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一个项目已赚超过124亿!吴小晖母怒爆中共吞299间民企

吴母拟探望儿子,不料连续28次申请探视均遭拒绝。儿子生死未卜,她一怒之下大爆中共借安邦之名乘机侵吞299间民企,仅一间民企的其中一个项目已赚超过124亿(约137亿港元)。而协助吴母的律师,现已被当局吊销牌照!

中国富豪纵使穿得如何光鲜,在中国特色的法制之下仍然朝不保夕。总值2万亿元人民币(下同,2.2万亿港元)的安邦集团,曾经一度登上世界舞台。然而,中共一句“集资诈骗”,邓小平前外孙女婿、安邦集团创办人吴小晖立即“玩完”,判监18年,没收857亿(约950亿港元)资产,遍布各地的业务随即被煎皮拆骨,律师形容安邦是“被妖魔鬼怪捉去准备食肉”。钱被搜刮完了,人也未必保得住!吴母拟探望儿子,不料连续28次申请探视均遭拒绝。儿子生死未卜,她一怒之下大爆中共借安邦之名乘机侵吞299间民企,仅一间民企的其中一个项目已赚超过124亿(约137亿港元)。而协助吴母的律师,现已被当局吊销牌照!

年过70岁的吴小晖母亲林香美在微信有一个公众号,相片是“我要见儿子吴小晖”。9月30日,她第28次前往上海宝山监狱,欲与儿子见面。但与之前27次一样,她半步都踏足不到监狱,保安称“不了解情况,不接待”,连打电话传递消息都不肯。今次更有警员出来驱赶,向她斥道:“等通知,以后不要来了!”她激动得心脏病发。吴小晖已经超过一年没见到律师,母子在一墙之隔,见面机会已被监狱无故阻拦28次。李金星律师获林香美所托处理案件,但他的律师执照现时已被官方吊销,外界指与他代表吴案有关,惟他否认。

根据 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监狱法》第48条:“罪犯在监狱服刑期间,按照规定,可以会见亲属及监护人。”若不能即时安排,监狱须在48小时内重新安排。另一位曾代理吴小晖案的律师周泽认为,官方阻挠吴小晖母子见面的做法违规:“祸不及家人,无论多大的案子,当事人和亲属都有理由依法申诉和控告。”

为何中共在此案不惜做到滴水不漏呢?周泽认为“敏感背后是利益”。现年53岁的吴小晖在去年8月被指“集资诈骗、职务侵占”,一审判18年,没收105亿(约116亿港元)资产。吴不服上诉,上海法院维持原判,但竟“追缴其违法所得总计752亿元(约833亿港元),前后合共857亿”,前后总计多收6倍钱。这种征收“违法所得”并不合理,吴母林香美指“没有经过审理、没有告知,没有抗辩”。周泽认为接管组单是剥离所得的安邦资产已超过万亿,法院仅指吴小晖集资诈骗652亿(约723亿港元),安邦不可能无钱赔。周说:“保险公司是没钱赔付导致哪个险民利益受损了吗?被害人在哪里?”

这752亿元,似乎不是吴小晖违法所得,而是安邦集团接管工作组组长何肖峰,甚至是中共政府违法侵吞的违法所得。林香美近日发公开信,举报接管工作组的黑幕,指接管工作组在去年由保监会(现称中国银保监会)指令成立,原则是“保持安邦集团稳定经营,依法保障保险消费者及各利益相关合法权益”。不过,林香美发现工作组借接管名义,竟连消带打接管与安邦合作的299间公司,部份是吴只拥有部份股权,部份甚至是与吴无关的公司。这些公司的股东没有被知会,权益完全被忽视。接管小组一来,公司就被完全控制。律师周泽反问:“银保监对安邦及其股东股权、资产的处理,是否需要遵从公司法、物权法的规定?”

