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大纪元:大国对抗 美军现代化新战略揭秘

10月16日,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发布了12页的现代化战略的更新版,首次用16年的时间表详细阐述了自己的战略计划,并明确了新的战争理念:多领域作战(Multi-Domain Operations– MDOs)。

贝尔直升机与美国地面部队的概念图。垂直升降计划是陆军现代化战略中确定的六个优先领域之一。(贝尔直升机公司)

随着近年来美国军队一直在为反恐战争而不断地打磨自己,在过去的15年里,大多数美国民众已经都熟悉了诸如“反游击战”和“简易爆炸装置”,以及早期海湾战争期间所引入的“震慑与敬畏”(Shock and Awe)等等这样的军事名词。

但是现在,如果陆军现代化推行者正确理解了这些概念,那么两个新的词汇将会主导美国未来的战争:“多领域作战”(Multi-Domain Operations– MDOs)和“大国对抗”(Great Power Competition)。

这些概念正是新成立的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Army Futures Command– AFC)最近公布的《16年陆军现代化战略》(16-year Army Modernization Strategy)的核心。

当美军在尘土飞扬的阿富汗赫尔曼德省(Helmand)平原和伊拉克巴格达绿区的街道上运用反游击战术的时候,而世界进入了iPhone时代,中共和俄罗斯正加紧制定雄心勃勃的、用最新技术将军队武装到牙齿的战略。

在过去的15年里,中共悄悄地将其年度军费开支增加了两倍,达到了大约2000亿美元,并且明确地将重点放在利用人工智能(AI)、云计算和高超音速导弹等最新发展的技术上面,以期能够对抗衡美军。

在川普(特朗普)政府的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的推动下,美国军方正在迎头追赶。许多分析人士都认为,冷战结束后,美国一直“在驾驶盘上睡大觉”,原地踏步。

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AFC)是负责应对这个新一轮“大国对抗”挑战的机构之一。该司令部成立于2018年,旨在推动被许多分析人士称为45年来最大规模的军方整顿重组。但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不仅仅是要为前20年的整顿重组周期提供新的想法和列出优先事项,未来司令部认识到,快速技术发展促使其去锻造一种以融合轻型科技初创企业的精神与军事纪律及战略的新战术。

10月16日,美国陆军未来司令部发布了12页的现代化战略的更新版,首次用16年的时间表详细阐述了自己的战略计划,并明确了新的战争理念:多领域作战(Multi-Domain Operations– MDOs)。

多层次对抗(Multi-Layered Standoff)

《2019年现代化战略》(2019 Modernization Strategy)的作者埃里克‧史密斯(Eric Smith)上校就此对《大纪元时报》(The Times Epoch)表示:“多领域作战是陆军的新战争概念,已在去年10月得到参谋长批准,12月公布在文件中。”

史密斯介绍说:“它描述了美国军队未来将在陆地、海洋、空中、太空和网络这五个领域的行动。”

多领域作战(Multi-Domain Operations,MDOs)所瞄准的目标就是所谓的多层次对抗。

史密斯说,多层次对峙可以被想像成从敌方阵地辐射出来的“同心圆防御圈”,从内层的传统的火炮到远程火炮,再到外层的地对地、地对空和空对空导弹。

在这些之上的是其它层面的对抗:电子战、非常规战、网络战和信息战。

史密斯说:“地对空导弹、巡航导弹、地对地导弹⋯⋯这些都是我们熟悉的作战效应。”“(但)看看俄罗斯在信息战、网络战方面的所作所为ーー他们试图在我们还没有达到常规作战效应之前就干扰我们的作战行动。”

他说:“为了降低这种影响,我们必须能够在所有五个领域同时作战,这样他们就不能大规模攻击我们。”

六大技术重点

美国2018年的军队现代化计划优先考虑了新军事装备的六个关键领域,以应对多层次的对抗:垂直起降战机、远程精确射击、导弹防御、网络战、下一代装甲战车和士兵战力。“垂直起降”是要创造下一代战机,包括载人的和自动驾驶的。

下一代装甲车辆包括潜在的自动驾驶战车、定向能武器和新一代装甲等技术。

远程精确射击是指研发、制造新型导弹和火炮,以便与中共和俄罗斯现有的远程射击系统相抗衡。

导弹防御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旨在能够防卫来自那些被很好地防护着的敌方导弹阵地的攻击。

网络技术对于将多个领域联合在一个指挥系统之下也是至关重要的。

士兵的杀伤力,顾名思义,就是给予地面部队更好的训练和更新一代的武器。

但是史密斯说,现代化不仅仅是代表着将有光鲜亮丽的新武器玩具,也不仅仅是遵循以前已有过的周期性整顿重组。

关于尚不存在的战争的理念

2019年的现代化计划是在前一个计划的基础上制定的,它为能够加快从概念到实战的过程画出了理论、训练和概念的框架。

新的装备需要尽快地交到士兵和指挥官手中,使他们能够知道如何在战场上最大限度地利用它,并且可以摆弄更新装备的原型机。

史密斯说,这一切都是全新的。

他说:“在这之前,与某人谈论现代化,他们会觉得你可能只是在研发一个新装备。”

