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科教 > 正文

NASA:火星上有生命痕迹 人类恐缺乏承受力

火星上有生命吗?距离谜底揭晓的日子可能不远了。

“水手”探测器上世纪70年代拍摄的火星。NASA

近日,NASA行星科学部主任Jim Gree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寻找火星生命方面,NASA正在接近一个重要时刻。届时,NASA将会有一些重要的结论要宣布,但人类可能还没有做好接纳这些发现的准备。

在接受英国《每日电讯》报的采访时Green表示,那会是“革命性”的发现,就像哥白尼宣布“我们围着太阳转”一样。它会为人类开辟一条新的思路。他认为人类还没有为接受这一发现做好充分的准备。

随着NASA日益接近这一革命性的发现,Green感到的是忧虑,因为他不知道这样的发现在公布之后,会在人类社会中引起什么样的后果。

发现被公布后,必将会引发一系列科学疑问。比如那些生命是否和我们相似?我们之间有什么样的联系?生命是否能够跨越行星迁徙,亦或我们只是偶然之间,在合适的环境中基于我们所在环境的化学特点而产生的?

在通过福克斯新闻发布的声明中,NASA新闻发言人Allard Beutel表示,NASA对于前往火星的考察任务感到兴奋,未来的火星任务会提升人们对发现地外生命的期待。

他表示,登月促使人类对自身在宇宙中的地位进行了反思,发现地外生命也足以使人类文明在整体上发生变化。在此过程中,NASA将会努力确认所有发现,并尽可能地与全世界分享所获的信息。

NASA将于2020年7月发射“火星2020漫游车”,其主要使命就是寻找火星生命的真相。NASA已经选定了Jezero撞击坑作为漫游车的着陆点,它将于2021年2月18日着陆在火星表面。Jezero撞击坑被认为是最具科学价值的考察点之一,原因之一是那里可能有一个河流三角洲遗迹,古老的有机分子和微生物活动的迹象可以在那里留存几十亿年直至今天。

与此同时,欧空局的ExoMars火星车也计划于2021年3月在火星着陆。Green表示,这两大着陆探测任务将让我们有极大的机会在火星上发现生命,因为它们都将在火星表面进行深层的挖掘探测,而这是人类以往在对火星生命探测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做过的。

上世纪90年代起,一门新的学科“天体生物学”开始兴起。自那以后,人们便一直致力于寻找极端环境下的生命。人们发现地球深处存在着大量生命,人们发现核反应堆中存在着大量生命。在地球上,生命的底线是只要有水,生命就会在哪里出现。

2018年,NASA宣布“好奇号”在火星上的一处古代湖床的岩石中发现了有机分子。这些石头形成于几十亿年以前。而8月发布的一个研究结果表明,火星曾是温暖和湿润的,暴雨曾经在火星上肆虐,河流曾经在火星上流淌。在距今30亿至40亿年前,火星曾经拥有一个对生命十分友好的环境。本月7日,NASA又宣布在火星上发现一块富含矿物盐的岩石,而这块岩石,是火星上曾经存在含盐浅水湖泊的证据。

“好奇号”在一块火星岩石表面发现的裂纹网格。这样的网格可能是30多亿年前的泥浆层干燥形成的。NASA/ JPL-Caltech/ MSSS

火星上有生命痕迹!发现咸水湖其中或藏有火星生命

在太阳系中,地球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和其它星球不同,它是一个充满了生命气息的星球,和其它星球显得格格不入。而科学家们相信,在太阳系中一定还有存在其它生命的星球,这也是我们不断探索太阳系中各大星球的原因。而不负众望,科学家们发现,有很多星球的确很可能出现生命,最有可能的就是火星了。

早前,科学家发现了火星上有水流的痕迹,预测火星在很早之前一定存在液态水,而存在液态水就说明在很早之前,火星上很有可能有生命的存在。而最近的一个发现,似乎让我们离火星生命更进一步。

最近NASA的好奇号在火星勘探时,发现火星上出现了咸水湖的痕迹,而且里面很有可能隐藏有火星生命。

这处火星的咸水湖位于火星著名的盖尔环形山附近,通过分析在盖尔环形山采集到的突然样本,美国科学家发现其中蕴含有各种盐类,而其中的硫酸盐被证实是在水蒸发后留下的东西,这就证明了,在很久之前这里存在有一个古老的咸水湖。

