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班农:我想川普希望他的协议能重组中共当局 重组…

——专访班农:中美经济脱钩将致中共灭亡(下)

萧茗:那麽,你认为川普总统会让美国和中国经济脱钩吗? 班农:不,一点也不。我认为川普总统会恰恰相反。我想川普总统希望他的协议能重组中共当局,重组中国经济的这七个深度领域,并让美中经济进一步整合,但是是一个有利于所有人的整合。

近日,新唐人《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再次采访了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先生。(大纪元)

近日,新唐人《世事关心》节目主持人萧茗再次采访了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先生。班农谈到了最近的NBA事件、香港的目前局势、美中达成贸易协议的可能性及贸易战的前景。

近日美中重启贸易谈判,班农认为,美国的态度不会变,要求北京做出结构性改变,而北京不断打折扣。如今美中贸易摩擦扩展到多个领域,甚至走向脱钩、全面对抗。而川普极力在推动谈判达成协议,为了是维护美中两国工人的利益。

班农还说,港人几个月的抗争震惊了世界,让世人刮目相看。香港抗议者的勇敢、勇气和自律,以及中国共产党的无能和残暴、林郑的不称职;让世界终于分清了中国人民和中共。而北京需要香港,如果动兵将是中共统治的终结。

以下是访谈录:

接上文:专访班农:贸易战仅仅拉开美中对抗序幕(中)

川普坚持要北京改变 重组中国经济

萧茗:让我们稍微谈谈川普总统。您认为川普总统想在大选前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吗?

班农:嗯,我认为每个人都希望与中国达成某种协议。但是川普总统在这些非常深的领域中,是在谈论当下的系统解构,并将其重构为另一种形式。

我认为那个协议、最初莱特希泽那个交易,谈判谈了一年多,后来又被中共、被刘鹤拒绝,在5月份基本停止的那个,不再是他们正在谈论的焦点。

显然,中共现在提出替代方案,也许是一笔较小的交易,也许是关于农业的。您看到前几天库德洛(Larry Kudlow),和财政部的人在谈论我们可能只是在金融服务方面做些什么。有各种各样的选择。

我认为川普总统仍在研究这个大的总体,重大的结构性协议,正如他所说:“嘿,我准备坚持不懈。”

因此,您知道,上周(中共)代表团的来访,坊间有各种各样的谣言。商业渠道上有各种各样的讨论。我们只需要看看结果如何即可。但是我认为川普总统的确在一点上很坚定,“嘿,这是我们摆在桌面上的协议,对双方都有效。这是我们必须签署的协议。”

萧茗:换句话说,如果这不是他想要的协议,川普总统可以随时离开。

班农:嗯,我想到目前为止,他是想要一个完整的协议。他还没有在意这些小的交易。我们不会追求这些小的生意,比如人们可能会买更多的大豆,等等。现在很明显这有一个弹劾程序,这些都对他有不同的压力。

北京要打了折扣的“全面协议”

这些中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他们在美国的伙伴也是如此。要记住,有些人正在站出来讲。我认为他们采取的方法,中共,是第一个,提供某种临时协议,涉及金融服务和购买更多的农业产品,是一个很小的协议,然后说我们会达成另一个。

另一个,我想他们会突破一些,说,嘿,70%是我们一开始没有处理的。剩下的30%实际上是在处理金融和所有这些问题。在那之后,我们不得不把30%的那部分像华为一样做另案处理,比如国家安全。

然后在那笔交易中,我们试图采用我所说的上海公报的语言,它是如此的通用,对吧?美方可以解读为,“嘿,台湾是自由的,中共也可以讲,嘿,我拥有台湾”。我的意思是,关于上海公报,它表达了足够的通用语言,双方都可以解读。

我认为中国共产党想要的是一份打了折扣的全面协议,双方都能宣布胜利。我不认为川普总统现在会相信这些。我认为他在坚持一揽子交易。

川普不会要有点胜利的小交易

我不认为他会去做一些看起来胜利的小交易,那不是一场胜利。我不认为他现在会把这个问题分成70/30,我也不认为他会采取像上述上海公报的措辞。

我想他会避免出现这三种结局。他所面临的压力显然来自华尔街的派系和社团主义的派系,他们说你现在需要做些什么。显然是与弹劾周旋。

我想他是会继续与中国共产党抗争到底,因为我认为在政治上对他来说有利,因为它显示了中西部人的决心,坚持这些关税和贸易的这一部分将为他们找回这些工作。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我要告诉你们的观众,你们应该每天读大纪元时报,因为每一天都是扣人心弦的,对吧?每天这里都会发生一些事。

美中经济脱钩?不是川普要的

萧茗:那么,你认为川普总统会让美国和中国经济脱钩吗?

