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凌晓辉:当代人类的天书(二)

——读《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是一部解开近现代人类密码的巨著,是认识纷繁复杂的当今人类社会难题的金钥匙,是一本现代人类的警言集,是人可以读懂的一部白话“天书”。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是一部解开近现代人类密码的巨著,是认识纷繁复杂的当今人类社会难题的金钥匙,是一本现代人类的警言集,是人可以读懂的一部白话“天书”。(大纪元制图)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是一部解开近现代人类密码的巨著,是认识纷繁复杂的当今人类社会难题的金钥匙,是一本现代人类的警言集,是人可以读懂的一部白话“天书”。

这本书揭示了自有人类以来,所有预言家、各种宗教所预示的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末法时期”,面对魔鬼利用人的弱点,引诱和控制人类而导致的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人心不古,以至于对人类未来“无解”时期,而展现给人类的全面、详尽、真实的答案;更为重要的是,面对魔鬼毁灭人类的过程中,导致人的灵魂面临着永恒归宿的选择。

由于篇幅所限,本文仅从宗教和信仰方面谈点体会和理解。

(续前)

2、暴力反神、排神、毁灭宗教

人类传统的正教,都是教人向善,维护人类的道德和品行,使人类社会不至于过早的败坏;而魔鬼为了毁灭人类,首先就是要败坏人类道德,让人与其信仰的神脱离。因此,反神、排神、毁灭宗教成为了共产主义邪灵的首要任务,也为其篡夺神位创造条件。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绪论中告诉人们:

“《共产党宣言》扬言要消灭家庭、教会和国家。可见,消灭、颠覆宗教是共产党的重要目标之一。

马克思是在理论上诋毁宗教、正神,当列宁1917年攫取政权后,就有条件利用国家机器大打出手,用暴力、高压打击正教、正信,迫使世人离开神。

共产主义教人反神、排神,它一方面从宗教外部攻击宗教,一方面操纵败坏了的宗教痞子到宗教内部变异宗教。宗教被政治化、商业化、娱乐化,为数众多的神职人员道德败坏,胡乱解释宗教经典,用歪理邪说造成信众的思想混乱,甚至奸淫信众,包括年幼的信徒。这些乱象造成了真诚的宗教信徒的困惑和绝望。仅仅一个多世纪以前,虔诚地信神是好人的代名词。时至今日,信神、信仰宗教竟然成为愚昧、迷信的标签,甚至是几个私人朋友在一起,也不敢提起自己的宗教信仰,怕被人嘲笑。”

在前苏联:

“1919年,列宁以禁止宣传旧思想之名,对宗教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围剿。1922年,列宁要求通过一项“关于坚决、毫不留情、无条件、不停顿和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剥夺贵重物品,尤其是最富有的修道院和教堂、寺院中的贵重物品的决议”,声言“要趁此机会杀掉一批反动僧侣界和反动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越多越好。现在正是应该教训这群人的时候,使他们在几十年内连任何反抗都不敢想”。一时间大量教会财产被劫掠、教堂和修道院被关闭,大批神职人员被逮捕,数千名东正教神职人员被处死。

列宁死后,斯大林继承衣钵,于上个世纪30年代开始了极其残酷的大清洗,除了共产党员之外,知识分子和宗教界人士亦在被清洗之列。斯大林曾向全国宣布要实施“无神论五年计划”,在完成这个计划之时,最后一座教堂将被关闭、最后一位神父将被消灭,苏联大地将变成“共产主义无神论的沃土”,再也找不到一丝宗教痕迹。”

在中国:

“1949年后留在大陆的五千多名中国天主教主教、神父或被关或被杀,最后只剩数百人,而那些在华的外国籍神父部分被杀,其余全部被赶出了中国。有1万1千多名天主教徒被杀,大量教徒被任意拘捕或被勒索性罚款。据不完全统计,中共建政的最初几年中,有近300万各种教众及宗教帮会成员被抓被杀。

和苏俄共产党一样,中共为了加强所谓对宗教的领导,成立了相应的管理各教派的机构,如中国道教协会、中国佛教协会等。针对天主教,中共还成立了由其任命并管理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所有的宗教协会都要按党的意志对教徒进行控制和思想改造,同时利用它们做中共邪灵直接做不了的事情,即从正教内部扰乱、败坏正教。

在最近所谓学习中共十九大会议报告的风潮中,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在参加一次“十九大精神培训班”时声言,“十九大报告就是当代的佛经,我已经手抄了三遍”,并认为“中国共产党就是现世佛菩萨,十九大报告就是中国当代的佛经,闪耀着共产党信仰的光芒”。还有人号召佛教徒可以“像他一样,效法抄经的方式,以恭敬心手抄十九大报告,抄一遍有一遍的体悟和收获”等等。海南南海佛学院发表该报导后,引来很大争议,最后只好删除该报导,但网路上此篇报导广为流传。这件事折射出当今政治和尚如此之多,佛教协会根本不是修炼团体,只是中共的统战工具而已。”

