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硅谷出现越来越多对高科技电子产品说不的家庭 包括大佬

—从屏幕使用时间看贫富

与之相反的是贫困或中产阶级家庭孩子屏幕使用时间的进一步延长。来自非营利媒体机构Common Sense的最新数据显示,与家庭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青少年(13-18岁)相比,家庭年收入低于3.5万美元的青少年每天花在带屏幕的电子设备上的时间要多出近两个小时。家庭收入较低的孩子每天使用带屏幕的电子设备近6小时,而家庭收入较高的青少年每天使用带屏幕的电子设备4小时。

当每个人都拥有科技‌‌“近用权‌‌”后,曾经的数字鸿沟便不复存在;当有部分群体开始回避对科技的使用后,新的数字鸿沟又将产生。

现在或许有更多人会承认连线杂志前编辑Chris Anderson所说的这段话。当越来越多的孩子电脑手机玩得越来越溜并日渐沉迷的同时,还有一群孩子在家长的引导下远离电子设备,严格控制时间,过着更为‌‌“传统‌‌”的生活。

硅谷的科技大佬或许对此最有发言权。乔布斯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我们限制孩子在家使用科技产品的时间。‌‌”比尔盖茨也在接受《镜报》采访时表示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在14岁前拥有一部自己的手机。和他们有一样选择的人很多,比如Twitter的创始人和CEO,还有硅谷数量不少的千万富翁们。

近年来,硅谷地区出现了越来越多对高科技电子产品说不的家庭,他们的孩子被限制屏幕使用时间,限制拥有手机的年龄,连保姆也被要求签署不用手机的合同。

与之相反的是贫困或中产阶级家庭孩子屏幕使用时间的进一步延长。来自非营利媒体机构Common Sense的最新数据显示,与家庭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青少年(13-18岁)相比,家庭年收入低于3.5万美元的青少年每天花在带屏幕的电子设备上的时间要多出近两个小时。

尽管高收入家庭能够给孩子提供的电子设备明显更多,但整体的调查数据还是显示了相反的趋势。

这种趋势对于8-12岁的孩子来说也是一样的,家庭收入较低的孩子每天使用带屏幕的电子设备近6小时,而家庭收入较高的青少年每天使用带屏幕的电子设备4小时。

屏幕使用时间的进一步延长是科技和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它让我们对于‌‌“数字鸿沟‌‌”的理解也发生了转变——它不仅是人们获取互联网科技服务的途径,还包括限制这种应用途径的能力。

技术已经成为了一种廉价的娱乐形式。

虽然我们都在调侃只有‌‌“氪金‌‌”才能有更好的游戏体验,但电子世界的娱乐大门是向每一个人所敞开的。

短视频可以成为刷时间的神器,神曲洗脑,舞蹈曼妙,半天过去的不知不觉;游戏可以成为任何人躲避现实的‌‌“时间黑洞‌‌”,你可以和人社交恋爱,也可以在那种田养花,比现实世界更沉浸;微博豆瓣这类公共的社交网络可以将你扯入其中,热情讨论,情绪共鸣,八卦娱乐让你挂心不已,一看时间已是凌晨三点。

我们的屏幕使用时间长得吓人。就像某些app给你发年终总结时你才意识到自己花了多少一样,只有看到屏幕使用时间才知道自己在电子产品上耗费了多少精力。在爱范儿编辑部,你很难找到有人的常用机手机使用时间不超过7小时,甚至有人达到了夸张的11小时28分钟。

屏幕上充满了廉价的娱乐选择,而屏幕外的娱乐选择却变得如此昂贵。

Common Sense报告的首席研究员Vicky Rideout就说:‌‌“对于低收入用户来说,屏幕媒体的娱乐是非常实惠的活动。相比之下,他们生活中还有更多的选择都需要花钱……甚至就连公立学校也会收运动队的费用。‌‌”

而乐高、网球、骑马、旅游这类需要真切地动身或动手的活动,大多都价格不菲。即使是想做一些跑步这类的低成本活动,至少也需要一双跑鞋,接下来可能还有进阶版的耳机、腕带。而在电子设备上,你只需要点亮屏幕就够了。

之前爆火的文章《屏幕改变的命运》告诉了我们教育平等的一种可能,但屏幕改变的命运也不只有正面阳光的一面。当一部分人沉溺屏幕之中时,屏幕也可能也在将命运的不平等继续拉扯扩大。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ifanr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