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李福钟:习近平的威权统治之路(多图)

作者:

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10月24日在华府的演讲,由于针对美中关系、香港问题、美台关系等十分尖锐的问题表达了川普政府的态度,引起了全世界的注目,多日来国内外媒体已经有不少分析评论。然而迄今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彭斯在演讲中三次形容当前的中国为“威权国家”(authoritarian state),这个关键字“威权”,其实内含相当深刻的政治和历史意义,因此更让我相信彭斯的演讲绝非随兴之作或虚张声势,其背后的捉刀人(影子写手),甚至是“捉刀人们”,实乃政治学和中国近代史的专家,相当令人玩味。

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

所谓“威权国家”或“威权政体”,是1950年代欧美政治学者为了研究出现在二十世纪的非民主国家而衍生出来的学术分类。最早的研究对象其实是史达林的苏联和希特勒的德国,这两个政体分别在1930─1940年代的欧洲造成惨绝人寰的浩劫,于是像汉娜.阿兰特(Hannah Arendt)或布里兹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这群重量级学者,遂使用“极权”(totalitarian)或“极权主义”(Totalitarianism)的概念来描述这两个极右和极左的政体。

在这类型极权国家中,垄断性的意识形态、高强度的群众动员,以及无所不在的国家监控与恐惧,是其最主要特征。有趣的是,希特勒的纳粹党是极右的法西斯主义,而史达林的苏联共产党则是极左的布尔什维克党,两者的政治光谱天差地别,但在“反民主”的手段上却如出一辙,以至于二战结束后,欧美学者不约而同将两者放在同一个政体分类中。

然而除了共产苏联和纳粹德国,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的反民主政府,却不见得拥有那么强大的意识形态,也并不鼓励狂热的群众动员。1964年西班牙裔的美国政治学者胡安林兹(Juan Linz)于是使用了“Authoritarianism”(威权主义)这个概念来统称并分析这类型政权。

胡安林兹最初的研究对象是西班牙的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随后他的研究模型被学界拿来应用在全球其他独裁者身上,也都相当适用。包括葡萄牙的萨拉查(António de Oliveira Salazar)、南韩的朴正熙、菲律宾的马可仕(Ferdinand Marcos)、印尼的苏卡诺(Sukarno)和苏哈托(Suharto),以及台湾的蒋介石和蒋经国。

胡安林兹的理论最常被拿来分析中南美洲众多的军人独裁政权,在政治学界的影响十分广泛。因此自1960年后期以来,政治学上对于出现在二十世纪具有“现代性”特征的各种反民主政体,大抵上要不归类为史达林和希特勒式的极权主义,或者就是以佛朗哥为范本的威权主义。

政治学者胡安林兹(Juan Linz)。

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无疑与史达林的苏联,或是金氏家族治下的北朝鲜一样,都属于极权主义的范畴。在这种政体中,单一至高无上的意识形态笼罩一切思想和言论领域,一次又一次的群众运动被利用来推动政治、经济、甚至是文化艺术或公共卫生之类的政策。

在这种高强度的群众动员中,宣传机器以24小时不歇息的方式洗脑着一般人民,统治者对于人民的要求非仅驯服而已,而且必须是某种狂热的投入状态。这种政权的统治形态其实非常近似基本教义的宗教狂热,政治领袖的角色一如教主,受到难以自拔的信徒们膜拜。

然而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邓小平放弃了毛派的极权主义统治,改革开放政策下的中南海领导层,不再凡事强调意识形态正确性。原本军事化管理的农村被允许恢复成传统的家户耕作,而城市里铺天盖地的国营体系也出现松动,私营工商业被逐步放宽。最终在二十一世纪,出现了类似阿里巴巴或腾讯这类富可敌国的私营企业。

此外,大规模群众动员的政治运动,也不再是中国共产党的偏好。如果以1986年中国学运及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经验来看,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共产党已经不再拥抱群众运动,反而是避之唯恐不及,近二十年来尤其对于地方性的示威抗议都加以无情镇压。

总之,毛泽东去世之后的中国,明显从原本的极权体制,转向一个有限度允许经济和社会制度开放的政体。依胡安林兹的理论,这是一种“后极权期”(post-totalitarian)的威权政体,类似于史达林死后直至1990年代初瓦解以前的苏联。

彭斯演讲中并没有笼统称呼习近平的统治为独裁(dictatorship)或专制(autocratic),而是相当精确使用了“威权”这个关键字。可以看出美国官方的中国研究专家相当准确掌握了中国从毛泽东时代以降的政治变迁,同时也以这样的理论背景来理解习近平统治下的北京政权。

柯林顿与江泽民。

过去三十年来的美国中国政策,原本寄希望于透过逐渐壮大中国国内中产阶级,进而影响内部政治环境,最终目标是让中国融入全球资本主义体系,这即是所谓“和平演变”策略。从江泽民到胡锦涛主政的23年间(1989─2012),美国持续以这一策略展开与中国的政经合作关系。

尤其是柯林顿主政八年期间,与中国之间建立所谓“战略性夥伴关系”,双方元首持续互访。美国即使经年累月付出庞大贸易赤字,然而出于和平改变中国的期望,白宫的中国专家们依然相信凭着自由贸易政策,有朝一日可以让中国融入全球体系,成为负责任的区域大国。

然而2012年底上台的习近平,在极短时间内便把美国保持超过二十年的中国梦彻底粉碎。习近平放弃了1992年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外交策略,开始对内高压统治、对外耀武扬威。由于习近平上台的时间点,正好是全球互联网及影像辨视科技达到高度成熟阶段,习近平为了进一步对中国人民进行人身控制,尤其是压制少数民族地区的抗暴行动,于是建立一套全国性的社会评等制度,透过无所不在的公共空间监视系统,以脸部辨视技术确认每一个人的身分并进行管控。

依习近平2014提出的说法,这种政策就叫做“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习近平从严治党的手段是以反贪腐之名整肃政敌,这并非本文主题;倒是“依法治国”,最终成了严格执行人身控制的冠冕堂皇理由。预计全中国到2020年将设置超过六亿二千万部监视器,也就是每两个中国人就会有一个监视镜头进行录影存证。美国总统川普2017年上台之后,多次公开以“欧威尔式”(Orwellian)来形容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现况,指的就是中共的监视系统,已经布建到仿如乔治欧威尔在小说《1984》中所描述的恐怖状态。

事实上川普总统在其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已经开始针对中国近三十年来掏空美国、窃取美国财产的贸易行为提出指控,上台之后更对中国在全球的军事扩张进行反制。这是一年多来美国开打贸易战的真实背景,也是川普政府惊觉中国正打算以其经济实力为后盾,建立全球政治和军事霸权,所不得不采取的措施。彭斯在演讲中讲的够清楚了:“中国正利用‘一带一路’在全球各地港口建立据点,表面上出于商业目的,最终都可能转为军事用途。”

习近平

习近平执政七年来,对内执行更紧缩的威权统治,对外以扩张性民族主义来换取中国人民的效忠。这样的路线会不会成功?中共内部反习势力是否甘心就范?与川普的角力谁能胜出?山雨欲来风满楼,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为政治大学台湾史研究所副教授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思想坦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