科学家很早就发现,火星在距今37亿年以前,是一个温暖湿润的星球,但是在之后的时间里,突然气候发生了某种剧烈的变化,导致火星表明变得干旱。这次的发现再次验证了这一点。

在地球上,像这类的盐水湖中会出现很多不同的生物群落,所以在火星上的咸水湖中,很有可能存在有类似的生命,即使现在这些生命消失了,但是很有可能发现这些生命存在过的蛛丝马迹,比如各种化石等。目前科学家们并没有能力往火星更深的地下探测,但是随着好奇号对火星地表更加深入的观察,一定有更多惊人的发现。相信总有一天,人类能够发现火星变成现在这样的秘密,这对于人类掌握地球的气候变化也有很大的帮助。

现在地球的气候相对于之前来说,有了非常大的变化。对很多野生动物来说,现在的地球环境变得越来越不适合它们的生存,因为不能适应环境的变化,它们也在逐渐消失。地球环境对人类的影响也同样很大,如果地球上的物种进一步灭绝,地球的生物圈可能会被极大地破坏,到时候人类必将自食恶果。

前NASA科学家:确信美国上世纪70年代火星探测发现生命存在

据《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近日刊发的署名文章,一位前美国宇航局(NASA)科学家提出,他确信NASA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火星探测任务中已经发现火星存在生命的铁证,但NASA令人意外地中止了进一步探测。

吉尔伯特·列文(Gilbert Levin)是前NASA科学家,曾经负责NASA在上个世纪70年代探测火星微生物的科研项目。

吉尔伯特·列文(Gilbert Levin)是前NASA科学家,曾经负责NASA在上个世纪70年代探测火星微生物的科研项目。在近日刊发于《科学美国人》的专栏文章《我确信我们在1970年代发现了火星生命的证据》(I’m Convinced We Found Evidence of Life on Mars in the1970s)中,列文表示,当年的火星探测任务已经发现了生命存在的铁证。

“有什么反证证明火星不可能存在生命呢?令人震惊的事实是,一条都没有。”列文写到,“而且,实验室研究表明,某些陆地微生物可以在火星上生存。”

列文表示,NASA于1976年首次开展火星实地探测,将“维京着陆器”(Viking Landers)1号和2号送上了火星。两个探测器分别在相距4000英里的两个地点着陆,并在那里提取了火星土壤样本。NASA的科研目标是检测火星是否存在生命迹象。

列文负责一项名为“标记释放生命”(the Labeled Release life)的检测项目,该项目将火星土壤样本跟有机化合物相混合,观测是否有二氧化碳的释放。列文表示,如果火星土壤中有微生物,它们就会代谢这些有机化合物并释放出二氧化碳。

NASA于1976年首次开展火星实地探测,将“维京着陆器”(Viking Landers)1号和2号送上了火星。两个探测器分别在相距4000英里的两个地点着陆,并在那里提取了火星土壤样本。

令人震惊的是,最初的检测出现了4项阳性结果(即有二氧化碳释放),两台着陆器的测试结果相同。

然而奇怪的是,当NASA试图检测到底是何种微生物时,却一无所获。

按列文的说法,NASA的结论称,多项实验“没有提供着陆点附近土壤存在活体微生物的清晰证据”。

列文表示,自维京探测任务以来,其他探测任务也发现了诸多支持火星存在生命的证据,例如水和有机化合物,以及43项后续研究都不能直接解释维京探测任务的发现。

“要而言之,我们发现:一个广泛采用的微生物检测实验得到的阳性结果、通过有力和多样控制得到的支持性结果、两个着陆点可重复的LR实验结果,以及43年中的任何其他实验或理论都无法论证维京LR实验结果不是微生物。”列文写到。

列文表示,尽管维京探测任务的证据表明火星存在生命,NASA后续的火星实地探测任务却没有解开谜团。

“NASA已经宣布,2020年的火星登陆器不会进行生命探测实验。”列文写到,“根据公认的科学规则,我认为下一次火星任务应该进行生命探测实验。”

列文建议,将来的火星探测任务应该配备更高精度的微生物识别设备,重新检验当年发现的证据。

“对于NASA所追求的‘圣杯’(holy grail)而言,新的研究将会提供重要的指导。”列文写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夏雨荷 来源:南方都市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