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惊爆新疆百万男配对计划 强制少数民族妇女1年陪睡36天 独家分析:实为惊天灭族配种

维族姑娘示意图

近日,有消息证实,中共实施“配对认亲”计划,中共汉族官员2个月一回,入住少数民族家庭达6天,进行监视及洗脑,这些家庭的男性多数已被关押;少数民族妇女被迫与官员同睡一床,达到1年36天。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独家分析,这应该是一个惊天的灭族计划。拒拆清真寺的新疆县长,会有什么后果?近日,中共再度重申新疆不存在所谓的拘留营。但前往新疆的观察人士发现,中共当局雇佣临时演员上街头表演,欺骗外国观察员。

中共实施“配对认亲”计划,维族妇女被迫与官员同睡一床

外界一直指控中共在新疆地区兴建集中营,关押大量的维族人。现有消息指出,中共当局在新疆实施“配对并成为家庭”计划。中共官员们说,计划宗旨是要“促进种族团结”。但同时也使中共当局能够密切监视维吾尔人。

自由亚洲电台5日报导,自从2017年开始,新疆的穆斯林,尤其是维族人,就被要求让中共官员到他们家里探访,并提供其关于生活和政治观点的讯息,而家里的主人也会受到官员的政治教化。

“结对并成为家人”项目是中共针对新疆维族人所采行的几个高压政策之一。

报导说,英吉沙县一负责管理的共产党官员在喀什接受采访时透露,在他监管的城镇中,有70到80个家庭有汉族“亲戚”,其中大多数是男性,他们在每个家庭一次待多达6天时间,而这些家庭的很多男性成员都被关押。

这名官员还称,这些“亲戚”每两个月来一次。他们与配对的维族亲戚朝夕相处并培养感情。以他们的思想体系和新的观念来“帮助”这些家庭。

除了一起工作和吃饭之外,这些“亲戚”也在这一周的时间里与维族家庭成员同床而睡,尤其是在冬天。

这官员称:“通常是一两个人睡一张床,但如果天气很冷,三个人会睡在一起。”

报导说,喀什的一名当地社区官员确认有这样的安排,但坚持认为“亲戚”及维族女主人在夜间始终保持三英尺的距离。

报导说,对“结对并成为家人”项目进行抗议或拒绝参与的维族人,会受到额外的限制或可能被关进集中营。

中共中央统战部微信公众号“统战新语”,今年1月2日曾发表文章称,截至2018年12月底,全疆各地州市、各机关企事业单位、中央驻疆单位、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武警新疆总队等部门单位共有112万多的干部职工,与169万多户各族基层群众“结对认亲”。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介绍,资料显示,新疆少数民族人口在逐年下降,汉族人口在逐年升高。汉族人口占新疆人口40%。

中国境内维族人口约1000万人,90%居住在新疆,即约900万人。占少数民族人口的77%。新疆境内的少数民族人口是1千3百万人,哈萨克族排第二,占11%,回族排第三,占7.6%。

数学计算工程硕士出身的王笃然表示,因为查不到新疆少数民族家庭的人口数量,所以若假设以一家4到5人估计,新疆1千3百万少数民族约是300万个家庭;如果一家人口更多, 6到7个人,那总户数就会变成200万个少数民族家庭。即便一家只有3口人,那就约是400万个少数民族家庭。

所以新疆少数民族家庭应该约在200万到400万之间,虽然这个数量上下限差1倍,但和中共媒体报道的,已有169万多户少数民族家庭住进了多数为汉族的男干部来作比较,就很能说明问题。

也就是说,即便按少数民族家庭有400万个,也至少有40%的少数民族家庭进住了汉族官员干部职工;如果以300万个家庭计算,就有60%的家庭被进住。如果按200万个少数民族家庭,就有85%的家庭被汉族官员进住。

王笃然分析说:“无论从我假设推论的上限或下限来观察,都非常骇人。再结合当局在新疆强推汉族娶少数民族女子,奖励50亩地,7万现金来看,就是中共在有计划的缩减纯正少数民族下一代的数量。而且通过汉族男干部每2个月住6天,1年住36天来刻意制造大量汉族与维族为主的混血儿,彻底改造维族的下一代。”

