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刘水:癫狂生物岛

作者:

广州官洲岛(广州国际生物岛)俯瞰图。图片来自网络

我更喜欢生物岛的旧称官洲岛。

十多年前,旧称被压缩成地铁4号线穿越小岛的一个冷清站名,和孤立陈氏宗祠前、面向大学城装点风景的巨石刻字。

2019年8月,这是官洲村存留的新印迹之一。摄影|刘水

官洲岛土地上,曾流淌原住民反抗拆迁而丧失的生命、鲜血和伤痛。至今,尚有几十人坚守在宗祠周边破烂不堪的残房旧居中。他们养种鸡鸭羊蔬菜,艰难维生。

宗祠路口,专设保安亭,24小时值守,监控上访。

​2007年3月,施工方与村民爆发冲突,村民1死14伤,施工方无一人伤亡。羊城晚报报道部分截图。

官洲岛是珠江后航道(牌坊河,仑头水道,官洲水道)上的一个江心岛,面积1.83平方公里,原住民三、四千人,环岛6.6公里。南北分立揽胜园和水墨园两座缓坡山丘,海拔不及百米,山脚周长各约1公里。山坡植被,精心栽植;亭台楼阁,错落有致。

官洲岛陈姓家族的先祖,自宋朝南迁建村,迄今已有一千余年历史。村民世世代代,与世无争,以种植水稻、果树、蔬菜和打渔维生。官洲岛西部紧邻广州南肺——两万亩瀛洲生态公园,堪称世外桃源。官洲岛北部与黄埔港,隔江相望。后者是明、清两代严厉实施“海禁”愚政年代,全中国唯一对外开放的港口。

岛北跨江依次还排布琶洲会展中心、长洲岛、黄埔军校;东、南方隧道和地铁贯通大学城;西部接收小洲村万亩果园的灵秀。便桥西南端百余米、万亩果园边缘南沙高架桥下,分布着百余个艺术工作室、展厅。

官洲岛虽远离市区,但身处广州要津,加上交通便利,实乃广州的一块风水宝地。政府岂能放手。

官洲岛被称为“广州的生物CBD”,与城市CBD珠江新城南北对应。2019年,广州文物所在岛上发掘出汉代墓葬群。这可能是秦始皇所派50万南征大军、后建立西汉南越国赵佗时期,来自北方军民的墓葬地。

2013年1月,遗存在陈氏宗祠附近墙壁上的征迁公告和信箱。我去过不少广州的宗祠,大多张贴着村落被拆迁的血腥文图。摄影|刘水

官洲岛、万亩果园、珠江、大学城岛、便桥、长空和高架桥,远眺广州中心区珠江新城广州塔,构成无规则巨大空间,视野开阔,空旷幽静,没有丝毫城市压抑感。最美在夏日黄昏,长空燃烧,乱云飞渡,夕阳坠落天际线。

2019年7月某天黄昏,从官洲岛便桥远眺广州塔,直线距离11公里。摄影|刘水

这个完美空间的中心位置,无疑是便桥。我每去岛上骑行,必经便桥。夏夜,常有周边居民,坐在桥面人行道台阶上,纳凉、休憩或闲聊。这是一处绝佳的天然风口,也是观赏广州城市天际线的最佳位置。

这个空间是我一住小洲村十年,仅有的几个理由之一。我至少登岛上千次。徒步记录个位数,大多环岛骑行。早年结识留守岛上宗祠的陈姓村民,偶尔会顺路探访。

生物岛初期拆迁工地——陈氏宗祠前。宗祠是千百年来南迁广府人的精神信仰所在和公共生活据点,官方血拆暴征对此有所收敛和忌惮。图片来自网络

官洲岛拆迁初期,陈氏宗祠悬挂的横幅。此种复杂的拆迁利益分化,让血缘宗亲退居其次。2019年6月第三届“官洲国际生物论坛”大会,将广州文保所追认保护的陈氏宗祠及周边古建,暂规划为小型文物公园。图片来自网络

拆迁后留守宗祠的部分村民。十多年来,他们坚持去市、省和北京上访,有人因此被拘押。至今祠堂路口专设一座保安亭,保安24小时看守。一次,我骑行拐进祠堂,一位年轻保安跟随。住在祠堂的老妇手指保安笑言:“这是我们的保镖!”保安闻话,狼狈退出祠堂。图片来自网络

