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延迟区选不是最可怕 更可怕是…

作者:

社会气氛持续紧张,不少人担心当局延迟区议会选举,更有人发起联署要求力保区选顺利举行。虽然区议会没有多少实权,但上述担心绝非毫无道理。

区议会选举的战略价值

区议会选举会影响立法会及选举委员会的组成,当中立法会70席中占6席来自区议会,选委会1200席中亦有117席来自区议会。此外,区议员的薪津及区议会的各式拨款滋润地区的政治力量。建制派一旦在区议会失守,仗著背后的“大水喉”,不致覆没,但要应对得到更多资源的泛民便更显困难。果如是,建制派在明年立法会选举形势便更为险恶,甚至泛民过半也绝非不可能。因此,一旦建制派在区议会选举大败,其连带的影响便会与中央全面管治的政策背道而驰,主管香港事务的大陆官员当然会被追究,所以他们必然会力保区选不失。

不过,这都是选举过后的事,当局可能更担心选举过程。当局目前最怕的就是民众聚集,持续凝聚抗争民气。原本区选正正给予一个这样的机会,让各黄色候选人透过各种选举活动从全港每一个小区進行总动员。不过,社会持续不稳,便让选举工程难以進行。从这一方面思考,便明白为甚么当局一直让警察张牙舞爪,无事生事。

猪队友才推延迟区选

延迟区议会选举是香港从来未有之事,产生的震荡极大,当然可怕。不过,更可怕的是出现一个不公平的区议会选举。试想想,即使延迟区选,总要定出一天复选。除非政治气候逆转,否则建制派败选及选举工程积聚抗争民气的情况仍然会出现。而且,延迟区选肯定会上国际媒体头条,届时中央少不免又被别有用心的国家“抹黑”。这样算来,似乎并不化算。如果有建制派推动延迟区选,那么当局只能叹有猪队友。

照选照赢才是当局上算

对当局来说,最理想的情况是区选照样举行,但要确保建制派即使不能大胜,也不致大败。但如何才能做成这局面?若公平竞争,此时此境,机会微乎其微。那么便只能用不公平的方法操控选举结果。一旦民众对一次的不公平选举没有太大反抗,操控选举结果便会逐渐成为常态,为威权体制作民主包装,这才是最令担心之处。不要忘记,很多极权国家都以“民主共和国”为名。

4种操控选举方法

网络上已传出不少种票或者选民从名册中被消失的情况,经已引起警惕。参考其他地方的操控选举方法,不外乎下列几种:

1.直接造票

因为香港的点票基本上公开進行,所以比较难上下其手。不过,若在点票前已“加料”便另作别论,尤其在票箱从票站运送至点票中心期间最为高危。

2.贿选

这种方式一般在比较贫穷的国家较为有效,香港富裕,市民教育水平亦高,贿选成本高风险大。而且,目前政治气氛壁垒分明,难度更高。

3.影响投票过程

突然更改票站地点或投票时间,或者派警员驻留在票站外,盘查特定对象,例如年青人,阻碍非亲政府选民投票。

4. DQ胜出参选人

以各种理由宣布结果无效,例如判决胜出的非建制参选人违规,甚至违法。

当局会怎样选?

第1及2的方法其实最能操控选举结果,但在香港的情况而言,难度比较高。至于第4个方法,大规模進行会激起民愤,而且 DQ胜出的参选人,建制派参选人亦不能自动递补,所以亦非当局上选之策。

第3个方法是最需要防范的,因为建制派较容易动员及指挥支持者,过去甚至有报导指有候选人以旅遊巴接载选民到投票站。即使更改票站、缩短或延长投票时间,影响会较小。此外,年青人明显倾向不支持建制派,加上他们是抗争运动主力,若有警察驻留在票站外“维持治安”,肯定会阻碍他们投票。

只要出现混乱或紧张情况,例如多个票站外有不明物体、多处纵火、多处有打斗事件,当局便有大条道理使用第3个方法。参考其他地方的经验,一个威权政体要制造这些“事件”出现,实在绝不困难。

延迟区选可怕,但更可怕的是让不公平选举成日常。

责任编辑: 时方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