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人脸识别首案:动物园刷脸被教授起诉

浙江杭州一动物园强制游客人刷脸入园,被浙江理工大学副教授郭兵起诉,引发坊间热议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人脸识别被越来越多的民众反对。

大学教授将动物园告上法庭

据《钱江晚报》等媒体报导,法学博士郭兵在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任教。该校官网信息显示,其职务为特聘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不久前,他收到了来自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一条短信,提示他的动物园年卡如果不进行人脸识别将无法正常使用。

郭兵不同意人脸识别,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于10月28日向杭州市富阳区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赔偿其购买该年卡的损失,即退还年卡卡费1,360元人民币。11月1日,该法院正式受理此案。目前,该案尚未确定开庭时间。

你采集我隐私泄露谁负责?

郭兵今年4月花1,360元购买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年卡。该卡有效期为一年,不限次数,入园时要同时验证卡和指纹。10月17日,园区向他发来短信,称“年卡系统已升级为人脸识别入园,原指纹识别已取消,即日起,未注册人脸识别的用户将无法正常入园。”

郭兵认为,面部特征属于个人敏感信息,一旦泄露、或者滥用,极易危害消费者人身和财产安全。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9条,“经营者收集、使用消费者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消费者同意。”

据此,郭兵认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在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通过升级年卡系统,强制收集他的个人生物识别信息,严重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相关规定。

“采指纹,我是同意的。但是采集人脸信息,我是拒绝的,难道因为我拒绝人脸信息采集,作为年卡用户的我就不能享受入园的权利吗?”郭兵说。

郭兵表示:“一家动物娱乐游乐场也能采集人脸信息,安全性、隐私性我都表示怀疑,万一信息泄露谁能负责?”

公开信息显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于2002年正式开园营业。园区占地3,500亩,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是华东地区颇具规模且可自驾车入园游玩的野生动物园。

园区一位工作人员对财新网表示,2019年9月起,园区开始陆续拆除入口处的指纹验票闸机,转而采用人脸识别系统进行游客入园验证,直至10月中旬,园区内指纹验票闸机已全部拆除,游客无法采用指纹识别的方式入园。

对于教授起诉动物园的行动,很多网民纷纷表示支持:“不愧是教授,坚决支持诉讼,就是不能同意‘随意录取个人信息’。”“好样子,终于有人对人脸识别说不了。”

“完全赞同!科技的发展无可厚非,但用和不用必须给予充分的选择权利!”

“如果这个扫描系统被黑或者顾客的身份信息被贩卖,谁担责?”

“随意录取个人信息,兲朝连人的基本权都保证不了。”

“到处都是人脸识别,滥用的太多了……”

被外界认为中共监控系统的“人脸识别”在中国越来越普遍的被应用,也激起越来越多反对声浪。

清华教授:当局要防谁?

北京市轨道交通指挥中心主任战明辉10月30日在一场论坛中声称,北京地铁要应用人脸识别技术实现乘客分类安检。有北京市民认为,被当局标签的乘客会被列入黑名单,成为管控对象。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劳东燕,随后撰文对此表达反对。她说,人脸识别涉及对个人重要的生物学数据的收集,相关组织或机构在收集之前,必须证明这种作法的合法性。

她表示,如果当局是作为收集的主体,显然需要法律明确予以授权;当局无权以安全为名,来搜集普通公民的生物识别数据。倘若是企业或其它机构所为,起码需要获得被收集人的明示同意,否则就是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

她感叹说:“(官方)对安保的无节制投入,究竟是要防谁,要保护谁,我是越来越困惑了。”作为名牌大学的法学教授,她感到自己也成了被当局防范的对象。

另一北京居民野靖环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以后出行会尽量避免使用地铁。“‘全民为敌’了。所有的人都成了嫌疑犯了。这实际上是中国政府非常没有自信的表现。现在北京地铁连平常喝的水都要安检。政府到底怕什么呢?它们就是想通过各种各样的(措施)给公民给老百姓施加压力,让代价产生恐惧。”

近年整个中国大陆遍布监控探头,预计明年年底前数量会增至6亿2千多万个。外界相信,当局准备以监控探头配合人脸识别技术,利用社会信用评分系统全方位监控人民。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心茹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