官洲岛面积约为隔江广州大学城的十分之一。

2005年建成的小洲——官洲便桥,钢架水泥路面,全长230米。设计使用年限仅一年,实际使用至今14年。危桥早已限行汽车。桥头两端,筑立水泥墩墙,保安24小时把守。早期尚可通行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和共享单车,后摩托车遭禁限。

2019年始,共享单车再遭限行——设在桥中间的保安岗,呵斥拦截共享单车骑行者上岛。岛周边搭乘地铁市民,从桥头徒步将近一公里才到官洲地铁站。虽说岛上开行383路公交车,可半小时等不到一辆。

2006年7月,生物岛便桥建成不久,立在桥头的告示牌。村民此前靠小船摆渡进出岛。图片来自网络

2019年8月,女保安值守桥头。两开口均容一人通过。桥头另一端同样被封限。前两三年,生物岛管委会在图左树下拴养三、四条威猛凶狠的大型犬,每逢人车通过,狂吠欲扑。摄影|刘水

警察有时在桥头查验行人身份证或手机。有次,在桥上遇见貌似已退休的六、七位女士,因未带身份证,灰溜溜折返。她们招手提醒:“警察在查身份证!”谢过她们。桥头站立五、六个警察和辅警。我没搭理,慢腾腾骑行越过。我倒希望被他们拦截。警察无权随意拦截行人查证,须依法说明正当、具体理由,否则,公民有权予以拒绝。

2015年临建的生物岛派出所,将原骑行道和临江步行道拦腰斩断。摄影|刘水

生物岛派出所,本不在生物岛整体规划之中。它完全切断了原本的骑行绿道、临江人行道和绿地。粗野蛮横,不守规则。它就是生物岛上丑陋不堪的一块补丁。

官洲岛初期拆除时,大学城两位女大学生,踏访拆迁工地。图片来自网络

抛开血腥拆迁,官洲岛的总体规划设计,极具前卫理念和现代感。我查阅资料,未能找到设计师名字。他们是满怀艺术创造和浪漫想象力的规划师和设计师。观景台、酒吧、驿站、骑行道、观景塔,人行道和马路,处处透射人文理念;菩提树、小叶榄仁、人面子、樟树等各种树木,不乏珍稀树种。单是四座公共厕所,就是一件精致艺术品。用料讲究,注重细节,人性化。

岛上绿道旁原设建几座精巧固定的便利小店,在周末和节假日服务游客;几处小广场上设有优美的草背木质座椅。此两项便民设施,在2018年全部拆除。环岛绿道旁雨水道,原本以长1米、宽10厘米结实木条横向覆盖,便于行人赤脚行走,几年后也全部拆除,以水泥板替代;游客休闲使用的吊床和地垫,也遭禁限。

2011年7月,官洲岛突出江面的亲水平台,江对面是广州大学城岛(小谷围岛)。摄影|刘水

曾有几年,游客可烧烤,小贩可兜售,垃圾遍地,老鼠天堂。后一律遭禁限。我曾在夏夜骑行,车轮几次压死乱窜的大老鼠。管——放——管,跟政府治理国家社会一样,运动式轮回,没有法制的长期定性。

后来,揽胜山脚围起高大的围墙,只留几个登山路口;再后来,半座山丘被削掉,陆续建起杂乱空荡的国际公寓楼。

2015年,封岛数年后重新开岛而被废弃的桥头保安室。这幅无名氏涂鸦成为游客拍照景点。摄影|刘水

官洲岛的标志建筑,其一当数岛东北端的20层五星级威尔登酒店,占据珠江两条水道交汇处的黄金位置。这家酒店由香港启德集团投资,楼下院落配建20座独栋别墅会所,荒废经年。开建初期,酒店自装铁栅栏,将岛端绿道和人行道切断。这座酒店建建停停五、六年,迄今仍未完工,算得上是一座烂尾建筑。

其二,星辉广场商务大楼,北区楼高48层,已建成投入使用;南区60层大楼尚未动工。分据官洲地铁站南北两侧。

自2017年已举办三届的“官洲国际生物论坛”,不乏业内知名人士,中工院院士钟南山、中科院院士施一公等数十位院士莅临。生物岛渐被划入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圈。“国际生物论坛”似有歧义,应为“国际生物研发论坛”。图片来自网络

生物岛的核心,以生物科技研发公司的几十幢办公楼区和生活区构成,但到晚间,闪变一片空城。长居居民,仍是留守的几十位陈姓原住民。

在二期单元开工前,南侧的揽胜山山坡、山脚草地,曾是航模和风筝爱好者的乐园,偶见滑翔伞练习者。不管冬夏雨晴,这里都是这些铁杆玩乐者的据点。周日节假期,踢球、滑草的小朋友,在山脚草地嬉闹疯玩。

