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民生 > 正文

生而为人 各有各的艰难

2014年5月,广东从化区交通执法局的大厅内,一对憔悴的夫妇跪在那里痛苦。

一边哭着,他们一边哀求着面前的交警:‌‌“队长,这次能不能少罚点,我们跑车不容易,外债还没还清...‌‌”

这位交警也感到很悲伤,他知道这对外地跑运输夫妻不容易,但没办法,谁让他们不懂得当地的‌‌“行规‌‌”。

交警有心少罚点,但奈何在从化这个地方,他说了不算,一切还都要‌‌“赖局长‌‌做决定。想想赖局长的性格,交警很踟蹰,但看看这对可怜的跑车夫妻,他还是鼓起勇气给‌‌“赖局长‌‌”发了一条短信:

‌‌“赖局长,要不这次就放他们一马?‌‌”

片刻,赖局长回了信息:‌‌“野鸡车,必须严办,20000块钱,一分都不能少!!!‌‌”

交警看后,无奈地闭了一下眼睛,又感伤地看了一眼这对夫妻...

在广州从化一带跑车的,大都听过一句顺口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重车过从化!‌‌”

因为,任何重车,只要不给从化的‌‌“赖局长‌‌”上缴‌‌“保护费‌‌”,那就得挨办。所谓的‌‌“野鸡车‌‌”,也就是没给‌‌“赖局长‌‌”打过招呼的车,这样的货车,只要进了从化,一身鸡毛往往会被拔光...

以上的这个故事,是我在今天《人民日报》上看到的,虽然‌‌“赖局长‌‌”如今已经被拿下,但货车司机的悲苦人生,却久久氤氲在我的脑海不肯散去。

2008年的韩国电影《卡车》,讲述了一位叫郑哲民的货车司机,为了养活七岁的女儿和年迈的老母,不得不日夜奔波于外的故事。

卡车是借贷买来的,赚得运费又寥寥无几,无奈之际,郑哲民不得不去修理厂,偷偷找人改装了车,因为这样可以多拉一些货物,但倒霉的是,才出了一次车,就被韩国执法部门抓获...

不交钱,车就没收。在这个关口,屋漏又偏逢连夜雨,先天心脏不好的女儿,又突然住院,郑哲民没办法,只有答应一位黑帮大哥的要求,去帮助处理一件违法的事。

一路上,哲民经过各个检查点,都侥幸混过去,但在最后的关头,他却遇到了一个拦路的杀人变态...

2015年3月,江西赣州的老梁带着妻子‌‌“出车‌‌”。20万贷款买的前四后八,两口子已经没日没夜跑了三年,欠款还没还上。

老梁的车,一直跑温州--赣州这条专线,这天在赣州卸完货后,得知温州要后天才发货,为了多拉一趟活,老梁决定放空70公里到金华拉一趟货到温州。

来到金华后,老梁赶紧到配货站信息部打听货源,一个30多岁的女人给他介绍了一单活,总价1300,运费800,那个女的便要老梁先垫付500的信息费。

既然来了,就不能白跑,老梁便给了她500,可等到老梁开车去到永康的工厂时,人家厂子却闲他的车太小,不给他装!

老梁打电话给配货站,那个女的再也没有了当时的热情,老梁有心去讨个说法,但妻子拦住了他:‌‌“出门在外,我们外地人,跟人家当地人争论什么?‌‌”

就这样,老梁白白损失了500块钱,放空费损失也不止500,他说:这一千块钱,我要在路上跑1000公里才能赚回来!

2019年3月,几场大雪降临到河南郑州,家住周口的老魏开车自家的货车到郑州航空港区拉货。跟老魏签约的物流公司,常年承包富士康的货物转运,老魏便经常拉着这些贵重的手机配件,来回穿梭于北京、上海、郑州这三个城市的路上。

在这之前,老魏说:别看车是自家的,我说了不算,刮风下雪,人家指哪咱就打哪,违约的钱咱赔不起!一路上还有保安公司派来的专员盯着,连下车撒泡尿都不行!

老魏还说:其实也不怪这些专员,车一停,公司那边的监控就能检测到,会马上打电话来催你赶路...我们啊!,就是拉货的驴子!

那一次,当老魏开着满载着手机配件的货车缓缓爬上薛店高速收费站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和他联系。

2019年的2月,河南的郑州下了好几场非比寻常的大雪,从一月到三月份,位于航空港区的薛店高速路口,几次封闭...

一位货车司机的妻子曾跟我说:开车的无奈和心酸,只有开车的人自己能体会,每次看到他疲惫不堪的样子,真的好难受。

虽然家里有孩子,但为了老公安全,我还是选择跟车。只要能有我干的,群殴都尽量去干。

有一天晚上,老公开车开到双眼迷离恍惚,我劝他到前面的路口休息,可是等到醒来,车再也打不着火了,车上的货也被人卸去了一半...

偷油贼,将他们车的油全给偷走了!

腊月寒冬里,他们两口子抱在一起取暖,痛哭,哭完后,还得拎着油桶徒步十几公里去加油站买油...

那位司机的妻子还说:辛苦,背债,这些我们都能挨过去,最难受的是,我小孩在家里上学,被同学骂是‌‌“开祸车‌‌家的孩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近几年,网上不断有声音说‌‌“货车=祸车‌‌

传言中说,货车的保险都很高,原因是司机怕自己开得快出事故。但现实是,凡是买大货跑车的家庭,基本都是倾尽家产,一辆车就代表了一个家庭,万一有点闪失,这个家就毁了,所以为了整个家庭的保障,才愿意花钱买这么昂贵的保险。

还有一个说法是大车都不喜欢刹车,不怕事,其实不是货车不愿意刹车,而是货车和私家轿车的刹车系统不一样,货车更多的是气刹,而排气的过程需要几秒钟。

最大的指责还不是这些,那位妻子说:超载,谁不知道拉轻货方向盘把得稳,谁不想轻轻松松安全的上路,但是这里面有好多原因,有些厂家你不给拉,人家以后就不用你了。

有些规则,即使我们说破了天,外行也不懂,罚款罚我们,你们倒是罚源头啊!

也许吧,我真的不懂,但我懂得的是治理了18年超载的结果,依然是满路上拉得满满当当的‌‌“祸车‌‌”。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为富士康拉手机配件的老魏,如果他能做主的话,也许哪天就不会从薛店高速路口,驶入那漫长的京珠高速。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