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李怡:“警署内轮奸”已经坏到没有底线 不解散警队 香港无法重生

—警权独大

作者:
陈彦霖赤裸浮尸,吴傲雪遭港警性侵的证词,浸大学生记者邓泽旻被扣留时遭便衣警出言威吓鸡奸,黑警闻周梓乐死讯说要“开香槟庆祝”,加上无数靓女靓仔被压制在地暴打和侮辱的影像,都使人不能不相信警察已经上下一心要与香港年轻人为敌,所有网上流传的警署内的性侵、硬迫口交等等劣行都大大增加在公众中传播的可信度。

15岁的游泳好手陈彦霖被发现全身赤裸浮尸海面,警方称调查后认为死因无可疑;22岁爱好运动的科大学生周梓乐在停车场堕下一层就伤重不治,警方指与当时在该地的防暴警活动无关。这两件事尽管疑点重重,但在没有独立调查的情况下,仍需要找到更确凿的证据才能推翻警方说词。

一名少女遭警员轮奸成孕。这少女10月中因其他疾病到伊利沙伯医院急症室求诊,医护在有医疗需要下为她验孕,结果显示怀孕。少女在母亲陪同下向医护说出事件,指9月时途经警署被警方截查,当时她并非参与示威,亦没有穿黑衣,却被带返警署,遭四名怀疑是警员的蒙面男子轮奸。

当事人最初不愿报警,10月22日由律师代表报案。她一直由伊院跟进医疗,并于本月7日在伊院接受堕胎手术,胎儿约七周大,受孕时间与她9月27日被捕时吻合。少女被强奸后患上抑郁。警方回应查询,证实10月22日接到报案,警方调查至今,说报案人的指控内容与调查结果并不吻合。

强奸案通常从报案到上庭审讯,当事人都会接受近乎羞辱的盘问。因此大部份受害者都宁可哑忍也不愿再受另一次苦。在当前警察大晒的情景下,选择不报案虽不能讨回公道却也是常情。终于要报案的原因是在伊院被查出有孕,要求堕胎而必须向医护说出因由。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不大可能编造谎言。因为她或家人绝对会知道,现在对权倾一时的警队,真是惹不起。

据称报警时,医院已经取得胎儿的DNA样本。警方在短短时间内就得出结论说指控内容与调查结果并不吻合,却不说出原因,真正原因其实是想让事主知难而退。

基于警方本来就有“警警相卫”的传统,加上强奸的指控极严重,若被告上法庭,警察就被视为土匪恶霸也,因此尽管要查出当天关押少女的警员不是难事,要验他们的DNA也轻而易举,但警方自己查自己人,警方声誉好的时候还有可能,声誉如此差的现在,相信全力保护涉事警员是意料中事了。

当事人原本不想报案,再经近乎恐吓的警方迅速否定,当事人追究下去的可能性也不大了。但是公道在人心,多数市民一定相信当事人而不会相信警方。自6月以来,警察权力越来越大,对示威者尤其是年轻人的暴力越来越过份,警察可以直斥张建宗,直斥林郑,而特府既要指靠警力去“止暴制乱”,警察自然就成为“冇王管”的部队了。权力不受制约,警察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若“在警署内轮奸”这种禽兽不如的恶行真的发生,即显示警察的品格已经坏到没有了底线。执法者没有底线的品格沉沦,意味着再也无法浮起来。警队若不解散,香港也没有重生的一日。

陈彦霖赤裸浮尸,吴傲雪遭港警性侵的证词,浸大学生记者邓泽旻被扣留时遭便衣警出言威吓鸡奸,黑警闻周梓乐死讯说要“开香槟庆祝”,加上无数靓女靓仔被压制在地暴打和侮辱的影像,都使人不能不相信警察已经上下一心要与香港年轻人为敌,所有网上流传的警署内的性侵、硬迫口交等等劣行都大大增加在公众中传播的可信度。

香港正式进入一个行政权中的警权独大,而立法、司法要与行政配合的时代。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