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谭慎格:美对中国和台湾政策的新“川普主义”?

作者:

上个月,中共国外交部把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庞皮欧都狠狠骂了一顿!批评彭斯“对中国社会制度和人权宗教状况进行蓄意歪曲,对中国内外政策进行无端指责”,彭斯的言论“流露出十足傲慢和虚伪,充满了政治偏见和谎言,中方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

哇!话说得真重。在这里毋需复述彭斯十月廿四日就美中关系发表的演说内容,但新闻报导反映出,彭斯的论点强而有力。

中国的挑战庞皮欧指来自共党

接着,国务卿庞皮欧十月三十日发表演说,预言般地论及“中国的挑战”。这两场演说都表明,危险并非来自中国人民,而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庞皮欧强调,“今天中国的共产党政府并不等同于中国人民”,这是一个“他们力求和正在使用的各种方式对美国和全世界构成了挑战”的政府。他警告,“我们需要以共同的努力,我们所有人,直接对抗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这些挑战”,并劝说“但最重要的是,做为美国人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同中国接触要基于其现状,而不是我们所希望的状况”。

庞皮欧的这场演说激怒了向来严禁批评“党”的北京当局。 中共外交部对他展开人身攻击,发言人痛批他“充分暴露了美国一小撮政客根深蒂固的政治偏见及其阴暗的反共心理”;“庞皮欧上述讲话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而且“挑拨中国共产党同中国人民的关系,蓄意歪曲诬蔑中国内外政策”。

美对中愈来愈强硬态势已成形

这些演说显示,美国对中国愈来愈强硬的态势已然成形。我将此视为“川普主义”的一部分,这种新的对中政策去年在一波三折的贸易谈判中萌芽,如今正形成一种明确的战略观。过去几个月来,“川普主义”聚焦于中国在全球事务上愈来愈恶劣的作为,如人权、武器扩散、贸易诈欺、网路犯罪、大量输出致命毒品等。但在此同时,也巧妙地在“台湾问题”及美国就台湾和中国的分歧“和平解决”的“恒久的必要要求”上打转。国务院上周针对华府的“自由开放印太”战略发布一系列立场文件,台湾是最受瞩目的亮点。而且,充分符合五角大厦今年六月公布的“印太战略报告”,强调美国与台湾在区域安全架构下的夥伴关系。

还有,就我记忆所及,这是美国政府高层官员首次接连在中国政策谈话中大篇幅论及台湾。副总统彭斯赞扬台湾对全球民主与区域和平的贡献,敦促国际社会持续与台湾交往。国务卿庞皮欧提醒听众,四十年前,美国为了“同北京关系实现正常化”,“我们把与我们长期的朋友台湾的关系降格”,却是“以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做为条件”。

最后一点引起我的注意,因为庞皮欧所说的“条件”,至少从一九八二年起一直是美国对台湾的历史性安全承诺,和所谓“美中第三公报”对台军售的核心要素。我当年曾从旁参与这份“八一七公报”,始终对中国扭曲、含糊解读公报内容感受强烈。

台湾现役战斗机队性能大跃进

两个月前,川普政府批准对台出售六十架新式战斗机,这项金额八十亿美元的军售案,代表台湾现役战斗机队性能的大跃进。

中共外交部为此随即“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声称“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严重违反…特别是‘八一七’公报规定…中方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自身利益,包括对参与此次售台武器的美国公司实施制裁”,还警告美国立即撤销这笔军售案,“否则,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必须完全由美方承担”。

令人意外的是,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国务院和白宫官员一致反击,坚称美国与台湾的安全关系,向来取决于中国致力与台湾维持和平关系。然而,如今中国持续以军事、外交、经济和宣传攻势胁迫台湾,使美台强化安全合作比以往更具急迫性。

中国官员闻言大怒,破口大骂。于是,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波顿决定解密雷根政府时期的数份总统备忘录,将过去保密的美国“承诺”公诸于世。

其中最重要的一份文件,是雷根总统在一九八二年八月十七日签署的机密总统指令(presidential directive)。事实上,雷根要求当时新任国务卿舒兹和国防部长温伯格两人,亲自起草这份简短的备忘录。备忘录要点为:“美国同意减少对台军售之意愿,全然以中国持续其和平解决台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分歧之承诺为先决条件。众人应清楚理解,上述两者之关联性是美国外交政策中一项恒久的必要要求。”

雷根政府解密文件美强调重要性

波顿解密上述文件后,国务卿庞皮欧指示美国在台协会(AIT)在官网刊登这份雷根总统指令的文本,以及有其签名的原版文件复本。这临门一脚的巧妙安排,正好证实这项政策确实出自雷根的手笔,而且至今依旧被美国政府视为最高当局的政策指令。

虽然九月十八日起便有新闻网站陆续披露AIT官网公布这些解密文件,但受到关注的程度不如白宫预期。于是,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十月十六日出席联邦参议院的台湾政策听证会时,强调此事的重要性。

他的证词指出,有些人说,美国出售武器给台湾,违反一九八二年美中联合公报所说逐步减少对台军售,但与这份所谓“第三公报”相关的最新解密文件,阐明雷根总统的本意。就如雷根总统在一九八二年八月十七日的备忘录中写道,“此外,至关重要的是,美国对台提供武器之性能与数量完全视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构成之威胁而定。”

庞皮欧在其“中国挑战”演说中警告,美国当年与台湾断交,是“以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做为条件”,即暗指这份雷根指令。庞皮欧基于“川普主义”的这番谈话,暗示中国一旦放弃“和平”行事,将会逆转美国当年与台湾断交的决定。

雷根一九八二年针对“对台军售”所下达的这份指令,现在被正式列入美国对中政策的准则文件。此举极为重要,对今后的台湾、香港,以及目前正面对中国领土野心的邻国影响甚钜。这将使得有关中国的“辩论”,从“促使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予以接纳”转变为“视中国为先进军事工业强权和全球秩序的破坏者加以挑战”。数十年来,美国对中国行事作为的评断一贯拖泥带水,如今终于将台湾在印太区域安全架构中的角色,列为“美国外交政策中一项恒久的必要要求”。

(作者谭慎格为美国国际评估暨战略中心“未来亚洲计划”主任。国际新闻中心管淑平译)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自由时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