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草案 最近版本加多项加辣建议 下周美众议院下周审议

美国国会正酝酿审议《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草案,为了回应香港民间要求法案“加辣”的呼声,最新出炉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参议员版本(S.1838)的修订中,新增了一些被视为“加辣”的内容。其中,在第三部分《法案目标》一项中,有议员建议明文表明“美国会支持香港自治(Autonomy)、基本权利与自由”,而旧版本则只有“民主”一项。

图为美国国会。

美国国会正酝酿审议《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草案,为了回应香港民间要求法案“加辣”的呼声,最新出炉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参议员版本(S.1838)的修订中,新增了一些被视为“加辣”的内容。其中,在第三部分《法案目标》一项中,有议员建议明文表明“美国会支持香港自治(Autonomy)、基本权利与自由”,而旧版本则只有“民主”一项。

其他新增的修订建议,包括明文指出美国支持香港人行使的权利、以及对中共的监察扩展至所有国际民权与政治权利公约,而不只限于《基本法》;另外,新增的修订又建议,把保护扩展至所有访港旅客、而不只是美国公民;同时,美国将会与其他盟友协调,包括英国、澳洲、加拿大、日本、韩国宣传香港的民主与人权。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周五(11日)对本台表示,这个“加辣版”连系其他国家一起关注香港的人权状况,他相信这样可以加大对香港侵犯人权的人士,加大制裁力度。

马岳说︰即是会连系其他国家,或者是以一个其实违反(人权)的范围增加,会容许它(美国)有更加广泛的威力去做一些制裁,更加多项目可以牵涉制裁,因而美国可以用的工具就变得多了。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黄碧云表示,美国不断关注香港的人权状况,在一些针对香港打压人权的政策上作出修改,其实对香港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中共当局为了在国际上的形象,当在打压香港的时候,亦会有所顾忌,怕这样违反人权的状况,受到其他国家批评。

黄碧云说︰国际社会多些关注是好事来的,即是起码(当局)有少许顾忌,即是你说有几大效用我不敢说,但是可能在中央政府或特区政府,重手打压香港的民主运动或者维护人权、香港高度自治运动时,它们(当局)都要考虑一下后果会如何。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起源于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为了应对香港民主自由恶化,由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导,共和民主两党共同立法,主张制裁镇压香港自由的官员、代理人、关系人,包括冻结其在美国资产以及禁止入境美国,然而因由于种种原因而遭到延宕。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联合主席、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Chip Somodevilla/)

香港近年政治风波不断,例如2015年的铜锣湾书店事件、2016年议会DQ事件(部分立法会议员和参选人遭取消资格)等,都被视为香港民主危机,因此《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被重提讨论。今年6月爆发反送中运动以及百万大游行之后,CECC主席麦高文(Jim McGovern)与共同主席鲁比奥、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再度提出本法案,迅即获得跨党派参众议员联署支持。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部分重点包括:授权美国总统将侵害香港人权、民主、自治者列入黑名单,冻结其在美国资产与禁止入境;确保因参与和平抗争而被捕的香港人获得美国签证的权利。新法案又建议,要求美国国务卿逐年向国会提交报告,查证香港有足够自治权,才能延续给香港优惠待遇;而不再是自动延续。

不过,最新的修订建议,也因应现实环境作出一些实际的妥协。该法案草案的较早版本要求确保香港选民有权“双普选”;在2020年能够公开直接选出全体立法会议员,但在最新修订版本则将普选行政长官及立法会定为“最终目标”。

根据此法案,特朗普政府另可根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马格尼茨基法,Global Magnitsky Human Rights Accountability Act),对美国国外违反人权的个人或组织实施制裁。以香港当前局势为例,港府官员恐将首当其冲,部分中共官员也会受到波及。

2012年在美国国会通过的马格尼茨基法,主要为了制裁涉及俄罗斯青年异议律师马格尼茨基(Sergei Magnitsky)受虐病死狱中的俄国官员,几年后本法扩大适用于全球危及人权的个案。

由于香港反送中引发相关人道危机惹来在美国国会两党关注,支持法案通过几乎已经成为美国两大政党共识,很可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国参议院少数派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9月6日声称,通过本法案将成为国会复会最优先处理的事项之一。

但有分析指出,关于《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有几点必须留意。法案在两个委员会通过后通常都会有文字修正,有时是为了整合出两院一致的版本,缩短立法时间,最终在两院的大院表决后都还可能再修正。另外,法案通过后行政部门的执行程度,比如年度报告怎么写,也十分关键。另外要注意的是,美国总统行政权较大,可以决定豁免谁或者制裁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