“但是,我们不仅要提高装备能力,而且还要确保装备所需的其它的一切——原则、训练和战略——都到位并同步进行。”

实施多域作战(MDOs),不仅需要快速的重装备、重新训练,而且需要对战场的各个组成部分进行重组。

在集中力量打击武装份子游击战时期,美国陆军基本作战单位缩减到了旅级别,即1500至3000名士兵,这样就能够提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等战场作战所需的专业技能和火力装备。

但是一个旅的兵力无法提供打破多领域作战僵局所需要的力量。

“在过去的15年里,我们的军队一直在以旅为中心作战,因为我们一直在进行反游击作战和为维护稳定作战。”“多领域作战则要求我们去更多地关注师和军团的规模。”

一个师通常由三个或三个以上的旅组成。一个兵团由两到五个师组成,总兵力在两万到五万人之间。

根据该战略文件,新的多领域作战部队将组合“网络化载人和无人平台、火力、电子战、网络、情报、监视、侦察、工程师、维持、通信和保护等多方面能力,并将之贯穿所有梯队,从作战小队到整个战区。”

10年来首个多领域作战一揽子战力方案

根据这个军队现代化的文件,陆军将在2026年至2028年间认证其第一个多领域作战一揽子方案,然后进入下一步升级,并计划在2035年完成。

与此同时,美国陆军将在2022年之前开始部署这六个关键要素的新武器装备。到2025年,美国陆军将调整部队规模,并使其同新技术装备相结合,训练也将“融合复杂的现场、虚拟和合成环境”。

到2025年,军方培训中心也将进行现代化更新,以模拟多领域作战环境。

陆军已经调配了330多亿美元,以确保为现代化工作的实施提供充足的资金。

然而,尽管这些现代化计划首次提出了具体的战略目标和实施时间框架,但史密斯强调,未来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对手。

“现代化是一个持续的工作,”他说,“而它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

“我们不会在未来20年执行一个只有固定步骤的计划。但它提供了一个路线图,我们可以在此基础上做出优化更新。”

向科技界开放

陆军现代化司令部正在接触普通的科技创业公司,并推行积极冒险的创新文化,准备先将原型装备交到士兵手中,以获得他们的反馈后再走下一步。

史密斯说:“这是陆军现代化司令部(AFC)的总部设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原因之一,因为那里就是一个大型的创新中心。因此,他们可以直接接触到来自科技界、学术界、大学体系以及许多在那里创业的技术创新者的成果。”

根据史密斯的介绍,现代化司令部的想法是要尽快先得到新装备的原型样品。

“(我们的想法是)不管是创业公司的创新者,还是科技公司的实验室,或者国防公司的实验室,都需要让我们尽快拿到它(新装备样品),然后我们就能决定,这是否是我们想要继续去追求的东西。”

同时,史密斯表示,向更广泛的民间技术领域开放,与其说是对当前国防生态系统的转变,不如说是“开放网络”。

他说:“我更愿意把它看作是能够利用一个以市场为基础的开放社会的实力。”

其他的军事分析人士也一致认为,这种协作是能够对抗中共和俄罗斯的依靠国有科技企业做法的方式。

美国陆军军事学院(U.S. Army War College)战略研究所(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兼职研究教授罗伯特‧J‧邦克(Robert J. Bunker)博士就此对《大纪元时报》表示:“相对于中共能够掌控、利用众多财富500强企业(其中许多企业直接属于中国共产党)的作法,美国国防部却别无选择,只能依靠自己的高科技公司的专业知识和研发能力。”

根据《军队现代化战略》,就目前而言,尽管人们普遍认为中共仍是美国军事优势的长期对手,但俄罗斯也是现时的“最大技术威胁”。

文件中写道:“俄罗斯军方在恢复自己的发动现代战争的能力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并且利用了从克里米亚、乌克兰东部和叙利亚汲取的作战经验,”“俄罗斯已经公布了一些新的战力,如使用网络代理(proxies)、无人和机器人系统、精确打击武器以及先进的网络战能力等等。”

但是,中共预计将在中长期内超过俄罗斯,成为我们的“最强有力的威胁”

据报导,“中共目前正在开展包括人工智能、超人、机器人、有人/无人机集群(swarming)、先进材料、生物工程、量子信息科学、空间技术、生物识别等领域在内的一系列军事相关技术的研发。”

许多分析家指责美国在冷战后变得自满,并在反恐战争中被打击武装分子的行动分散了注意力。

但是史密斯说,过去的15年也提供了很好的经验,告诉我们当军队直接面对并专注于一个新的挑战时,他们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他对此表示:“当人们说我们已经落后了的时候,我总是有点不爽,”“因为我们建立了全球最好的反游击战部队,因为我们专注于此。”

“而现在,我们正在改变目标,因为作战环境已经改变。我们必须根据新的作战环境重新部署军队。”

可以在推特上关注西蒙:@[email protected] spveazey#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Simon Veazey报导/高杉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