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存照 > 正文

中共木材王来了 所罗门原始雨林遭毁灭

——中共木材王来了 所罗门雨林断根

中国是全球头号的木材进口国和消费国,红色势力渗入各地森林。(图:pixabay)

走进所罗门群岛闷湿的雨林深处,刺耳的电锯声划破寂静的森林,“要数个人合抱的大树,在几分钟的锯木声后轰然倒下。”台湾植物学家许天铨亲眼目睹森林毁灭的进行式,“每次上山看到的景象,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他微微颤抖的声音带着悲叹。

“我们造访过的所罗门岛屿,一半以上不是原始林了,而是砍过以后再成长的二次林。”台湾清华大学教授、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执行长李家维说明资源调查时看到原始林被剃头的样貌,从2012到2017年,台湾植物学家团队展开所罗门保种行动,李家维是带头的植物猎人,不远千里跋涉,希望为所罗门留下一线生机。

满足中国木材需求所罗门雨林断根

十一前夕,所罗门和中国建交,为头号木材大王打开大门。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木材消费国,李家维说,所罗门原木曾经高达90%出口到中国,10%输出至台湾,后来随着越南的经济发展,越南占了10%到20%的出口量,中国则维持在70%左右。所罗门的热带雨林大多因中国而断根,而台湾的植物学家出手抢救植物,期待日后能生根发芽。

李家维细述所罗门的伐木史,大规模的森林砍伐可追溯至50年前,由英国人启动砍伐作业,但经营不顺,没多久就撤退,取而代之的是来自婆罗洲的华人伐木商,他们几乎砍遍了东南亚,带着最好的机具和技术,进驻所罗门各个岛屿。“伐木来自于华人,消费也来自于华人,台湾植物学家在当地进行生态保育工作,我看着想着,某种程度有些矛盾和讽刺。”他道出心中的无奈。

台湾团队追着伐木商的足迹,穿越颠簸的泥石路,直击第一现场,这份无奈感像是被雨林虫蚤咬后的伤口隐隐作痛。许天铨指出,“所罗门的森林砍伐非常严重,而为了运送资材和设备,伐木道路从海岸开辟到山上,一路破坏地形和地貌,未来对当地环境和气候也会造成长期影响。”根据环保组织“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2018年的调查报告,所罗门的伐木道路总长度超过1万2,000公里,这数字足足是长江的两倍。

华人伐木商出重手伐木撑不过2022年

所罗门的原始森林被大规模砍伐,放眼一片毁灭场景。(图:自由亚洲/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提供)

“目前所罗门大约有50家伐木商,2017年初,伐木商很明确告诉我,伐木业撑不过5年。”李家维听到这样的时间表丝毫不意外。2012年,他初到所罗门,当时伐木商不砍胸径40公分以下的树木,堆在海边、等待输运的木材偶尔可见珍贵的黑檀木,不过,到了2017年,他在很多岛屿看到胸径25公分以下的树木也难逃一劫,海边堆放的大多是低价木材,“这意味着砍伐的速度加快、范围加大,生产的总价值降低了,即便只剩下微薄的利润,伐木商依旧持续经营,当然可以想像撑不过2022年。”

这和所罗门森林部的说法出入很大,依照他们的评估,以当前的砍伐速度,2036年天然林将砍伐殆尽。许天铨也认为,当地政府的估计太过乐观,而且尽管森林砍伐之后,乍看还有森林的样子,由于许多大树已被砍伐,在森林完全消失之前,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已经早一步消逝。

许天铨在所罗门前后加起来待了一年半,不少时间是身处在黑暗丛林,没有电力,还一度感染疟疾、遇上抢劫。他钻研兰科植物,常常前往伐木商的采伐作业区域,一株株挺拔撑天的巨木在他眼前砰然倒地,“倒下之后,就会看到树冠层的枝叶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一些兰花和附生植物,我们能够取样的也很有限,这些生命大部分随后就会慢慢消失。”

李家维表示,过去西方科学家不易进到所罗门群岛调查研究,因为当地部落的领域概念很强烈,台湾团队花了不少功夫,不但事前要拜会各省级主管机关,取得调查许可,同时得和每个村子的长老进行沟通,对方会提出“过路费”要求,有的一开口就是一两千美元,谈判后常是一两百美元了事。

保种计划第一步打造现代温室

台湾团队在所罗门盖了一座温室花房,备份特殊原生植物。(图:自由亚洲/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提供)

不过,所罗门保种计划的第一步,李家维不是急着采集植物,反而先在当地搭建温室花房。“我们不想重蹈殖民国家的覆辙。”李家维字句铿锵有力说,十多年来,他频繁在热带地区活动,看到殖民国家留给当地居民的是残破景象,于是,他跟辜严倬云植物保种基金会董事长、台泥集团董事长辜成允提出捐赠要求,先把两个货柜的建材运到所罗门,盖了一座现代化的花房。

这座温室花房成了教学基地和保种前哨站,台湾团队邀请所罗门植物园的工作人员一起工作,指导他们如何种植珍奇的原生物种,同时将采集到的特殊物种复份保存在花房,此外,运回台湾的活体植物也先在这里进行初步驯化。

为什么大费周章选择活体保存热带植物?李家维说,全球有上千个种子库采取冷冻保存法,把种子冷冻、干燥保存在零下18至20°C,不过,这种作法在热带植物的种子行不通,热带种子含水量高、寿命短,例如棕榈科种子很难活过一两年,姜科植物种子顶多活个几个月,有些热带种子甚至从树上掉在地面,几天内不发芽就烂掉了。

活体保存热带植物需要庞大花房、很多的人力照顾,李家维说,“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地理条件合适,何不在台湾做这样的事呢?我们就专心做一件事情,把植物好好养活下来。”

备份所罗门植物台湾种下一线生机

5年来,研究团队从所罗门带回4、5,000株活体植物,以及4万5,000份腊叶标本,这堪称现代史少见的植物保种行动,而辜严倬云植物保种中心有17栋花房、3万5,000平方米的楼地板面积,目前搜藏超过3万3,000种植物,远高于名列全球第二的英国皇家植物园约1万8,000种,以及第三名的美国密苏里植物园约1万7,500种。

台湾俨然是全球最大的所罗门植物庇护所,这项保种计划还出版了两本所罗门植物书籍《所罗门群岛常见植物志》和《Sol amazing: lycophytes and ferns of the Solomon Islands》(所罗门群岛蕨类植物志),后者网罗近400种蕨类,是植物学界相当重要的著作。

遗憾的是,所罗门和中国建交后,台湾团队想继续推动保种计划更添难度。李家维说,采集下来的植物运回台湾,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要先申请、经过检验,再通关进入台湾,这一切将随着邦交不存在而变得困难,甚至不可能进行。

抱着牵挂的心情,李家维日前写了封信给所罗门森林部,信中这么写着:“虽然我们邦交断了,过往所累积的情谊和密切合作,我们希望能持续下去,也邀请参与计划的年轻人来到台湾,我们会持续培育他们。当地的花房也正式转移,由森林部负责照顾难得一见的珍贵物种。”

另一方面,所罗门和中国的经济合作势必更加密切,台湾团队不免担忧森林开发的脚步加快,以2017年来看,所罗门的原木出口量比前一年成长20%,许天铨带着失落口吻说,“未来森林砍伐也许会更加严重吧!”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