在魔鬼的控制下,由于人背离神使人类社会道德滑坡、世风日下,人类传统的是非善恶标准几乎完全颠倒。

3、西方渗透、限制宗教

在西方,魔鬼的反神、排神、变异和毁灭宗教也采取了非暴力的方式。主要通过变异神学、宗教的世俗化、无神论和进化论、民主自由、妇女解放、性解放和放纵人类欲望等等手段,来腐蚀人的灵魂、堕落人的道德、使人背离神;通过对宗教的限制、变异宗教,使人只留下宗教的形式,从内心背弃神。

书中写道:

“共产邪灵对世界上其它非共产极权国家宗教信仰的破坏也有其系统的安排。共产邪灵通过苏共、中共以宗教交流为名,用金钱和特务渗透这些国家的宗教机构,变异正教信仰,或直接打击、颠覆传统正教,甚至直接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念引入宗教,让民众信奉被共产主义变异后的邪教。

一些改头换面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了渗透美国的基督教会,从八九十年前就开始进入美国的神学院,教育出一代又一代变异了的神甫、牧师,让他们潜移默化地影响美国宗教界。”

大规模渗透的宗教组织:

“在世界范围内被苏联东欧共产阵营大规模渗透的宗教组织当属世界基督教会联合会,又称普世教会协会、世界基督教协会或世界基督教协进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缩写为WCC),简称普世教协。这是一个创立于1948年的基督教跨教派合一组织,其会员包括了基督教各种主流派系的教会。该组织的宗旨为促进普世教会合一运动。普世教会协会将其自身描述为一个具有348个全球性、地区、地区分支、民族性和地方性教会的团体,寻求统一、共同见证以及为基督教服务。作为普世教协成员的基督教派系总共拥有大约5亿9千万信徒,覆盖了大约150个国家,是一个世界宗教界举足轻重的国际组织。”

可是,对于正统的宗教,魔鬼使出各种无耻的招数进行限制和腐蚀:

“共产邪灵对西方的渗透是全方位的。各种变种共产主义诋毁神的思想行为也都在冲击着宗教,如“政教分离”、“政治正确”等,都被用来限制和破坏正教。

上个世纪,随着整个世界宗教界受共产主义思潮的冲击与影响,加之那些打入正教的变异神职人员潜移默化地魔变正教,肆意解释、歪曲正教觉者所传的正法及正教经典,各种变异的神学理论风行一时。特别是60年代活跃的、浸透着马克思主义思想的“革命神学”、“希望神学”、“政治神学”等很多变异神学理论把宗教界搅得非常混乱。

上千年来,天主教各地区主教都是梵蒂冈教廷直接任命或认可的。先前梵蒂冈认可的三十多名中国地区主教均不被中共所承认。同样梵蒂冈和中国广大教众(特别是“地下教众”)也不承认中共任命的“共产党”主教。但在中共不断的威逼利诱下,最近梵蒂冈新教宗竟不可思议地和中共做起交易,以承认中共任命的主教为交换条件,并让先前教廷任命的主教让位给中共任命的主教,以换来中共承认梵蒂冈任命主教的发言权。”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的信仰篇最后总结道:“共产邪灵处心积虑地系统安排了在有着深厚的东方传统文化的国度里,依靠暴力手段强行毁灭传统文化,剿灭正教,杀戮世人肉身的同时更败坏世人的道德,割断人与神的联系而彻底毁掉世人;在西方及世界其它地区则实施欺骗、渗透伎俩魔变正教,迷乱世人及教众,让世人放弃正信远离神,而最后毁掉世人。无论其手法、形式有何不同,都是为了同一个终极目的──毁灭整个人类。”

人的选择和希望

该书的序言说:“人是神造的,人性中善恶俱在。人如果弃恶扬善,就可以归向神;反之则倒向魔,这一点全凭人的选择。”

不过,幸运的是“慈悲的创世主一直在看护着人类”。

台大政治系名誉教授明居正说,从人类历史来看,为什么文明会毁灭?表面看是战争、天灾、疾病,但其实都是人类道德堕落,以致于神无法挽救人。他说,中国儒释道都讲善恶有报,但共产主义要破坏人对天、神的信仰,说没有天道、没有神。“这本书从政治、经济、社会、家庭、文化各领域,非常系统揭露共产主义破坏人类对神的信仰,在这场正邪大战之下,神要挽救人,魔要毁灭人,就看人怎么选择走正路。”

该书不仅提供了详实的论据,更从本质上解释了全球各领域乱象的根源,更指出人类的出路就是珍视道德,重归传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告诉人们:

“共产主义祸乱人间,意欲最终毁灭全人类,其安排细致而具体。它们的图谋是如此的“成功”,其中绝大部分已经完成或接近完成。魔鬼正在统治我们的世界!

创世主慈悲无限,给了所有生命走出劫难的机会。如果人类能恢复传统,提升道德,听懂创世主的慈悲呼唤和解救人类的天法,就能冲破魔鬼的毁灭性安排,走上得救之路,走向未来。”

在结束语中点醒人们:“人类走过了漫长的岁月,创造了无数的辉煌,也经历了数不清的挫折和灾难。回顾历史,人们会发现,社会道德高尚会带来政治清明、经济发达、文化繁荣,民众安居乐业;而道德堕落则会带来国家的衰亡甚至文明的毁灭。”

“我们应当感谢神。神为人铺就了摆脱魔鬼、走回传统、回归神的道路,现在就看人自己的选择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