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颜纯钩: 揭一下中共对港民的底牌

香港民众在尖沙咀组成面具人链,抗议”禁蒙面法”(庞大伟)

要不要和林郑谈判,基于一个判断,便是林郑有没有可能让步?林郑作不了主,那就要问:中共有没有可能让步?最初我们提出“五大诉求”,就是基于中共和林郑都可能让步的判断,结果林郑让了一点步,“撤销”了送中恶法。假如一开始我们就判断政府不可能让步,那就不必提什么诉求了,直接造反就是。

我们有诉求,官方有回应,双方博奕;官方不回应,斗争持续下去,也是博奕。

今日林郑仍死硬,因为中共仍未拿捏好要不要让步,如何让步,让步后有什么后果。早前要过“十一”大日子,跟着又是中美谈判,现在面临的是“四中全会”,都是比香港问题严重紧急的问题,所以中共采取拖字诀,让林郑先对付着,看看内外形势如何变化,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如果军事镇压没有严重后果,中共早就挥军入城了,因为那是最简单直接、一劳永逸的对策。可惜今日与八九天安门那时,已不可同日而语,那时西方对中共还有幻想,今日已经死了心,所以军事镇压就是孤立自己、与全世界为敌的最后一着,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用这一招。

此外,中共也可以指使林郑引用紧急法,把一切类似军事管制的恶法逐一推出,达到没有军队入城、而其结果与军事镇压同等的准军管状态。可惜美国推出《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之后,这个招数也行不通了,一用也等于与全世界为敌。

中共目前面临窘境,很多难题堆积,国内虽然一片爱国之声,但中共自己也知道,中国人的爱国都是靠不住的,只要全国失业率上升,楼价崩盘,数亿人的退休金发不出来,爱国心就会一夕倒转;甚至,只要猪肉供应紧张,物价高涨,都可能造成人心浮动。

现在外部敌人越来越多,环境还会更恶劣,如果外部因素促成内部剧变,内外夹击之下,很可能导致政权不稳。可以说,香港问题是在中共最不想发生的时间点发生了,香港问题搅在内外问题的中间,很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处理香港问题,便不是钱多任性那么简单的事。

对中共来说,目前唯一的办法的是给林郑权力,让她动用警力镇压,希望把香港人打怕了,怕了会缩,缩了就慢慢收拾残局。但香港人太齐心太坚定,林郑又太笨,文的武的都不灵,不但不灵,而且越搞越大剂,把更多香港人变作敌人。百分之七八十的香港人反共,使局面更不好收拾,使他们动用军事镇压的难度更高(解放军入城至少死伤以十万计),也更找不到可以脱困的办法。

本来拖下去也不失为一种以守为攻的策略,可惜拖本身也对中共不利。民众的集体抗争有高度传染性,香港人一闹,已经有别国的人民有样学样,纷纷群起闹事。世界各国有人模仿,香港近在大陆肘腋,更对大陆人有示范作用。任由香港的麻烦拖下去,就会成为大陆民间抗争的催化剂。

10月14日晚,香港民众呼吁美国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案》(李天正/看中国

中共用军事镇压,一定要去到最恶劣没有得退的绝境才会发生,目前还未到这种境地,他也不想去到这个绝境。因此,如林郑的警暴不能解决问题,输入武警国保用肮脏手段跟踪暗杀也不能解决问题,而拖延下去又有更多风险,那中共还有什么选择?

当下中共最棘手的,就是不能煞停警暴。警暴不得人心,只是把更多中间市民推到反抗阵营中去(连中大校长、骆应淦这些高层精英都坐不住了);警暴在国际上很难看,只会激起更多西方朝野的愤怒(美国会已出法案,欧洲各国也都有撑港声音);黑警作恶太多,担恶名吃恶果,内部闹起来只怕弹压不住。但没有警暴,无法对付勇武派的街头行动,无法震慑中间市民,单方面停止警暴,而得不到勇武派的停火回应,那等于缴械投降。

军事镇压行不通,拖又拖不起,中共只剩下让步一途,我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其他底牌。现在拖着,只是他期望有别的转机出现,但笔者也看不到他有什么转机,因为香港人一定不会退,而内外条件拖下去只会更恶化。

要让步,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先叫林郑执包袱走人,这是最简单而对中共成本最低的办法,也不会让中共失太多面子,因为林郑无法管治香港,只好换人,任何国家都是如此。

换了新人,先止警暴,勇武派收歛,让社会恢复秩序,再谈其他。

当然,依中共的本性,很难走这条路,但形势险峻,要嘛让步,要嘛走向更大风险,如何拿捏,就要看最高领导的政治智慧了。作为香港抗争者,对此抱一线希望,从最好处去争取,作最坏的打算,这是明智的选择。

说到底,这就是中共的底牌,这也是笔者对中共让步保留一线希望的理由所在。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