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南海疯狂大动作封杀经济内幕 还有地方财政短缺10万亿 浦发向1493个空壳企业发775亿

知名财经观察人士蛮族勇士撰文指出,最近两年中国的经济数据发布质量急剧恶化,重大数据都成了机密,令投资成了一种猜谜语式的游戏,投资人都成了盲投。全中国固定资产投资的原始增幅,到今年1-8月,已经下降到-3.5%。

Image result for 习近平 李克强

 

中国经济形势不断恶化,各种经济问题和乱象层出不穷。向1493个空壳企业发775亿。中共官方公布的二季度GDP增长数据为6.2%,创27年来最低。同时今年全年全国地方财政缺口也将高达10万亿。进出口关税和土地房市财政收入双双萎缩。地方严重缺钱,中央允提前启用明年发债额度。今年上半年31省市,仅上海市有结余。专家分析,地方财政困难三大原因。

知名财经观察人士指,最近两年中国的经济数据发布质量急剧恶化,重大数据都成了机密,令投资成了一种猜谜语式的游戏,投资人都成了盲投。全中国固定资产投资的原始增幅,到今年1-8月,已经下降到-3.5%。

浦发滥发信贷逾700亿,遭震怒有人挨罚

据公开报道,去年1月,银监会公布,浦发行成都分行为掩盖不良贷款,通过编造虚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权审批等手法,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浦发行成都分行不良贷款。

中共官方新华社12日引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消息指,浦发银行对该分行授信业务风险状况严重失察等问题,浦发行副行长穆矢被处以警告并处罚款30万元人民币,时任董事长吉晓辉、时任行长朱玉辰在管理中存在失职行为,分别被处以警告并罚款20万元,3人合供罚款70万元。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与775亿元相比,一个人才罚20到30万人民币,3人合供罚款70万元。这是向空壳企业授信金额的万分之一,相当于变相鼓励向空壳企业授信。

广发银行2012年至2016年期间,存在合规经营类与风险管理类指标设置不合规等诸多问题,广发银行惠州分行爆发违法违规担保案影响恶劣,广发银行时任行长、时任董事长等均被处以警告。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这说明这个问题长期存在,中共当局无法解决。

蛮族勇士:中国经济数据发布出大事

中国知名财经观察人士“蛮族勇士”撰文指出,从2018年开始,中国的经济数据发布质量就开始坚定的下降了。

首先是各省市陆续开始拒绝发布固定资产投资、企业经济效益等关键性原始数据,只发布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增幅百分比数据,让人无从核算。

在国家层面上,则停止发布固定资产投资的分行业原始数据,只发布一个笼统的固投总数数据以及一二三次产业和房地产投资的原始数据。对于各具体行业,譬如批发零售业、餐饮业或者钢铁冶炼业、汽车制造业等,中国国家统计局只发布增幅百分比数据。

到了今年,地方上的数据的停发情况更加恶化。

除了固投和企业经营数据之外,越来越多的城市停止发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数据、财政收支数据,甚至连最最基础的居民收支数据,都陆续停发。

这导致投资界对城市级的经济基本面进行研究,越来越困难。意味着经济的真相,离我们越来越远。

“蛮族勇士”指,地方政府内部或许还有一份完整的统计数据,供地方主官审阅,但是不再对外发布,不再接受机构的检验之后,这些数据在真实性的问题上,已经得不到多少正分数了。

在另一方面,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在没有数据的情况下,去考量如何加大对一个城市的投资,选择什么的行业,这成为了一种猜谜语式的游戏,不再有任何的合理成分。

蛮族勇士:投资人或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这种几乎没有可信的地方经济数据支撑的情况下,中国开始大规模发行地方债,今年1-8月份已经发行了4万亿,预计全年要达到6万亿的惊人规模。

文章称,2008年的所谓4万亿计划,事实上用了三年才募集回来的。现在的情况让人难以置信。发行地方债的政府不需要公布自己的实际经济数据,负责审核的机构也不理睬它的实际经济情况和还款来源。

对于最终的资金方根本就没想过原来自己买下的其实是一个盲盒,结果很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图:中国2013年以来固定投资数据演变情况(不含农户。单位:亿元人民币)(作者制表)

