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言论 > 正文

赵紫阳后人祭父批官场:寡廉鲜耻辈洋洋大观

赵紫阳子女10月14日以“赵家兄妹”名义在港媒发表了《祭先父赵紫阳百岁冥寿文》。(图片来源:)

10月17日,是因八九六四下台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百岁冥寿,赵氏后人14日在港媒发出祭文,直指中国面临百年未见的精神困局,又批中共逆向淘汰优败劣胜生出官场恶果:刚正耿介者寥寥无几,寡廉鲜耻辈洋洋大观。

赵紫阳育有四子一女。其子女10月14日以“赵家兄妹”名义在香港《明报》发表了《祭先父赵紫阳百岁冥寿文》。

赵紫阳子女在文中首先回顾了赵的一生,赞扬他善良和对压迫的仇视,对人权有着天生的敏感。赵紫阳在1980年代说过:“如果我们国家的人权不如人,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

文章表示,“对于权力,先父与其他一些人有不同的理解”,“他认为,天下是大家的,我们是为大家办事的。”

文章还表示,赵紫阳在泰山压顶时,之所以“咬定青山不放松”,是因为他曾说“我们欠老百姓太多,我们正在还债!”这个还债的情结,让赵萦怀多年。

文章说,许多老人在文革结束后,都有这种浓重的内疚情结。他们觉得,对中国人民,尤其是中国农民,欠得太多。因此要进行改革,以及为什么改革要从农村开始。

文章说:“我们的民族,百年来似乎运气不佳,在重大的历史关头,作出正确选择的概率不高。现在,新一次历史的选择正在降临,幸运之神,会再次与我们擦肩而过吗?”

文章说,今天中国面临的,是思想的退化、理论的缺失;失去了龙腾虎跃的深刻探索,看不见微弱闪烁的智慧火花;既没有人道关怀的点滴温暖,也没有动人心弦的丝毫感动。这是百年未见的精神困局。

文章还说,赵紫阳曾在闲谈时说:“胆小的人有原则。”他说的胆小的人,是指不敢肆意而为的人。在众所皆知的那件事(六四镇压)上,他是一个“胆小的人”,他选择了苦路,他惧怕那悠悠后世的骂名。

文章援引赵紫阳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一动手,打死了就没有了。”后来,真的动手了,真的打死了。人心收服的努力、道义资源的培育、百家争鸣的局面、政治改革的设计……全都化为乌有。

这里指的是六四镇压之前的八十年代,许多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称其为中共史上罕有的开明年代,尽管那个年代带着镣铐跳舞,但毕竟有共党统治以来,出现了从未出现过的希望。但是一场六四屠杀之后,人民民主梦想破灭,中国进入光追逐金钱的无道德、无理想社会。今天的中国,号称“强大”,但法广点评认为,现在的中国实质离走向世界先进民族的前列越来越远,技术越来越先进,国度越来越不文明,让世界害怕。

祭文称,可惜的是,“多少举世无双的思想、多少兴灭继绝的学问,……因领导者的不了解、不认同、不喜欢而毁掉了,无复再生。”

文章还提到,当年“那真是‘猛将如云,谋臣如雨;天下英雄,尽入吾牯中矣’”。但是:“说不清道不白的是,在短得让人惊异的时间内,突然都无影无踪,几位风中之烛的老人,被称为‘最后的良知’,徒劳地痛心疾首,也相继寂灭了。”

文章续称,经过多年优败劣胜的“逆向淘汰”,更是令“刚正耿介者寥若晨星;寡廉鲜耻辈洋洋大观”而这方面变化之快和彻底,“亘古未闻”。

这里显然是直指官场。近年中共党内表忠吹捧拍马风气浓厚,当局也左转明显。一脑子马列毛思想的王沪宁等御用文人之流上位,大行其道。或可谓“寡廉鲜耻辈洋洋大观”。

赵氏后人文章最后说,赵紫阳历经中共建政、饥荒、文革、改革开放、八九的痛楚以及晚年的沉思,如今这一切早已是过眼云烟。唯有他以最后的行为,向中国共产党人发出的呼吁,仍在回响:我们希望改变中国,希望改变世界,为什么我们不能改变一下自己呢?

对此,法广评论认为,六四过去三十周年,这位当年力图以最后的力量避免屠戮的中共党人自己因之罹祸,三十年了,谈论赵紫阳在中国仍然是禁区,赵紫阳向本党发出的忠告仍被视为禁忌。赵紫阳三个字都会让当权者不适。今天的当权者不但无意承认六四罪名,许多论家甚至怀疑当局将把邓小平六四镇压的手段用于香港。

评论认为,当今的中共当局仍不会像改革派前任那样希冀的去改革。而事实上,外界不少有识之士认为,本身以暴力和谎言起家的中共是不可能改良的。

赵紫阳因同情学生运动,反对邓小平武力镇压的决定,1989年6月被撤职,后被软禁在家长达15年,直到2005年1月17日去世。但一直到现在,赵紫阳还是中共的禁忌。

据悉,在赵紫阳百年冥寿之际,《中国青年报》前“冰点”副主编卢跃刚为赵紫阳所著的《赵紫阳传——一位失败改革家的一生》,已由台湾印刻出版社出版,填补了《软禁中的谈话》、《秘密录音》《赵紫阳文集》等书籍只记载其生平一部分的空缺。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