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对比 > 正文

肖运军:洛杉矶民运“勇武”派走上舞台

在反共救国的标语下习武的“勇武”派领军人物。(作者提供)

2019年开始,在洛杉矶的民运活动中,涌现出一批年轻、勇敢、机智、决断的异议人士,他们一改过去多年只是喊口号、唱歌、游行和集会的传统方式。在和美国亲共势力的面对面对抗中,在大型的民运活动中,这些“勇武”派的做法,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在过去的十多年,也零星出现一些有违传统“合理非”的做法。但是2019年,在六四镇压三十年之后,洛杉矶集中出现了“勇武”派人物和做法,证明了在传统的“合理非”之外,“勇武”派有合理的空间和社会需求,也证明年轻的一代对共产党的忍耐也到了极限。

“勇武”派一词,因香港从6月开始持续至今的“反送中”抗议而备受关注。之前“合理非”和“勇武”派的前身——“革命”派之间,在海外民运中一直存在分歧和争论。“革命”派指责“合理非”以及“我没有敌人”的刘晓波,三十年来主张“平反六四”,希望体制内的“改良派”可以成为主流推动中国和平转型等等,无异于与虎谋皮,根本是无法实现的空想。而三十年来中国内部改良派的式微乃至几近消亡,也证明了共产党不能主动进行政治改革,把垄断的权力还给人民。“合理非”也批评海外的激进主义是“口炮党”,只知道空喊“打倒”的口号,却根本没有“革命”的良策。因此,双方一直很难找到交集,内部的争论不绝甚至恶言相向,也造成了海外民运的分裂和内耗。

但是这次香港的“反送中”,“合理非”却不愿意和“勇武”派割席。其实,冲在前面的“勇武”派,不断挑战政府底线,把运动的诉求也从单一的“反送中”扩大到“五大诉求”;而“合理非”不愿意安全撤退,甘愿在队伍后面壮大声势,提供物资支援,也给前面的“勇武”派以安全的保证。试想如果“合理非”退场,那么前面的少数的“勇武”派很容易成为警察的抓捕对象,不会坚持到今天依然保持着震撼世人的战斗力。

这次在洛杉矶出现的“勇武”派,在“六四”三十周年纪念活动中漂亮登场,他们租用一架飞机,拉着“打倒共产党”的条幅在活动现场的上空惊艳飞过,是当天的“亮点”和“焦点”。

随后的9月中旬,在洛杉矶蒙市由中领馆举办的国庆升旗中,抗议者把黑色油漆泼向中共红旗。抱着小孩的杨晓女士纵身一跃的飒爽英姿,泼墨的视频下面是一片的“女杰”的敬佩评语。而本人作为主要的策划者,也在现场掩护杨晓,并严词斥责呵退准备动武报复的保安。

同时,一架小型的无人机悬挂着一面黑色的画着纳粹符号的共产党的旗子,飞到升旗仪式的上方,先后左右上下冲击着红色的旗子,让70周年的升旗仪式,在场外放出的哀乐和盘古乐队的名曲“打到共产党”的摇滚声中,草草收场。那些参加表演的演员和嘉宾,在访民和抗议者的夹击中,低着头狼狈散去。现场的几个要“誓死保卫红旗”的护旗手,也只是垂头丧气地提前降下泼墨的红旗,很快就不见踪影。

在和亲共分子的面对面较量中,“勇武”派的出现很快就在气势上压倒对方。这次的对抗远远超过数年前的抗议。那次抗议中只有姜凤林一人英勇面对占绝对优势的亲共分子,亲共侨领竟然假摔诱骗警察抓人。在这次抗议中也有场外的小粉红假摔,却被警察呵斥,只得爬起来悻悻离去。

洛杉矶“勇武”派的登场,象征着海外民运的推陈出新,年轻世代的集结现身,表明民运队伍的壮大和后继有人。相信随着共产党在末日到来前的最后的疯狂,也一定有更多的年轻人觉醒,成为“勇武”派的中坚力量,也将成为海外民运的中流砥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