这会导致固定资产投资数据的加速下滑。体现在数据上,就是全中国固定资产投资的原始增幅,2017年还有5.9%,2018年下降到0.6%,到今年1-8月,已经下降到-3.5%。注意,这是一个负值。

文章指,研究经济的有效数据变的越来越少的趋势,已经是不可逆转了。各地统计部门的数据发布权限日益上移,现在连GDP的发布权都已经没有了。

唯一的原因,只能是各项数据太惨,必须将所有原始数据统筹起来,最后随便给出一个增幅百分比了事。

文章强调,除了敢于赌盲盒买地方债的资金之外,其它稍微有点底线的资金,都会拒绝投资。而仅仅依靠6万亿的地方政府债,当然不可能支撑得起总额超过60万亿的固定资产投资总规模继续增长。

唯有真相,可以给资金以信心。停止数据发布,指望资金盲目的投入各种政府指定的不明所以的项目里,注定会失败!

今年地方财政赤字恐达10万亿

中共地方财政的艰难程度已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首先,从中共财政部现有最新财政收支数据,不难看出政府财政的严峻性。今年1~8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3.7万亿元,同比增长3.2%,处于历史新低水平。

去年同期全国预算收入增长9.4%,今年的增速回落了6.2个百分点,几乎掉了三分之二。

财政部原定2019年收入增速目标为5%,支出增速目标6.5%。除了收入增速难达标之外,中共支出控制方面却也失守。1~8月全国预算支出15.3万亿元,年增8.8%,增幅远大于收入增长的3.2%,预算赤字1.6万亿。

其中,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7.1万亿元,同比增幅仅2.8%;支出却高达13万亿元,增幅8.8%。预算赤字高达6万亿。依此水平,即使财政年底前不恶化,今年全年地方财政缺口也将高达10万亿。

中共国务院本周稍早印发了调整中央与地方收入划分改革方案,包括增值税“五五分享”比例、增值税留抵退税分担机制、消费税征收环节等三方面。

这项收入划分改革方案,对纾解地方财政困难明显缓不济急。

进出口关税和土地房市财政收入双双萎缩

从官方公开数据看,中国具代表性的进出口关税和土地房市相关财政收入,双双呈现萎缩。这与中国经济下行的表现一致。

政府今年1~8月房产税收入1824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3%;耕地占用税935亿元,增长3%;城镇土地使用税1409亿元,降幅达14%。令人质疑,以往政府收入来源主力的“土地财政”是否已枯竭。

另外,同期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10,794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6.9%。关税1896亿元,下降3.3%。

在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剧、债务规模却持续扩大的情况下,金融风险管理正面临巨大挑战。中共官方公布的二季度GDP增长数据为6.2%,创27年来最低。

专家分析地方财政困难三大原因,中央允提前启用明年发债额度

为解决地方严重钱荒危机,中共国务院9月初准许地方政府完成今年发债额度后,可将明年额度提前到今年10月开始使用,约有1.85万亿。

今年所有地方债发行总共约是5万多亿元。分析人士认为,这背后原因不排除是地方政府极度缺钱,只得寅吃卯粮?!

据中国财经观察家王剑分析,中共地方财政困难最主要原因是经济增长急遽下滑。

其次是从2008年开始地方大规模举债搞基础建设,现在债务越滚越大,有些地方政府连利息都还不上,更不用说还本金。

最后是地税局遭撤除。地方政府没有其它征收税赋的手段,只能倚赖中央国税局代收,结果地方收入来源大幅减少。

今年上半年31省市,仅上海市有结余

8月中旬,31省市陆续公布今年上半年财政收支数据,根据“一般公共财政收入”减去“一般公共财政支出”,计算出的结果显示,上半年只有上海市有财政结余,其余30个省市都存在收支缺口,包括财政富裕的广东等都开始出现缺口了,连带江苏、浙江、北京、福建、深圳曾主要供养国家的5省1市均集体坍塌。

地方债危机至今之所以没有爆发,是因为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勉强抹平政府财政赤字。

所谓“转移支付”即每年中央财政会拨出一笔巨额资金分给地方,其实质就是把富裕省份多收的钱,再转给贫困省份花,也就是二次分配。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