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中国文化 > 正文

揭秘!藏在故宫里的中医书有哪些

太医院成药方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清代宫廷中患病、治疗和保健的情况,这些成药方大部分出自历代屡用不爽的名方。

故宫博物院的藏书,历来为海内外学者所瞩目,其中大量的抄本、孤本、善本,尤为世间罕有,难得一见。笔者曾目睹了故宫博物院的全部珍藏医籍,现择其一二,略作介绍,以飨同道。

《太医院药方》

乾隆年间内府精抄本,共4卷201页,约8万字。抄写者未署名。

此书主要介绍太医院成药的配料和制作方法。按病证分为风痰11方、痰嗽26方、伤寒23方、疮科41方、妇科31方、小儿42方、补益76方、泻利6方、咽喉口齿12方、气滞26方、痰症1方、杂证39方等,共16门417方。

从各门类成药的数目来看,补益类药方最多。宫廷注重补益养生以求健康长寿,这是不言而喻的。大凡八珍、归脾、斑龙、还少、全鹿、人参养荣、补中益气、五子衍宗、健步虎潜、长寿广嗣、大补阴丸等,书中皆备;而延年涌泉膏、千金封脐膏、毓麟固本膏这些外贴的膏药,也占一定比重。康熙年间由耄耋之臣廷献的著名长寿药方“萃仙丸”,书中有载,但据说被乾隆皇帝最为欣赏的“龟龄集”和“龟龄酒”却未见踪影,或许因制作复杂,专门由北京同仁堂供给,亦未可知。

儿科、妇科病在宫廷也受到高度重视。儿科方大多为补脾化积之类,如肥儿丸、启脾丸、五疳丸等。妇科门则安胎之方最多,占全部妇产科方的一半,既有内服的“催生兔脑丸”,又有外贴的“千金保胎膏”等。脾胃病专辟一门,收37个成药方,枳术丸一类消导方多达20余首。药方中很少用峻猛药物,常见的只有大黄一味,但多数经过精工炮制。

如:妇科第一方“回生丹”,主药为大黄,先以醋泡,再加苏木、红花、炒黄柏、黑豆煎汁熬膏,调入27味理气活血、化湿消瘀药为丸,疏畅血行,攻邪而不伤正。治燥火的“清麟丸”用一味生大黄,经过14次蒸制,攻下之性锐减而清气泻热、消痰降火作用倍增。

值得注意的是:药方中治外感病只分伤寒、暑湿、燥火三门,温病学说似乎尚未传入宫中,但从“清瘟解毒丸”的组成来看,太医院已掌握了治温病初起的基本法则。此方即“九味羌活汤”合“柴葛解肌汤”去苍术、细辛、石膏、姜、枣,加银花、连翘、竹叶、元参、花粉、山豆根,其疗效应当不会输于吴瑭的银翘散之类。

总之,太医院成药方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清代宫廷中患病、治疗和保健的情况,这些成药方大部分出自历代屡用不爽的名方,在加工制作时,太医们融入了不少独到的经验,值得进一步研究。

《增订马经》

清廷内府精抄本,抄写年代及抄写人不详。共28卷614页,约25万字。

卷首有“凡例”一篇,介绍此书的由来:“明宪宗时,禁中刻《马经全书》十卷,嘉靖时,复加补葺,命俞彦所刻坊本是也。其余相法医方,颇为明备,今因是书稍复推广,并列具类为五,以便览观”。“但《马经》以详医疗,而于相马、养马略焉未尽,今杂捃他帙,更为增订,以成全书”。“《马经》之外言医疗者有《安骥集》8卷,《元亨疗马集》八卷,所载病源医方殊伙,惜文辞鄙俚,印板模糊,检阅之下,未爽心目,今芟其方之重复者,达其文理之不贯者,悉取补入,合为一书。至于图象,取其易明,歌诀便于成诵,则倶仍旧附见,不复以意增损。”

在28卷正文中,有考证2卷,马政3卷,相马1卷,牧养1卷,医疗21卷。

前7卷详细考证了古代良马的名称、产地、牧养,一一列举了从周代到明朝的历朝马政,大量记载了古代各种相马经、相马图、相马歌诀。

在医疗的21卷中,包括基本理论和内、外、五官各科治法。仅脏腑理论即有“王良天地五脏论”等4家,诊断学有“师皇问对脉色论”、“察色歌并图”、“论脉歌”等,综合性论著有所谓“黄帝八十一问”、“造父八十一难经”,论病症有“天王七十二大病形候”、“十八大病论”、“五劳七伤论”、“三喉论”、“骨眼论”、“点痛论”、“疮黄歌”、“五疔十毒歌”等,介绍了近百种马病。