2011年、2019年,相隔八个年头,两次拍摄,留守宗祠附近古建的这位村民,每每讲述血腥拆迁和外来盗窃者偷盗古建木雕、砖雕和壁画的往事,难抑愤怒。摄影|刘水

2018年10月,官洲岛一位相熟的湖北籍保安,手指马路对面告诉我,你看那一长溜配画的白色绿顶围墙,领导听说习近平访问广州,要来参观生物岛,连夜突击施工,砌筑几公里长的围墙,最后也没来,真是劳民伤财啊。

2017年,环岛双向六车道柏油马路和赭红色的骑行绿道,虽有局部修补,但路面完好,却全部铲除换新。据保安告诉我,这一拆一建,投资大约1.8亿元。我检索生物岛招投标公开资料,未找到官方准确数据。

图左:2017年10月,工人在重铺骑行绿道。图右:2019年10月,重铺刚两年的天蓝色绿道,已多处塌陷、开裂。摄影|刘水

关切官洲岛的人们热议:

“谁脑子进水了,败家子,好好的路,铲掉重铺,乱花纳税人的钱!”

“生物高科技就一定要把马路重复搞新的吗?新建筑不等于生物技术新啊!”

“你看那些大楼,布局乱七八糟,外观多难看,草地、树木和建筑还全都打上灯光,灯光秀还是光污染?多浪费电力!”

生物医药科技本是提升并服务人类健康的,而生物岛强烈炫目的光污染,对人体伤害巨大。生物岛晚上有不少散步者、垂钓者、骑行者、跑步者和滑板玩家,他们都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我在晚上极少登岛骑行。

2019年8月,生物岛全面亮化工程。摄影|刘水

生物岛管委会所在岛侧中段的白色办公楼,原是官洲岛仅存的轮船修理厂的一座旧楼,院落宽敞,古树环抱,翻修使用十多年了;环岛的钢质护栏,极牢固、美观。

这两处建筑、设施,每隔几年就翻新或上漆,最近一次尚不及一两年,在2019年突然全部拆除。

2019年8月,拆建环岛护栏工程“作战图”和冒雨干活的工人。摄影|刘水

环岛护栏全部以花岗岩替代。我与一位常去生物岛写生的艺术家,曾实地探察工地,与工人聊天。承建工程的中国水电六局,以东北人居多,他们不明所以然。

查阅官方资讯,今年的“山竹”台风暴雨,造成广州珠江罕见暴涨,倒灌道路。

2019年新建的环岛护栏。摄影|刘水

为此,官洲岛替换原有通透式钢质护栏,似是广州珠江沿岸护栏总体整改的一部分,但生物岛作为科研与休闲僻静之地,有此必要吗?

生物岛建筑灯光亮化工程(不含草地亮化)和更换护栏工程,均可查到官方招标资料,分别投资两千多万。

官方网站公开的生物岛堤岸护栏工程招标书。预算总价2373.82万元,其中设计费31.12万元,建安费2342.70万元。花岗石等材料费用呢?图片来自网站截图

生物岛的开放式人文休闲功能,一再被削弱、禁限,颇有军事禁区的“独立王国”之势,也更像是政绩和面子工程。

永别了,官洲岛!

生物岛大事记

1999.04广东新绿洲生物技术研究所,最早提出在广州建立生物岛的建议,并迅速得到了官方回应。

2000.12项目获国家计委立项批准,并正式命名为”广州国际生物岛”。

2001.01广州市政府决定,将原本归属海珠区管辖的官洲岛,交给广州开发区,参照广州科学城的建设模式开发。

2004.07官洲国际生物岛建设工程的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工作正式启动,纳入“广州大学城圈”,将成为大学城的研发核心。

2005.03科韵路延长线生物岛隧道开工;同年6月,连接小洲村和生物岛的便桥建成通车;当年12月,广州地铁四号线官洲站正式开通。

2008.03官洲国际生物岛拆迁安置房抽签仪式启动,700多套安置复建房通过抽签方式分配给村民。

2008.10官洲村民搬迁大限,官洲封岛。

2011.05官洲岛19条道路名称公布,路名均与宇宙、星际和生物螺旋有关,以体现生物岛的生物科技特色。

刘水,原南方都市报、深圳晚报、大公报大周刊等媒体记者,现自由作家。

2019年8月初稿

2019年11月结稿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刘水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