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贺江兵:“小丑在庙堂 大师在流浪” 中美智库云泥之别

作者:
中美贸易战导致中国经济遭受重创、对美国特朗普总统的屡次误判,不能不说中国的智库起到了重要误导作用。智库是政府决策的大脑,正常国家的智库有各种声音甚至相互矛盾的意见,而中国的智库往往只能上传一种声音,智库为了安全和媚上根据上意再去寻找罗列符合领导观点的论据再上报,这是造成当局误判形势让民众吃苦的根源之一。

“特朗普不可预测”掩饰下的无耻

媒体人安替曾引用过一段话:“Horowitz是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政研界这种水准的人在中国一个没有,在美国有一千个,而这只是美国三百六十行里的一行”。美国对华政策大多也是从智库转变开始,70年代美国智库研究员鲍大可提出美国对华政策“遏制但不孤立”。现在特朗普对华事实上的新冷战或者说凉战(Cool War)都是美国智库率先提出的。而中国智库对美国战略转型和特朗普政策研究连皮毛层级都未触及。以中国智库和智囊自诩的金灿荣教授对此解释更是让人啼笑皆非。

最近广泛流传的金灿荣演讲,对于特朗普做了三点说明:第一,作为中国智库成员对没有预测中一次表示道歉;第二,特朗普是个另类根本不能预测;第三,如果有人预测到了,就跟他一样(也是神经病),“这个世界就麻烦大了”。一个朋友对此留下一句话:“小丑在庙堂,大师在流浪。”

金教授看似道歉,实为没能预测到其政策进行低级开脱而已,特朗普是约一半选民选出来的、没有一个懂他显然侮辱了美国选民智商;我倒是想现身说法打破特朗普不可预测假说。特朗普目前已执行最重大的财经政策,第一是减税,第二是贸易战。关于减税我在2014年5月17日《华夏时报》上发表了一篇〈降准远不及减免税〉,文章中建议中国个税将七个档次降低到三个档次,大幅度降低税率最高从45%降低到15%,不争论起征点。两年后,特朗普的竞选纲领关于个税部份雷同也是七到三,最后参众两院协商改成了五档,税率大幅度降低,起征点做了调整而没争论。后在《新京报》撰文预测美国经济在特朗普减税下会强劲增长。

金教授等主张打特朗普票仓,我在2018年3月至8月多次接受美国媒体人陈小平博士专访,明确说不能打农产品,去年4、5月明确说打大豆中国的猪肉绝对飞涨,而那是我对贸易战唯一的重大误判,以为中方真的以民为本不会打贸易战,去年6月我为此致歉过,其他预测基本方向全对,对特朗普的预测完全准确,有不一致的后来白宫更正了。去年12月2日我发推说90天大限是从12月1日开始计算、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取代财政部长姆钦成为谈判代表,后来一一应验。今年10月10日自由亚洲记者家傲采访我会不会有小协议?我说有,他友好提醒我,说特朗普发推和接受众多采访时说,要么全面协议要么没有,我斩钉截铁的说有。

去年联大会议前两天我用“特朗普主义”概括了两天后他的全部演讲内容。今年6月11日接受洛杉矶网采访明确说十一大庆有一波贸易制裁。去年第一次特金会前一个月,我在推特上跟人打赌时间和新加坡地点不会改变,赢了一瓶茅台。今年伊朗打下美国无人机,我说不会打伊朗,并发了简报,我列举的五大条件没有达到,但是,会制裁伊朗领导人和跟伊朗做生意的外国公司。去年4月30日我对陈小平说特朗普会放过中兴打击华为,包括下架安卓和断供晶片等,一年后做了;去年9月3日《苹果》上发表〈贸易战或升级为金融战〉,17天后用文中方式制裁了总装和其部长,一年后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

金教授说要是有人懂特朗普,世界就麻烦了,那是鬼话,世界只能变好。有麻烦的是我,去年11月被警方敲门,今年8月再次被带走差点不能预测特朗普了。我的专业是金融,并非国际关系和研究美国及特朗普专家。中国在贸易战中输掉的不仅是实力、智库等,还有知识分子的水准、良心及其他。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