为虽因5G广为关注,但其在国际标准组织中的影响所及远超越5G的范围。华为的官网资料显示,华为到目前为止已经加入了400多个标准组织、产业联盟、开源社区等等,担任超过400个重要职位,在3GPP、IIC、IEEE-SA、BBF、ETSI、TMF、WFA、WWRF、CNCF、OpenStack、LFN、LFDL、Linaro、IFAA、CCSA、AII、CUVA和VRIF等组织担任董事会或执行委员会成员。

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余承东在德国柏林举行的国际电子消费品展销会上推出“麒麟9905G”芯片。(2019年9月6日)

这400多个不同形式的机构团体几乎包容了国际通信业的方方面面。

华为美国公司国会事务负责人唐纳德·莫里斯(Donald Morrissey)强调华为是私营企业,参与这些组织不代表任何国家。

他对美国之音说:“这个领域的每个企业都应积极参与标准制定,因为这些标准对有效部署网络至关重要。我们对此非常重视,其他公司也应如此。”

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的成员单位有132家,其中不乏在国际标准制定组织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公司和机构。以名声远不能和华为相比的烽火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例,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最9月3日透露,本月初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一次国际电信联盟的会议上,由烽火通信主导的一项技术标准获得审议通过,令中共得以主导国际海底光缆设施的国际标准。

此外,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还说,烽火“几乎参加了所有有影响力的国际、国内标准组织的工作,有十多位专家在ITU-T、IEEE、OIF等国际标准化组织中担任了包括主席、报告人和编辑人等在内的多项重要职务,已牵头或参与制定了国际标准30多项、国家标准100多项、行业标准300多项”。

统一战线

中国联想旗下的摩托罗拉多年来一直在做高通主导的低密度奇偶校验码(LDPC)方向的布局,已经拥有相当多的专利储备。正因为如此,联想在2016年10月在里斯本举办的3GPP无线接入网小组第86次会议第一次讨论中并没有表态支持华为。联想的表现引起了一些中国舆论的强烈不满,联想被抨击说破坏了中共的统一战线。

联想此后在下个月的3GPP无线接入网第87次会议第二轮讨论中,不顾自己的切身经济利益,为了中共官媒所称赞的“维护中国5G产业的整体利益”而将票投给了华为主推的极化码(Polar code)。

联想今年5月曾在微信公众号发文,详细解释和反击了曾轰动一时的“联想一票之差让华为输掉5G标准”事件,称从头到尾压根没有过投票,仅仅是讨论。联想还说,他们和其他中国企业一样,基于技术可靠性、价格和自身技术积累综合做出初步选择,但“在与华为沟通后就全力支持了Polar码”。

华为海思制作的芯片2019年3月21日在福建省福州举行的华为中国经济伙伴大会上展出。

中共官方的新华社在今年5月转发的一篇报道说,这一事件“更重要的是折射出了中美欧之间的5G大战”。报道还援引分析人士的话报道说,如果单纯从商业利益的角度考虑,联想和摩托罗拉在数据信道的短码方案上也应该选择LDPC码方案,因为联想和摩托罗拉自身在LDPC码上拥有更多的技术积累。在这种背景下,联想和摩托罗拉仍然选择支持华为主导的Polar码,实际上是维护中国5G产业的整体利益。

极化码

2008年3月,来自土耳其毕尔肯大学的一位教授尔达尔·阿里坎(Erdal Arikan)在一份国际电子工程期刊上发表了一篇数学论文。这篇23页的论文后来被证明是令中共或能在国际通信领域后来居上的最重要的一篇文献之一,为华为可以最终爬上主导5G的宝座奠下了第一块基石。

论文发表后仅两个月即被当时早已不满足在产业链下游做产品、正在四处寻找机会的华为发现。据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今年5月的一次采访中透露,他当时立即投入了数千人“以这个论文为中心研究各种专利,一步步研究解体”。8年后,阿里坎在论文所提出的极化码构想在华为的推动下成了今天的5G短码的编码方案。

编码是无线通信技术中最核心的部分。在2016年3GPP的一次会议上,华为主推的极化码战胜了高通主推的低密度奇偶校验码LDPC,被确定为5G短码信令标准,这是首次有中国公司进入了基础通信框架协议领域。这次编码之争为华为后来赢得更多的专利储备创造了条件。

去年8月,任正非为阿里坎颁发了一枚巴黎造币厂设计和精制的奖牌。奖牌正面刻有胜利女神形象,并嵌入了巴卡拉红水晶,寓意华为通信技术引领时代发展。

10米高提案

为了能在5G标准中占有主导地位,中共往往派出大批代表参加各类国际会议,提出大量提案。

德国柏林举行的国际电子消费品展销会上华为的标识(2019年9月9日)

德国数据库公司IPlytics今年7月的一份报告说,2018年华为派出1717人参加各类国际标准组织会议,是高通(865人)的两倍多。

3GPP网站的资料显示,在2018年6月的一次专家会议上,在来自世界各地的大约2000名与会者中,仅拼音拼为Wang姓的就有66人,Zhang的有55人,其中大部分为中国公司雇员。

正是在这次会议上,5G独立组网(SA,Standalone)功能正式冻结,标志着5G已经完成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化工作,进入了产业开始全面发展新阶段,在5G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华为官方的心声社区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披露说,代表华为参加3GPP负责制定接入网物理层协议的工作组的首席代表的出差记录是一年25万公里,相当于超过13个美中之间的往返。这篇文章说:“正是有一群这样的标准组的同事们,在4年之内将华为公司在国际通信标准界,从10名开外的无名小卒推到了数一数二的‘王者’地位。”