治疗方法主要是针灸和药物。最后一卷,论药物的君臣佐使,引经泻火,反畏禁忌,内容十分全面。如记载“七十二大症”的肾虚症:“肾虚者,皆因伤劳过度,喂少骑多,伤于五脏,传入肾经,肾受其邪,外传腰胯也。形状:四肢浮肿,后脚难移,精神短慢,耳搭头低。脉色:双凫沉细,口色青黄。治法:火针百会穴、巴山穴,荜澄茄散治之。”并详细注明了荜澄茄散的煎服法、调理方法和戒忌。

这是一部集古代相马、马政和马病治疗经验之大成的巨著,它的首次出版,将为中兽医学的研宄提供一批珍贵的资料。

《三合集》

明代张继科著,康熙三十八年江宁刻本,为国内孤本,《全国中医图书联合目录》等书未载。全书共208页,约8万字。

此书分上下2卷,记载病案61则,医论11则,卷前有序言2篇,序一为江宁汪琦所撰。作者在序二中说道:“余于万历戊戌,幸收无何,授兴安守。己亥春抵任,始知潇湘之源,发于海阳,在邑之南……于两粤十有四稔,一时相知持脉索方,日不暇给。余诊视不惮琐屑,娓娓笔之,必以脉合证、证合药、药合脉,何不名“三合”以广其传?”

书中所治病例有疟痢、血证、风痰、血枯、反胃、噎膈、郁证、蛊病等,理论取法于《内经》,治法则用仲景、东垣、丹溪等,每案均议病、议脉、议药,言简意赅而又切中肯綮。

在“医论”部分,篇幅最大的是“岚瘴解”。作者提出以伤寒六经理论辨治山岚瘴气所致的外感病,以为“仲景始用麻黄桂枝,岭表瘴暖,不可拘方”,当用藿香正气散加减以代之。并介绍:“土人每遇表热恶寒,或山林溪涧为射工所伤,不服药,只刮痧。即热水浴过,生姜擦,后麻括,仍沾温水,以肤内有红点出为愈。”六经病证的其他治法,多效法陶华,唯阳明入腑,用“熊胆解毒丸”(熊胆、麝香、人中黄),颇有新意。在“医论”中,作者还论述了“内伤五似”,“吐法宜慎”,“因地制宜”等问题。最后,就当地食槟榔的习惯发表了己见。

这是一本实用价值颇高的医案医论集。

《名医指掌》

清代刘泽芳编撰,顺治十四年刻本,为国内孤本,《全国中医图书联合目录》等书未载。全书共410页,约18万字。

此书不分卷次,按部类编排。书前有“叙”1篇,“凡例”6则。

作者“叙”云:“曩余居都门,苦无医。病时,自考《难》、《素》,而以五行乘制之法疗之,无弗验。己而家人病,疗亦辄效。久而方成帙,又藏古方数帙,不遇明理者商订,遂蠹笥中”。“后商之程子(程郭倩),俾为厘定,程子复大惬,曰:洵亟匮秘文也。微加点次,靡不与余意相发明,盖能探五行之蕴,自不觉水乳之合,因授先生,其复审详参,付之剞劂,命曰分法类编”。

“凡例”论述将疾病按五行五脏分类的道理。

正文内容分10大部类,即脉诀部、药性部、金部、木部、水部、火部、土部、婴部、伤寒部、形疡部,其核心部分是内科疾病。作者将40余种内科病按五脏病机分类,归属于五行之下,如“水部”之下,分补养门、延嗣门、遗精门、淋浊门、肾痿门、腰痛门、疝气门;“金部”之下,分痰饮门、吐衄门、下血门、咳嗽门、哮喘门,等等。此种分法,承继了刘河间病机学说,治病求本,颇为醒目。

以病证带方,是本书的一大特点。全书近千首方剂,一部分来源于古代名医,如李杲、王肯堂等;一部分来源于明朝内府禁方,如补养门中的药酒;另一部分来自民间的单验方。如:用一味紫背浮萍治诸风,名“梵碑丸”。

书中记载道:“宋时东京开河,渥得石碑梵书,诗云:‘天生灵草无根干,不在人间不在岸,始风飞絮逐东风,泛梗青青飘水面。神仙一味去沉疴,采时须在七月半,选甚瘫风典大风,些小微风都不算,豆淋酒化服三丸,铁镤头上也出汗。’——此江宁道士秘授。”对这类单方,作者每每记述详细,并时常附以本人治验体会。

作者刘泽芳,无考。序言中提到:初稿交程郊倩详为审参,而后出版,命名为《名医指掌·分法类编》。书中“水部”卷首标有:新安东峰郊倩程应旄类编。考程郊倩为清代著名伤寒家,清史有传,但不见编此书的记载。

此书作者的文学素养较高,又有一定的临床经验。对疾病的介绍,每要言不繁;对方药的选择,或出自前朝轶闻,或得自民间经验,皆有根有据,可参可法。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华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