浙江的西溪置业是299间被工作小组无故接管的公司之一,公司旗下有豪宅地产项目西溪公馆,项目总值是130多亿(144亿港元),公司与安邦集团并无股权关系。接管小组将西溪公馆委托给李明的远洋集团管理,但西溪公馆所得仍然上缴西溪置业,远洋无法获利。举报信指接管小组与远洋集团合谋,由接管小组操控的安邦以“公司违约”为名,巨额控告西溪置业及西溪公馆等6间被无故接管的公司,起诉金额90亿(100亿港元),违约金便已40亿(44亿港元)。控告及被告都是由接管小组控制,被告“缺席判决”败诉,结果西溪公馆100%股权被拍卖。

天价西溪公馆,只有一间公司入标,结果中标者北京邦邦只用5.98亿元(约6.6亿港元)便购入总值130亿的地产项目,足足节省了124亿,劲赚20倍。有趣的是,北京邦邦正是远洋的公司,当日由安邦用0元转让了50%的股份。换言之,一间由远洋托管的地产项目,涉嫌经过安邦自制的诉讼,正式变成远洋的项目,而远洋背后的大股东,则是国务院操控的中国人寿保险。因此,接管小组初心“保持安邦集团稳定经营”,其实是贱卖产业给国企赚钱。无怪周泽形容:“吴小晖被关被判,财产被剥夺,不让家属探视,不让律师会见,这是比唐僧西天取经途中被妖魔鬼怪捉去准备吃肉更可怕的事!”他质疑官方做法是否逼迫吴小晖配合处置安邦,据他所知,目前连吴小晖的妹妹吴晓霞亦被控制,他直斥保监会“吃相太难看了。”

事件也许并非法律问题,而是政治清算,抢夺民脂民膏。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像安邦这些大型企业早已能走出国际,成为了国家级走资渠道。中共虽然可用金融方式处理,但无法完全杜绝资金流失,加上不少党内高干子弟都通过大型民企走资,实际上是“撬中央墙脚”,故中央想在民企参一脚盯实。事实上,安邦背景充满红二代色彩,吴本身是邓小平的前外孙女婿,已故中共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前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及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亦一度担任集团董事,全盛时期2万亿资产,购买力惊人,一直被指是中共的“白手套”。

资深银行家、美国银行及中国建设银行(亚洲)前高级副总裁吴明德认为,安邦的情况不算孤例,阿里巴巴的马云、腾讯征信的马化腾及百度的李彦宏突然全数辞任,集团亦安插不少“政府代表”。此举其实是中共对民企的新打压方法,要在巨型民企夺取民脂民膏。他解释,中共自江泽民、胡锦涛执政后,不少资金外流,目前中美贸易战已开打了一年多,在体制内的储备已见不足,“没有真金白银打呢场仗,最好就是将大企业的现金自己拿来用,接管他们,充实国库。”他认为搜刮民脂民膏是中共的最后一步,证明经济问题严重,当民脂民膏在民间搜刮到尽的时候,政权便步向倒台边缘。

安邦资产变卖表(部份)

★浙江杭州城西的别墅:9月将4间别墅出售,总值4,500万。

★和谐健康:7月转让51%股权给福佳集团,传作价190亿,福佳有大连政府背景。

★成都农商银行:去年12月宣布转让35%股权,作价168亿元,传四川国企五粮液等接货。

★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或将出售,估价55亿美元(389亿人民币)到58亿美元(410亿人民币)不等。

★邦银租赁:出售股份给 大陆中原银行及河南万松,底价约47.35亿元,新大股东中原银行属河南国企。

★成都静广:有意出售全部100%股权,转让底价2.87亿元。

★成都京合:有意出售全部股权,转让底价2.17亿元。

备注:货币单位人民币;上述资产属于安邦旗下公司全资或控股公司

资料来源:《苹果》资料室

吴小晖小档案

年龄:53岁

籍贯:浙江温州市

家庭:传有三次婚姻,2004年与中共元老邓小平外孙女邓卓芮结婚,两人育有一子,但现传已离婚。

经历:

曾在温州平阳县工商局工作,后弃政转商。

1996年,成立联通租赁集团有限公司。

1998年,成立旅行者汽车集团。

2004年,与邓卓芮结婚后创办安邦财险,并逐步扩张。

2013年,出任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

2018年,安邦集团被接管;5月10日,吴小晖因集资诈骗罪、职务侵占罪判监18年,剥并处没收财产105亿元。

2019年,上海一中人民法院再度追缴其违法所得752.4851亿元。

货币单位人民币

资料来源:《苹果》资料室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