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中美谈判前中石油突撤伊朗

众所周知,中共在公开表现上一直是不甩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这次与美国新一轮贸谈前,中石油、中远海运2家能源央企都传出涉伊朗消息,凸显原先都小看了违反美国禁令、整个石油交易链条被美国金融系统拒之门外的风险。

美国财政部官员表示,将继续向伊朗施压,不会对伊朗的石油销售有任何豁免。图为伊朗巴库郊外里海沿岸的油田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 Zanganeh)10月6日表示,中石油集团已经退出伊朗南帕尔斯的大型气田开发专案。伊朗方面并没有说明中石油退出原因,宣布时机还惹关注,适逢本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前。

中石油这笔投资资金虽然可以通过控股的昆仑银行进出伊朗,不过开采出来的油气,同样要面对美国的石油禁令。如果选择无视美国禁令,拿到国际市场兜售,可能没人敢买,即便有不怕死的买家,美元计价的货款结算又是个不可能的任务。如果不卖运回国内自己用,但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兼做跨国生意的中石油,还是将在世界范围内受到美国制裁,包括在全球其它国家采购油气资源、进行能源投资或融资将变得困难。也就是中石油在伊朗投资油气开发生产,最终将会面临美国金融制裁的风险。

其实在中石油之前,中远海运9月底曾传出要求北京将该公司子公司违反伊朗禁令的制裁列入本轮中美谈判中,也是因为影响油轮生意事小,被全球金融体系的核心美国银行封杀的潜在后果严重,如将无法进行银行交易或船只投保等进而影响公司正常运作。

众所周知,中共在公开表现上一直是不甩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这次与美国新一轮贸谈前,中石油、中远海运2家能源央企都传出涉伊朗消息,凸显原先都小看了违反美国禁令、整个石油交易链条被美国金融系统拒之门外的风险。

特别是三桶油在伊朗有着上百亿美元的投资项目。中石油控股的昆仑银行在美国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期间,照常做生意照样以美金作为交易货币的,但实际上美金根本没有发生流通,只是进行两边帐销。绕过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进行贸易往来,数额不巨大可以。9月初伊朗外长访问北京时,证实了中方大手笔投资2800亿美元开发伊朗石油,这是中伊达成4000亿美元协定的一部分。这些投资恐怕无法承担被美元结算通道拒绝往来的潜在风险和后果。

中石油的官员之前曾向外媒表示,由于美国的压力,该公司难以找到向伊朗转移资金的银行管道。还有消息人士称,随着美国制裁给全球机构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中石油现在认为昆仑银行的伊朗业务是一种负担,阻碍了该公司的常规金融服务。

国际贸易离不开结算,而美元仍是主要世界货币。SWIFT报告指出,今年8月,美元国际支付占42.52%,人民币仅占2.22%,天壤之别。目前世界上所有银行的美金结算业务都必须要在SWIFT协定下进行并通过美国中转。

去年伊朗在中国的石油供应国中排名第7,相当于中国全年总进口量的6.3%。这个数据说明,三桶油即使不买一桶伊朗石油,也不会造成多大影响。而美国石油禁令的最大影响,现在首当其冲的是在伊朗数千亿美元的石油资产,还有向伊朗发放数百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如果未来不能使用美元结算系统,恐怕无异于坏帐。在中美新一轮高级别谈判之际也引发关注,美国金融制裁杀伤力不亚于华为禁令。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