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诗古文 > 正文

世人皆知“人生七十古来稀”, 却不知上一句有多苦!

成都杜甫草堂。(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2500年前,孔子在30岁的时候说道: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这话读来看似简单,却是圣人的自我修养,能做到的其实寥寥无几。虽然这样的人生看似书写得有些简单,但却是最真实的。过了70,身体虽大不如前,但人生的境界却该是最高的,遵从己心,敬天知名,毕竟又有句话叫做“人生七十古来稀”。

“人生七十古来稀”,这句话世人皆知,但不少人都不知上一句有多苦,可谓字字都是泪。这句话出自杜甫的名篇《曲江二首》,是杜甫在最落魄的时候写下的一组诗,让我们一起来品一品:

《曲江二首・其二》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

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诗的大意是:每天退朝归来,都要典衣沽酒。常常到曲江边举杯畅饮,尽醉而归。因赊酒太多,处处留有酒债。人生活到七十岁,自古以来就不多。蝴蝶在花丛中穿行,时隐时现。蜻蜓缓缓飞动,时而点着水面。我要对春光说,请与蝴蝶、蜻蜓一同流转。须得片刻欣赏,莫误时机。

《曲江二首》杜甫写于干元元年(758)暮春。此时安史之乱还在继续。曲江又名曲江池,位于长安城南朱雀桥之东,是唐代长安城最大的名胜风景区。曲江的盛衰与大唐同在。诗人在诗中把曲江与大唐融为一体,以曲江的盛衰比大唐的盛衰,将全部的哀思寄予曲江这一实物,从一个侧面更形象的写出了世事的变迁。

至德二年(757)九月,唐军借回纥之助收复长安,十月,又收复洛阳,肃宗返回京师。杜甫于十一月回到长安,仍任“左拾遗”之职。当时宦官李辅国擅权,杜甫虽为谏官,但被皇帝和宰执们目为异己,受到排斥,因而心情极为烦闷。此诗作于干元元年春天,共二首,前一首伤春感时,言人事无常,何必被荣辱穷达所累。第二首写散朝后赏春纵酒、苦中作乐的情态和心境。后四句对明媚的春光也描绘得十分生动出色,表现出人与自然的亲切感。颈联对杖精巧,历来为人称道,《杜诗镜铨》云:“对句活变,开后人无限法门。”全诗意深语淡的风格也颇引人注目,《瀛奎律髓汇评》云:“淡语而自然老健”。

全诗先写叙事抒情再写景,看上去信手拈来,却句句都是讲究。46岁的杜甫半生贫寒,因欠了酒债而不得不典当春衣,郁郁不得志发出了“人生七十古来稀”之叹。而上一句“酒债寻常行处有”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从后两句看这是暮春时节,春寒仍袭人,但他却当掉春衣,可见已是再无其它可当。但诗人却感叹这是寻常之事,人生苦短,我杜甫“四十明朝过”,已经是“飞腾暮景斜”了,还能够有多少年去完成我致君尧舜和窃比稷契的理想?

诗的后四句诗人写了两个暮春特有的景物,用“蝴蝶深深见”对“蜻蜓款款飞”,不但对仗工整,而且形象灵动,这是诗圣才有的笔力。最后将二者拟人化,道出一片伤春之意,杜甫的诗一向含蓄婉转,这句更是深得精髓。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古诗古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