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公司竟想叫“中国窃取BAW技术” !天津大学教授在美面临罕见审判

“我想称这个公司‘Clifbaw’,你们想的名字是什么?”庞慰问道。 张会隋随即让庞慰解释一下“Clifbaw”的背后意义是什么。庞回答说“China lift BAW technology,Clifbaw”(中国窃取BAW技术)。“哈哈”,庞慰接着笑了。

天津大学教授张浩涉嫌盗窃美国商业机密,并于10月2日在美国接受庭审。( Flsxx/Wikimedia commons)

周三(10月2日),天津大学教授张浩涉嫌窃取美国商业机密并出售给中共政府和军事机构的案子再次开审。不过,这次庭审比较罕见,张不会在陪审团面前而是在法官面前为自己辩护。

张浩案子庭审的特别之处

据彭博社报导,如果张浩最终被确认犯有盗窃商业机密罪和更严重的指控——经济间谍罪,他在美国可能面临长期监禁。这类案件很少上法庭审判,但张的案子更为罕见的是,他选择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荷西(San Jose)联邦法庭的法官面前为自己辩护,而不是在陪审团面前进行辩护。该程序将只持续一两天,因为张与检方达成协议,张不会就检方已经收集到、指控他的盗窃商业机密证据进行辩护,因为联邦法官的证据是“压倒性的”。

在周三的审判中,张在寻求为自己进行“损害控制”(damage control)辩护,他承认了检方提供的证据包括一些带有商业机密的邮件,以及他在被联邦调查局(FBI)质问时所承认的犯下的罪行。他的律师将会力求在法庭上表明,张在天津大学开展的有关手机使用的无线电过滤技术并非是让中共政府受益。

彭博社报导,根据专门为公司或个人进行商业秘密案辩护的律师保罗·陈(Paul Chan)的解释,张浩的这种做法其实很常见。被告对一些明显会输的要素不去进行辩护,以避免事情激化或有偏见性的证据进来,在一些情况下,被告会选择只对几个看似合理辩护的要素进行辩护。

该审判是在美国加紧打击中共盗窃知识产权背景下进行的。

张浩是中国公民,在南加州大学取得博士学位。2015年5月16日,张浩从中国飞到美国洛杉矶入关时被警方逮捕。

张浩案子简要回顾

2015年5月,张浩为参加在美国的会议,从中国抵达洛杉矶国际机场时被警方逮捕。

根据美方的指控,张浩和天津大学另一教授庞慰在南加州一所大学读博士期间,使用美国国防研究项目的经费研究薄膜体声波谐振器(FBAR)技术。毕业后,庞慰受聘于安华高科技公司(Avago Technologies,2016年改名博通有限公司)在科罗拉多州的工厂,张浩则在马萨诸塞州的思佳讯公司(Skyworks Solution)工作,两人都担任FBAR工程师。

FBAR技术非常重要,除了有利于消费者,也在军事和国防通信中被广泛应用。安华高公司是一家设计开发FBAR技术的全球供应商。曾在安华高工作的庞慰入选了第十批中共“千人计划”创业人才。

张浩、庞慰和其他四名中国公民因涉嫌对安华高和思佳讯进行经济间谍和盗窃商业机密而在2015年被美国起诉。

起诉书开始介绍了此案中提到的表面声波(Surface Acoustic Wave,简称SAW)滤波器、体声波(Bulk Acoustic Wave,简称BAW)滤波器和薄膜体声波谐振器(Film Bulk Acoustic Resonator,简称FBAR),FBAR属于BAW滤波器的一种。

根据起诉书,天津大学官员在2008年曾前往加州圣荷西,跟庞慰、张浩和其他同谋者见面,不久,天大同意资助他们在中国建立FBAR生产基地,而庞、张二人继续就职于原公司,同时和天大密切合作。2009年,两人从美公司辞职,接受天大教授的职位。

起诉书指称,庞、张和其他同谋窃取配方、源代码、技术规格、报告、设计图和其它被受害公司标有机密和专有字样的文件,将这些信息在彼此之间并与天大分享。

庞、张等人在天津大学的指示下在开曼群岛创建了一家名为Novana的空壳公司。

起诉书还披露,天大利用窃取的商业秘密,建造和装备了一个最先进的FBAR制造设施,并利用其拥有的MNMT(天津微纳米制造技术有限公司)与庞、张等人创办了诺思微系统有限公司(ROFS Microsystem),准备大批量生产FBAR,并从中国商业和军事实体那里获取了有关FBAR的合同。

这些商业和军事实体包括中共国有企业和至少两家军事相关机构。

该案件的起诉书概述了张浩等人窃取并对被盗的美国无线技术加以利用的精心策划。

检察官表示,Novana、MNMT和ROFS这三个实体被用来将盗窃来的技术汇集到中国。

被盗的FBAR技术花了安华高公司约20年的时间和高达5000万美元的研发费用。

在2000年代中期发生盗窃事件时,FBAR技术的市场价值估算超过10亿美元。它用于移动设备,如手机、平板电脑和GPS设备。该技术采用无线信号电子滤波器,允许发送和接收仅针对个体用户的特定通信,而不受电子干扰。

检察官表示,FBAR既可用于消费者电话,也可用于各种军事和国防通信技术。

据情报人士透露,天津大学被认为是中共军队在发展和获取外国商业和军事技术方面的一个前沿。

联邦调查人员所获得的,并在法庭文件中公布的张、庞等人通讯的信息揭示,张和庞的计划是将“安华高搬到中国去”,并在中国创建一个新公司。2007年5月25日,庞慰给张浩和另一名叫张会隋(HUISUI ZHANG,音译,此人也是被告之一)的人发了短信,让大家为在中国的公司想一个名字。

“我想称这个公司‘Clifbaw’,你们想的名字是什么?”庞慰问道。

张会隋随即让庞慰解释一下“Clifbaw”的背后意义是什么。庞回答说“China lift BAW technology,Clifbaw”(中国窃取BAW技术)。“哈哈”,庞慰接着笑了。

2015年,检察官马修·帕雷拉(Matthew Parrella)在法庭上表示,美国根据张浩与庞慰的电子邮件往来,掌握了张浩等人犯案的压倒性证据。这些电子邮件信息有时甚至包括思佳讯公司和安华公司的专有信息。

从张浩的电话中所获得的张、庞的其它短信揭示,他们在与中兴公司以及至少两家中共军事相关机构合作。

法庭文件透露,在张浩发给中兴的PowerPoint演示片中,解释他在Novana和天津大学的工作,并强调Novana的BAW产品的重要性和性能。此外,演示片还用具体的安华高产品信息来说明Novana的产品,性能图表是参照思佳讯公司的产品性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