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中共男篮惨败创记录被逼姓党 德媒揭秘中共体育黑箱内幕 网络民族主义冲击中共官方

在莫雷风波后,德甲营运人士亦披露与中共合作的艰难内幕。上个月结束的2019世界杯,中共国家篮球队在小组赛惨败被淘汰。近日,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推出新政,将限制球队薪金、限制外援、“发挥党支部作用”等等,引发热议。自由撰稿人周建民撰文表示,网络民族主义冲击中共官方外交。此外,与NBA合作的中国厂商,共计27家,其中只有14家终止与其合作关系。

图:2018年2月的一场德甲联赛(沙尔克04对霍芬海姆)上出现的中文广告标牌

带陷阱的巨大中国体育市场

米塔格教授

根据《德国之声》19日报导指出,科隆体育学院体育发展和休闲研究学院院的米塔格(Jürgen Mittag),多年来研究中共体育政策,并认为北京当局提倡“让体育成为政治工具”,使得近期中国对于火箭队的反应,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近期这个风波,就是他们实施压制政策的结果。

一些德甲俱乐部发现,与中国伙伴的合作绝非易事。例如他们与大多数其他合作伙伴签订的合同都是具有约束力的行动依据,但在中国人那里绝不是这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德甲内部人士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人事后会对条约的每一个条款进行仔细的研究,并试图通过重新谈判为自己争取到最大优势。这位德甲内部人士说:"他们会再次审核每一个细节。而且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既要获取经济效益,又要获得技术上的改进和提高。"

还有,资金流向德国也是一个问题,因为中国人更希望将钱留在自己的国家。

沙尔克04俱乐部董事约布斯特

与中共进行合作多年的沙尔克04足球俱乐部董事约布斯特(Alexander Jobst)发现了一点变化,就是中国人说话的口气变得强硬了。北京很清楚他们花钱想要得到的是什么。在中国办事必须要保持高度的敏感性,在我们的合约之中,就会密切注意有关涉及言论自由的条款,因为北京确实是一个毫不妥协的谈判伙伴。

CBA限薪、逼球队姓党

图:中国男篮大刀阔斧改革,新制下易建联(右)将减薪逾半。资料图片

图:中共党国思维进一步渗透到体育;图为习近平出席2019男篮世界杯开幕典礼。

图为:中共男篮国家队6月初参加军训,观看升旗礼;左为易建联。

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CBA)于17日公布《CBA2.0新政》,规定自2020-2021赛季开始,球队工资上限为4800万元,下限为2400万元届时单一球员最高限薪900万元。如此,男篮领军球员易建联将减薪逾半。

不过,外援球员不受薪金限制,CBA规定每支球队只可最多请四名外援,每场比赛最多用两名,每节只可派其中一人。这让本土球员获得更多出场时间,外援的出场时间被进一步压缩。

评论员李亦伸认为,CBA中国职篮根本就违反市场机制的商业体系,这是永远难以跨越的障碍。因为中国篮球现有市场和商机已经是球员“最完美天堂”,中国一线球星不需要跨出世界,踏上不同舞台,完成自我超越,就能享有最完美待遇。

最为奇特的是,球会与球队必须成立“爱国主义教育和价值观培养小组”,“发挥党支部作用”。《苹果日报》说,这反映中共“听党指挥,能打胜仗”的党国思维。

网络民族主义冲击中共官方外交

自由撰稿人周建民近日在苹果日报撰文表示,中共外交部已经在淡化NBA争议,但依旧有大量网民表示会罢看NBA,官方回应与民众反应的落差源于网络民族主义的崛起,也反映其未能在任何时候,配合官方外交方向的特色。

以往,民族主义在中国的体现就是上街游行。近年的网络民族主义刚刚相反,表达爱国情操的「成本」变低了,不用走上街头,在微博、微信写几个字呼吁罢看NBA便可。官方的角色也减弱。

对官方而言,网络民族主义的可操作性相对较低。在微博已不是新鲜事的年代,如胡锡进等带风向的成效也是成疑。例如,他写下「停止与NBA合作无需成为一种风潮。」后就有人留言指他是骑墙派。每位网民的言论份量趋于平等,也不是约谈几个帝吧出征的管理员就可以确保无人「出征」到海外。

如今,中国网民都懂「走出去」,到Facebook、IG留言。由于网络很多时只是各自表述的场地,这次莫雷言论风波也就让美国人发现原来「争取自由!与香港站在一起!」在中国是等同「港独」。网络民族主义以更快的速度、更大的规模放大价值观上的差异,对比传统民族主义,其产生如外国球迷入场「撑港」的场面,也不见得是官方所乐见。

仅14家合作商终止与NBA合作

图:休斯敦火箭队总经理莫雷与NBA球员。

根据中国官网显示,与NBA官方进行合作的27家厂商,不过,终止合作关系的厂商只有13家而已,基本都是中国厂商,而未终止合作关系的厂商基本都是合资企业。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