班农:不,一点也不。我认为川普总统会恰恰相反。我想川普总统希望他的协议能重组中共当局,重组中国经济的这七个深度领域,并让美中经济进一步整合,但是是一个有利于所有人的整合。

你知道,如果我们走到这一步,这将是中国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的巨大胜利。还有其他像我一样的人,你知道,我被称为鹰派,超级鹰派,对吧?他们说我们必须面对现实。

但是中共永远不会这样做,因为那样做就等于放弃他们的控制权。因此,我们必须开始考虑这两个经济体的脱钩,在脱钩的过程中,中共领导下的中国经济将会崩溃。

美中脱钩最终会摧毁中共

班农:如果中国共产党没有西方的资金,没有西方的技术,没有进入西方市场的渠道。他们无法生存,是无法生存的。在这一点上,这种后果是相当直接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主张,作为一个超级鹰派,我们已经受够了。还有川普总统,尽管他非常强硬……这是他的首要任务。没有哪位美国总统真正花时间和精力与中共领导人合作,努力达成某种目标,我的意思是,他每天都在这样做。

没有其他美国总统这样做过,这是他的首要任务。川普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我想说的是,尽管他很努力,这些家伙还是想要过来耍把戏。对。你会发现他们并不是认真的。

目前他们之所以不认真,川普总统给了他们足够的绳子让他们上吊,是因为他们要搞铁腕统治。因为他们是极权主义政权。他们不是迈克尔·布隆伯格所说的那样是开放的。

他们不愿意听取公民的意见,因为公民没有权利,没有任何财产。所以我认为我们正在走向一种脱钩,我认为这种脱钩最终会摧毁中共。

中国人勤劳世界之最 川普维护中美工人利益

这将是中国人民争取自由的道路和过程,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世界上没有比中国人更勤劳、更正派的人了。21世纪上半叶最大的新闻是中国人民站起来获得自由。

在21世纪,让我感到如此义愤的是,为什么在所有信息以及商品服务资本自由流动的背景下,极权主义政权能将这些聪明,努力,以家庭为中心的中国人囚禁在防火墙后面?这就是为什么它将是21世纪最值得关注的事。

萧茗:最后一个问题。所以,你认为川普总统最终会认为两国经济需要脱钩吗?按照这个说法,即使他现在没有这样做,你认为他今天所做的事情会导致那个方向吗?

班农:我认为是朝那个方向的。我认为他采取了非常强硬的立场,要知道从未有人站出来维护美中两国工人阶级的利益,是川普在这么做,我认为他在这件事上真的是中流砥柱,顶住来自资本市场、华尔街、伦敦金融城、社团主义者、达沃斯的所有压力,真的,那些人爱习、爱王岐山,也爱他们管理中国的方式……但川普忍无可忍了,对吧?他是块石头,我认为他肩负着巨大的压力。

对于史蒂夫·班农,我可以很容易地说,“哦,是的,美中应该脱钩。”对吧?而他是对此负有绝对责任的人。我认为他每一步都表现出,他处理这件事的方式非常谨慎,没有疯狂的宣言。

他想达成一个协议。但是这个试图达成的协议是他们谈判了一年多的协议,也就是基本协议,我认为这是停战。我认为继续这样做很重要,川普总统明白这一点。我认为他的主要顾问鲍勃·莱特希泽、彼得·纳瓦罗和迈克·蓬佩奥都明白这一点。

香港年轻一代让世界刮目相看

萧茗: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班农:我认为你们在做的事……你们的覆盖范围是巨大的,我认为这是人们应该继续关注的事情。我每天都告诉我认识的每一个美国公民,你要多了解……如果你不了解中国现在的情况,如果你不了解这些爱国者在香港的情况……你看,我是对这些爱国者有很深的感情。

我认为他们前几天在宣布临时政府时所做的事非常了不起。虽然我想说,让我们一步一步来。你们正在赢得这五大诉求,在这上边继续努力。

所以我认为我们所看到的,我们生活在一个英雄时代。谁能想到香港的年轻千禧一代会向世界展示英雄主义和身体力行的勇气,他们真的让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刮目相看,“这太不可思议了”。

所以我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神奇的时代,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意识到,这个时刻,在一百年后,两百年后,将被视为世界历史上最重要的时刻之一。

萧茗:我也这么认为。非常感谢,班农先生。

班农:谢谢您的到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新唐人《世事关心》制作组 记者萧茗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