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刚从国内“腐败”回来的朋友道 如何成为人上人?

朋友刚从国内“腐败”回来,兴致颇高,交谈中他道出了一句“肺腑之言”:你来美国就拿一份不死不活的薪水,如果在国内,现在肯定可以享受“人上人”的生活了。

朋友的一席话,让咱陷入了沉思:什么样的人,可以算是“人上人”?

前段时间网络上流传了一位少年得意地展示他是个五道杠的“干部”,在咱有限的记忆里,少先队员最多只有“三道杠”,班长充其量才是“两道杠”(中队长),只有小学校里的“大队干部”(级别够高的),才是“三道杠”,而这位小学生竟然有五道杠,级别一定不低。后来,有好事者给小学生进行了推算,区干部是“四道杠”,五道杠级别最少是“市级干部”。

在海外多年的咱有点纳闷:按照这个道理来推算,等混到“中央少先队队长”的级别,那得有多少道杠呢?眼神不好的,会不会当作条纹领带挂臂上了呢?

女儿在中国上过一年学,作为一年级的学生,她混到了“两道杠”。这两道杠看把她得瑟的,家长会上,班主任老师告诉咱:你女儿中午管同学们午睡,她可严厉呢,哪个同学不趴在桌子上好好睡觉,她会严厉批评,并报告老师,同学们都怕她!

可惜了,她没有能这样继续下去,没准网络上秀“五道杠”的人不是那位少年,或许是咱女儿呢!

女儿来美国后,读完了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从来没见到一个“班干部”、“大队干部”级别的同学,更别说市级省级“领导”了。等咱在美国待时间长了,才发现,这美国真是奇了怪了,怎么就没有个尊卑有序的级别档次呢?

国内有朋友来访问参观学习,接触到一些大学校长、医院院长或者其他政府官员,经常会问咱一个问题:这家伙是个什么级别的官员?

这个问题真的难倒咱了,咱只能含糊地告诉他们:美国的级别没中国那么明显,很多大学校长和医院院长的个人威望,远远超过德州州长或者休斯顿市市长,而且,美国没有什么一级一级往上爬的说法,你今天可能是一个普通人,明天通过竞选成为市长、州长或者总统,都是完全可能的事。

打个比方来说,作为美国第四大城市休斯顿市,是属于南部德州的一个城市,德州州长级别应该远远高于休斯顿市吧,因为,休斯顿市还属于哈里斯郡(County),但德州州长来休斯顿,市长根本不鸟他,甚至都懒得“接见”州长,因为,市长是休斯顿市市民选出来的,他如果浪费休斯顿市纳税人的钱去迎接州长做无关休斯顿市民工作的事,必然会导致媒体和民间的批评。

如果您查阅美国的地图,就不难发现,很多大都会地区,中心城市内和周围密密麻麻遍布了很多小型“卫星城市”,休斯顿都会区内及周边就有20多个这样的小镇,从几千人到几万人不等,但这些城市的“级别”和休斯顿市是等同的,没有什么大小的区别,其行政执法完全是由当地居民选举出来的团队执行的,花的也是当地居民的纳税钱。

现在再回到所谓的“人上人”的说法上来。

多大级别的人可以成为“人上人”呢?在美国,咱不知道,但朋友告诉咱的一件发生在美国的事,让咱体会到这种境地。

国内石油行业的领导来美国公司谈合作项目,朋友带这帮团队到野外考察。南部德州太阳有点辣,团队队员出于“爱护”领导健康的考虑,一下车就打开一把阳伞,给领导撑起一片阴凉,走一路打一路,领导也很是享受这样的待遇,直看得美国同事诧异不已:这就是中国的公司文化?

这种“人上人”的表现形式,几乎反映在所有国内来的团体中。

景涛同志主政的时候,为了搞好中美关系,曾经安排了4个大型采购团到美国各地进行“大采购”,到休斯顿的是XX部部长带的团,咱受邀进行采访,一位司局级的女士(怕影响她的前程,就不曝光了)对老美点头哈腰,对咱们长着中国人脸的同胞一点不客气,说话呛声很大:这里不是你们坐的地方,国内都这规矩。但在部长面前,帮部长拉椅子、端水什么的,说话极尽温柔。咱很想知道,作为司局级的她,属于“人上人”吗?

某大学校长带队访问休斯顿,会议途中接到一个电话,放下电话他非常兴奋地对大家道:我们大学被批准为副省级大学了!敢情,级别很重要,大学也需要级别。据说,只有副省级级别的人,出行可以坐头等舱。

回国碰到一位处长大人,他抱怨自己党校的同学现在当了厅级干部,就不再和他们一起玩了,牢骚中感悟到:不是一个级别的人,是玩不到一起的。

静下心来,咱思忱了一下:假如3年爬一级,在国内咱要爬到“五道杠”估计要XXX年了,现在想想,还是赖在美国的好,至少,咱可以做梦当州长(总统的梦想不了了,不是在美国出生的),州长相当于省部级,而不需要一步步往上爬了。

有梦真好,对了,明天咱就去竞选州长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宁成月 来源:网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