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彭斯演说忆百年 恐怕现在没几个中国人明白

—彭斯演说忆百年

作者:
美国对华百年关系,道义多于利益,理想多于现实。因为美国立国以人权民主自由为宗旨,无论如何开拓贸易利益,总不可忘却此一立国精神。

中国以为很了解美国,但其实不懂得解读美国。

美国对华百年关系,道义多于利益,理想多于现实。因为美国立国以人权民主自由为宗旨,无论如何开拓贸易利益,总不可忘却此一立国精神。

中华民国建立后,美国国会于一九一二年二月通过联合决议,支持中国人民努力抛弃帝制、转化共和。

一九一三年总统威尔逊在北洋军阀向国际财团贷款谈判中,撤消美国对参与财团的美国银行的支持。以免美国银行界提出苛刻的要求。

一九一五年,日本向中国提出“二十一条”,美国反对。

一九三一年,日本发动“沈阳事变”,占领中国东北,总统罗斯福演说,主张遏制国际侵略。虽然并无后续行动,而罗斯福的民主党政府也被商界左右,最终置美国民间的抗议的不顾,继续出售石油与废铁给日本,最终虽然在日本与德国结为轴心同盟的压力下,又全面撤消对日本的出口,导致日本偷袭珍珠港。

当对华政策,诉诸民间,则道义为先;左右于商界,则利益偏重。美国的问题是两党交替,对重大的外交政策难以一致。如一九〇五年总统塔虎脱与日本秘密协定,承认日本享有对韩国的殖民宗主权,日本则默认美国吞并菲律宾。

一九〇八年美日两国发表声明,声称互惠尊重彼此领土“现状”,包括太平洋地区。换言之,美国对日本在东亚的扩张也有所短暂的默认。

美国对华政策在利益和道义中摇摆不定。珍珠港事变之后,美国与中华民国方成为盟国。但在世界大战之中,罗斯福和邱吉尔决定欧洲战场利益为优先。美国名将麦克阿瑟却被调到太平洋战场,麦克阿瑟以太平洋为优先,又在国内遭到排挤。

美国对华政策错综复杂,就是因为两党民主政治。今日的共产中国对美国研究透彻,知道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可以分化,白宫和国会之间又可以用利益金钱来挑拨。

只是遇到川普,讨厌华尔街,又多了一层传媒和学者,直接向民间喊话,一切从头开始。

彭斯两场讲话,直接对中国人民动之以感情,有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罗斯福的风味。这种风格调子,是布殊、克林顿、奥巴马这个年代,都没有的。犹太人基辛格当道之际,一切讲利益和权术,只想到用中国制衡俄国,中国人只是这位战国策的洋策士一堆棋子,更是说不出来。

彭斯说出来了。中共自然震怒,但这一代的中国人,与四十年代青天白日那一辈不同,听得通澈明白的,恐怕没有几个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