王笃然研判,这是中共的灭族计划。

元朝时,蒙古保长对汉族新娘有初夜权。当时汉族人就杀掉生出的第一个孩子,来保证血统的纯正。

王笃然指出,现在中共在新疆采取的所谓“结对并成为家人”,中共汉族官员每两个月即进住6天,比当初蒙古族的做法还反人类。这样的频率也就是要保证生下混血儿,而且是要大量的生。不知道维族人将会采取什么应对方式。

王笃然表示, 据多家媒体报道,被抓到再教育营的新疆妇女,被强制吃药导致不能生育,这也是要灭绝下一代的反抗力量。

《纽约时报》曾报导,“结对认亲”政策始于2014年,当时中共派遣20万名中共党员,以“结亲”为名,在维族人的村子里长住。2016、17年还继续派遣,任务包括监视通报、“教育转化”等被关押者的亲人家庭。

报导说,这些党官被称为“不请自来的客人”,目的特别是对幼童进行洗脑,要从小就爱中共。这些甚至自称父母的党官实际是在监视维族人,并决定是否要送进“再教育营”关押。

一维吾尔人说,每当回想起要与这样的“亲人”被迫合影时,总是恶心想吐。如果你的敌人自称是你的“母亲”,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你做何感想?

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指出,没有证据显示,维族家庭能拒绝上述中共官员的拜访。这是“深具侵略性被迫同化手段”的一个例子,这“不但违反基本人权,也可能促进和深化该地区的愤慨”。

拒拆清真寺 新疆县长会有什么后果?

图:装甲运兵车停在新疆乌鲁木齐市一座清真寺外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周三6日再度重申,新疆不存在所谓的拘留营。

不过,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妇女努尔加纳提.乌兰拜,本周通过视频发出求助,要求国际社会关注她被羁押的表哥卡哈尔曼.阿合曼。

图:努尔加纳提.乌兰拜

据自由亚洲电台7日报导,在哈国人权组织阿塔珠儿特提供的一段视频中,努尔加纳提.乌兰拜讲述了她的表哥、前新疆托里县县长卡哈尔曼.阿合曼被抓的情况。

乌兰拜说,她表哥阿合曼因为在任职期间,拒绝下令拆除清真寺,被送入集中营已经18个月,没有任何音讯,不知死活。”

演员街头表演 新疆欺骗外国观察员 

图:2019年7月30日,新疆舞蹈演员在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记者会前表演

中共当局在新疆设立的集中营引发国际社会严厉批评,在压力之下,被迫允许一些国际观察人士到新疆考察。

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过去十八个月,来自英国纽卡素大学研究语言教育的博士生布多夫女士曾经三次到新疆。她发现,在喀什大街上翩翩起舞的维族群众,在外国游客离开之后,被警车集体带走。她意识到,这些跳舞的人其实是当局安排的临时演员。

报导说,一名刚刚逃到英国的维族妇女表示,今年早些时候,警察和官员曾要求她年老的父亲,在某个特定日子去清真寺祈祷,每天有一百元。

她还透露,一些受到当局信任的维族人,比如她的当汉语教师的朋友,就曾被要求上街扮演行人,并且必须背下最少五十个问题,来应付外国观察人员的提问。

报导说,当有外国视察人员抵达新疆时,街上所有的人,包括公共汽车司机、小摊贩、游人、出租车司机、寺庙中祈祷的信徒,全都是当局雇佣的人,有时候甚至是由警察来扮演。

中共当局拆除一些集中营的高墙和电网,再邀请外国观察者前往参观,安排被关押者讲述他们在集中营中的美好生活状况。

经常批评美国政策的加拿大阿尔巴尼亚裔记者贾泽西,就直言说:“这一切都是表演”,集中营警察“根本就是在骗我们,他们希望我们向世界报道出假相”。

贾泽西在追问被关押者的信仰问题时,从他们眼中看到了恐惧,以及瞥向警察的哀求的眼神。

另外,中共当局继续以株连惩罚亲属的方式,试图封住所有在海外的维吾尔人活动人士的嘴巴。

阿波罗网乔伊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乔伊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延伸閱讀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