相比之下,美国公司出于各种原因参加国际标准会议的人次反而越来越少。行业杂志 Light Reading的一篇报道说,在今年3月华为高管乔治·迈尔战胜高通的艾迪·霍尔,当选为华为系统架构网全会组主席的那次会议中,美国斯普林特、AT&T和美国公共安全无线宽带网FirstNetFirstNet甚至都没有派出高管前往参加这次在华为总部甚至召开的会议。其中原因包括在美国制裁华为的背景下,很多人对到华为总部开会有顾虑,还有人担心拿不到中国的签证。

在提案方面,华为2018年的年报说,华为全年提交标准提案超过5000篇,累计提交近60000篇。华为在今年7月31日的官方推特上说:“华为仅在5G新控口方面的提案就有1万8千个,如果用A4纸打印出来的话会有10米高”

标准必要专利

专利对企业来说固然重要,但在通讯领域,衡量一个企业实力的最重要的指标是所谓的SEP(Standard Essential Patents)专利,也就是写入标准必要专利。厂商一旦拥有SEP专利,那其他公司便不可能绕过这个专利,也不得不付费。

德国专利数据库公司IPlytics在今年7月发布一篇题为《谁在领先5G专利之争》(Who Is Leading the5G Patent Race)的报告。

2019年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上高通的5G展牌(2019年1月8日)

报告显示,华为在全球5G通信标准必要专利申报中高居第一,SEP专利数高达2160个(中兴还有1421个),高通在美国公司中排第一,但仅有921个。

政治风险公司欧亚集团曾经在去年11月的研究报告说,在4G LTE专利中,高通的SEP专利占21%,中兴和华为各占6%和1%。

该集团的科技主管特廖洛(Paul Triolo)告诉美国之音说,华为过去10年里在移动通信领域投资了700亿美元,拥有的标准必要专利(SEP)也越来越多,大大增强了在标准制定程序过程中提供专利支持的能力。但他同时也表示,各公司专利多少应该理解为公司之间、而不是美中之间的竞争。美国本身也没有类似华为这样的5G网络设备制造公司。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网络安全与技术问题专家刘易斯说,大部分人认为,华为的专利不能令他们控制标准制定程序。

他说:“这主要是给了他们以后起诉其他公司的基础。这是一场较量,是美国所说的专利操纵,华为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专利操纵者。

华为创世人任正非在华为深圳总部接受媒体采访(2019年1月15日)

任正非对外界称,华为不会把专利武器化。他9月10日在接受英国《经济学人》采访时表示愿意向西方公司出售5G技术。他说,买家只要一次性地付费,就可以永久使用华为的5G专利、许可证、代码、技术蓝图和生产知识,买方还可以修改源代码。

参议员情报委员会副主席沃纳认为,这场美中较量,问题并不在于具体的中国企业,而是在于中国的企业必须听命于中共政府,而这是一个缺少法治和司法独立的政权。

沃纳参议员说:“中国公司不管他们多么全球化,没有一家是真正私营的。这些公司不会完全出于经济或商业因素做出决定,因为根据法律,一旦受到召唤,他们就必须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延伸。”

战胜美国?

虽贵为全球最大通讯设备制造商、营收过千亿美元,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最近说,华为过去不过“是为了赚点小钱”,“现在是要战胜美国”。任正非在上个月初(8月2日)写给公司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引用朝鲜战争的中共宣传战例说,华为要在“上甘岭上”“称雄世界”。甚至对目前通讯领域最热门的技术-5G,任正非似乎也相当不屑,将之贬为“小儿科,过于被重视了”,他说“人工智能才是大产业”,而美国因光纤网不充分,也不用最先进的5G,在人工智能上可能就会落后一步。

目前还不清楚美国有关华为的禁令会对国际标准体系构成什么样的影响,美中5G之争可能也还远无定论。

美国目前计划在无线工业投入2750亿美元用于建设5G网络,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也正在采取比以往更大胆的行动,包括计划在5G频谱资源方面超越其他国家。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9月6日在接受美国商业新闻网CNBC采访时强调,有关美国在5G竞争中正在输给中共这种说法并不真实。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刘易斯对美国之音说,有关称霸5G市场的说法是中共的政治宣传。他说:“目前确切的是,所有中国公司都完全依赖美国供应商来做5G。谁领先,谁落后,我们不要搞混了。华为真正的优势在于他们利用国家的支持打击竞争对手的价格。他们的技术没有那么好,只是还行。要说技术领导地位,那还是要数美国。”

2019年巴塞罗那世界移动大会上的5G标志(2019年2月25日)

市场研究与咨询公司托加拉的研究员马歇尔认为,华为等中国公司会成为引领5G的企业之一,但是他指出,如果中国公司失去大部分全球市场,对他们就是“灾难”。“因为他们需要国际足迹来继续投入和研发5G,”他对美国之音说。

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4月在白宫发布5G战略部署计划时说,美国在5G竞争中“必须赢”。他说:“我们不能让任何国家在这一强大的未来产业里胜过美国。”

然而,如果浏览美国媒体的新闻标题,华为和中国似乎已经在5G竞赛中已经跑在了前面。《华盛顿邮报》今年4月10日的报道标题是:《中国华为如何在5G技术中领先美国公司》;彭博社8月1日的报道标题是:《5G争霸战中国跑到美国前面》;《华尔街日报》9月1日的报道也有类似标题:《在主宰5G的竞赛中,中国冲刺在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